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张】多了几度.18 (超短小不起名字了)

肖时钦×张新杰

#肖张#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___

前篇:多了几度 17、honey命运

从头开始:多了几度.1

——

本来以为会是炸裂般的激动或者颤抖的哆嗦,但都没有,贴上张新杰的唇,肖时钦心里一片平静,就连耳中甚至都听不到声音,如同他所有感知神经元间的联系都在这一刻被切断了般。

最后,一个念头无端地从他那习惯了研究机械传动代码功能的脑袋里萌生:人脑的过载重启大概就是这样吧?

随后一切草长莺飞,与之伴随的还有肖时钦心里巨大的惊慌——

他没动,他没反应啊?张新杰为什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惯于自省的工程师几乎立刻就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太过了?想错了?可是……

这个“可是”没有想下去,因为张新杰的手攀上了他的后脑,顺理成章地加深了这个吻。

张新杰的回应慢了一些,但坚定而不容置疑,舌尖给肖时钦更多的缠绵,唇覆在他的唇上轻微的吸吮,这让他心里的激动全都直冲上头,供氧不够,他停下来的时候深吸一口气,眼睛染满亮晶晶的兴奋。看张新杰那淡色的唇上难得泛起的血色,一股不受控的冲动直奔意识领域之外,无论是喜欢啊还是爱啊就要脱口而出,但张新杰的唇再次堵上了他的。

这是回礼。

医生眯着的眼中带着笑意,剩下的那部分清冷被太过刺激的肖时钦感官本能地忽略了。

本以为这一切会继续,但张新杰一触即走。肖时钦用眼神询问,他轻笑:“伤风败俗差不多可以了。”

路边提着葱的大妈正用白菜挡着孙儿的眼睛。

肖时钦坐正,满脸通红地低声说:“那走吧?”

张新杰发动车子离开,直到下个红灯路口,他们两个才终于忍不住同时笑出声来。

肖时钦挠着自己短短的头发,想自己刚才像个十多岁的愣头小子一样的蠢,一边笑一边说:“有点得意忘形了。”

张新杰分出一只手,总也热不起来的指尖划过他的脸:“我也是。”

——

【肖张】多了几度.18 (下半)

——

只有这么多更新,虽然距离上次20161126过了一年还要多……

我也没存什么稿

这还是昨天晚上配眼镜等的无聊在本上手写的……

想让他们船一发,但突兀了点。其实是在公共场合店长以为我在本子上画速写弄策划的眼神中我下不了写床戏的手。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