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本lo只为全职同人而存在
写同人是为了肉
因为大师说没有肉的爱情是友情
最喜欢的角色:王杰希 叶修
cp阵营:方王 all叶 韩楚
社畜,诈尸型写手
电脑版查阅归档容易点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张】多了几度.19 越难越喜欢

肖时钦×张新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篇:

【肖张】多了几度.18 (下半)

从头开始:多了几度.1

————

肖时钦很想把车窗打开听听外面张新杰的声音,并不是窥私欲,而是觉得他认真起来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性感。然后立刻醒悟自己脑子里一定是有零件被烧毁了,否则怎么会这么想。

但张新杰接电话时的表情很不轻松,所以他决定不冒犯。静静地坐在隔音良好的车里,听自己的呼吸声。

最近很累,睡眠时间都是在公司休息室里的沙发上凑合的,更换问题部件的设计不是问题,问题是部件所需的特种钢材料。进口申报时间来不及,只能找兄弟车厂的库存来支援,但他们需要的特钢型号稀有,肖时钦几乎翻出了自己从生下来到现在为止能用得到的所有相关人际关系网来请求援助。这对他来说太艰难了,除了有求于人的难以启齿,还有不善人际交往的尴尬。但好在他一向温和低调,居然难得地人缘不差。几经辗转,还真让他找到了国内的一点点现存同型号特钢,而且因为是对方一直滞销的库存,拿回来的原价还特别便宜。简直有如神助。但相应的,因为大大地活跃了一把,再加上他这不显山不露水地就成了车厂最年轻的总工的身份,肖时钦一下子在熟人圈子里热了起来。熙来攘往,除了买车求介绍型号的,海外投资询问风险的,连介绍对象主动示好的也一大把。

他习惯性地把手机点开,把999+条各种微信群组的新消息点掉,再把几十条新好友请求删除掉。下意识地叹了口气,过下还要回去应付德国专家,感觉脖子都提前僵硬了。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躲在一堆机器后面老老实实地做个技术宅,可是只有站在台前才能拿回关注和话语权,让别人听到他们的声音,才能保护身后那群比他更不擅长做这些的技术呆子们。

车门再打开,张新杰躬身下来对他说:“你来开吧。”

肖时钦点点头,下车走到张新杰身边,看他捏着手机眉头紧锁的样子,忍不住问了声:“怎么了?”

“有个手术,有点麻烦。”张新杰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到肖时钦正认真地看着他,忽然改口说,“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先回会场,我——”

“——先送你回医院吧。”肖时钦坐进驾驶座,扶着方向盘,“快上车吧,你的事最重要。”

张新杰还想说什么,但他抿了抿嘴唇,没有继续,坐上副驾系好安全带,车还没有启动。

肖时钦在他疑问的目光里操纵顶棚合上,然后凑过来亲了他一下。

“不到最坏的时候,别皱眉头,还有我呢。”

然后这才启动车汇入车流中。

 

“我以前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不能上手术台了,我就去开个动物医院。”张新杰轻轻地活动着刚才因为想着电话内容攥太紧的手,“狗的病容易诊断,猫的要复杂一点,还有蜥蜴蟒蛇这类异宠,做这类动物的治疗的人比较少,怎么也不会饿死……”

肖时钦继续开车,用微笑表示自己等他的下文。

“但是刚才的电话让我觉得,无论多复杂多麻烦,还是医治人类更符合我的期待。想什么动物医院,都是逃避用的托辞。”

“我以前被厂里叫开这个会那个会开得烦的时候,想自己干脆辞职去开个修车铺算了,”肖时钦把车开进了医院的停车场,“但是修理别人的东西哪有从无到有的创造有意思?”

他把车停稳,车门哒一声解锁。肖时钦偏头看向张新杰:“要做,就挑最难的。我觉得这点上我们是一样的。”

张新杰解开安全带,把肖时钦眼里的小心翼翼全都记在心里,“嗯。越难越喜欢。”

肖时钦点头,“越难,越喜欢。”

张新杰下车,走出几步,回头看肖时钦还在看自己,他低下头笑了起来,一边往前走一边拨通肖时钦的手机号:“还真挺不习惯的。”

“完了一起吃晚饭吧?”肖时钦看着张新杰走进建筑物中。

“嗯,第一时间找你。”

 

肖时钦这一出一进车展会场,不过就是两个多小时的事情,但心里如同循环过了四季。回到会场里,之前发热的大脑也仿佛经过冬天降好温恢复了性能,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是也可以算是有家有口有人需要依靠他了?心里没来由地涌上了无穷动力。撑着手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对迎上来的戴妍琦问:“德国专家在哪?”

话还没说完,前面一个挂着专业买家牌的人转过身来笑呵呵地说:“肖大工程师,您终于肯亲自来了啊?”

肖时钦差点没反应过来:“叶修师兄,你?!”

叶修对他比了个等等的手势,拍拍身边一个魁梧的光头,“马库斯,我说的肖来了。”

——待续——

清明节我更新了

我更新了!

更新了!

床戏都写了

后面再用吧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