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就你还学人驱魔?(01)

方士谦×王杰希

架空的驱魔人和魔法世界paro


01

密林深处,连惯于低矮丛生的灌木和喜阴植物都张牙舞爪起来。这里是被驱魔人设置了屏障的魔障森林中人迹罕至的核心区域。雾气混杂着瘴气遮天蔽日地阻挡了阳光,荧光菌类的微光勉强映出可以下脚的植物根系。除此以外的地面都被沼泽的烂泥覆盖着,腐臭的气泡不断地升腾起来并破裂,掩盖着其中那些不怀好意的窥探。

一小队人脚步轻快的在这样的林中穿行,他们显然都不是第一次进入这里了,每个人都选择了不同的前进路线,却几乎保持了相同的前进速度。

突然林中一根尖细的藤蔓箭一般射向了小队最后的成员,他马上跳离落脚的树叉,腾空的同时射出子母箭钉住旁边的树干,手缠绕住母箭上的绳索空中一个荡绳接着松开手向空中连射三箭同时身体借着惯性落在了另一棵横躺在沼泽上方一米多高的树上,没落稳,手从沼泽腐臭的水上划了一下,皮肤迅速发黑起泡。他的同伴们也没有闲着,手里的武器家伙都照着藤蔓飞来的方向招呼了过去。但原本从相同方向射过来的更多锋利藤蔓突然全面回缩,甚至已经缠住队员纠缠起来的藤蔓都干脆松开后退。

队员们愣了下,然后马上收起了刚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锐不可当,各自就近瘫下来嗷嗷叫着要治伤。

“疼疼疼!药药药!”被瘴气灼伤手的那位毫无英雄气概地嚷嚷起来。

“前面呢,你还不知道我们队的治疗从来都是药不能停吗?”队友凑上来,扯下一块纱布倒出随身的驱毒药物帮他做了简单处理。

“叫叫叫个屁!没死的时候不要叫我!”有人自树顶上跳下来,还带下来一阵树叶雨,这树长得邪性,叶子边缘都极其锋利,落下来像利刃一样凶狠,本来在树上坐下的两人屁滚尿流地向两个方向蹦,被下来的人一手一个抓回来。

“怕个屁啊!”说话的同时银白色的护盾撑起来,尴尴把两人挡住,却把两人鞋头啊衣角什么隔在外面被划了个稀烂。

“方神,方神我鞋,鞋啊!”

“我只管治人,装备自己去找铁匠。”护盾刚好坚持到最后一片刀叶落下来一触即散,方士谦站在树枝上活动了一下肩膀,一身黑皮猎装,要不是驱魔人公会要求所有治疗必须在左胸口用金线绣上醒目十字标识以确保受到保护,他这装束只有最嘲讽的恶魔猎手们才会穿。

被毁了鞋的队友带着眼泪泡想揍他一拳以解心头之恨,不想方士谦却极其难得的闪身没有还击,队友们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拎着一截黑黢黢的条状物,明明已经被数道银色的净化符文缠绕住,但还是往外散发着紫黑色的瘴气。

“队长,就这玩意儿,不太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应该是木系的,回去给魔物组鉴定下吧。”方士谦把手里的东西交给走过来的一个眉目温和的人,语气比刚才好多了。

这支驱魔人小队的队长林杰没有接,反而转身看自己队里的治疗,“方士谦,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当个治疗?我们这么多人,用你冲锋陷阵?”

方士谦把手里的怪玩意用魔纹布料裹紧装回自己包里,全程低着头不说话。

林杰气得牙酸,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地放软了点语气,“行了,干的漂亮。”

方士谦却抬起头,小心地笑着说:“要吃点心,饿了。”

一队老爷们,愣是没一个人敢说他喜欢吃点心的习惯娘炮。

“你的呢?”林杰在自己随身包里翻着。

“队长的比较好吃……”方士谦不要脸地蹭别人的食物,正说着,他突然推开队长冲了出去。

“跟上。”

“靠,到底谁是队长啊。”已经习惯了治疗总是冲在最前面,队员们吐着槽跟了上去。

距离他们不远的黑榕气生根中,一只魔化吸血蝙蝠正围着个穿一身深绿色的法师学徒袍子的人。

方士谦没看清学徒什么样,只看见他袍子袖口的纹章。尖刺一样刺到他灵魂深处,疼的靴子里的脚趾都抠了起来。但他忍着没做声,然后放网,放净化术,然后和法师学徒说你让开。

“等等,”对方的声音略带歉意但依旧冰冷,“他是我的宠物,只是稍微有点失控了。还是让我来吧。”

拒人千里的语气,让习惯被尊重的驱魔人大治疗不爽地皱起眉头。

方士谦捏了捏拳,考虑了一下和法师协会的交易合同,把从刚才看见那劳什子纹章就掀起的心火压抑住,衡量了下还是决定回去酒吧里找几个醉汉揍了泄愤。

反正法师协会这帮混蛋从来都这么没礼貌,但混蛋的钱也是钱,要赚,就要忍。

这么想着,方士谦迟疑了一下,却让对方抓住这迟疑的一瞬间近了身,甚至抓住他的手把刚才撒出去的圣光网撤了回来。方士谦仿佛被火灼一样把剧痛的手抽回来,又感觉动作扭捏地像被吃了豆腐的小姑娘,于是不太自然地扶了一下头发,情绪波折太多,炸着毛的他感觉手上的老戒指都好像跟自己作对一样突然紧了起来。

这个法师学徒身上的光明系味道好浓,他都快要吐出来了。

那法师学徒耐心地和嘶嘶张着血口面目狰狞地对着他们喷气的蝙蝠对视,“乖,过来吧。”

温柔得好像在招呼一只猫。

法师果然都是变态啊。方士谦心里的偏见更深了。

宠物?为什么不养个猫?就好像队长家那只,虽然有点凶,但睡着的时候摸起来还是很软的。

这么一走神,蝙蝠就向法师学徒扑过去了。

“当心!”

方士谦下意识地往那法师学徒身前挡,不想人家却用更快的速度绕到了他身前,手上比了几个看不清的动作之后,面前闪现出一个小型法阵,符文不多,但结构很紧凑。

方士谦睁大了眼,空气法阵?

蝙蝠穿过了符文,变成了一只黑猫,扑在了他怀中。

队长的猫!?!

法师学徒转过身,方士谦终于看清了他的正脸——哪是什么学徒。

这是法师协会的当红炸子鸡,有史以来第一个从法师学院毕业就直接拿到协会议席,直升魔导预备役的惊世天才,王杰希。

“你这是……”穿着学徒袍子玩得哪门子cosplay啊?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方士谦看到他队长林杰过来,还一脸和对方很熟悉的样子。

慢着,队长,你不是一直和法协那帮人不两立么?

“来了?”林杰走过来把猫接过去。

问题太多了,多到他脑子都要爆炸了,方士谦有一种被世界背叛的感觉。

这个人,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待续——

努力……周……更……看看……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