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一期一会 番外《就一天,只选我》【后半部分】

一期一会 番外《就一天,只选我》

原著向

方士谦×王杰希

——————

《一期一会》正文在这里:

【方王】一期一会.01

【方王】一期一会.02

【方王】一期一会.03

……

—————

【方王】《一期一会》情人节(随便的)番外

【方王】-一期一会 番外《就一天,只选我》【前半部分】

下面是番外后半部分……


那一天方士谦是在门铃和手机齐响的环境音里惊醒的,他凌乱着头发拿着电话光着脚跑去开门,然后对着手机里说声喂,听到耳机传来的声音和面前声音有了叠加才反应过来,那是因为“王杰希”的来电和王杰希的人都在他面前。

挂断手机王杰希绕过方士谦走到他的小沙发里坐下,对他晃晃腕表。

方士谦这才大梦初醒看手机时间发现这一天只剩半天……“我靠都十一点六十了?!”马上先把头发拨弄两下恢复正常状态,然后眨眨眼睛说,“给我五分——不,三分钟的时——”话没说清楚人已经冲向卧室开始光速换衣服刷牙整理。

王杰希倒好整以暇地拿起茶几上一本《电竞周刊》慢慢翻起来。这是本月新刊,微草战队订的那本他昨天拿到还没来得及看。当翻到其中一篇分析联盟新面孔综合实力的文章时,他正了正坐姿。

今早出门的时候,魔术师感觉全微草的人都意味深长地笑着跟他问候:“队长出门啊?”究竟是哪只正在忙着刮胡子的老鼠走漏了风声他倒是不关注,只是走神想了下,如果有人知道他出门约个会还坐在沙发上研究选手信息会不会意外。

当然不会意外。

方士谦收拾好了全部换了鞋拿了钥匙走到门口叫了三声,那坐在沙发上的人还置若罔闻,他摇摇头走到王杰希身旁,刚要抽走他手里的杂志,就被王杰希抬手阻止:“等我看完。”

方士谦一点都不意外。

于是他没说什么,也静静坐在沙发上,开始转着手里的钥匙。

按理说,这种被忽视的感觉,他早都该习惯了,但为什么这一刻心里泛上来的感觉依旧如此难过。

钥匙在手里不知道被转了多少轮,也许其实并没有多少轮,王杰希就把杂志放下站起来说:“好了。”

方士谦于是也站起来说:“那咱们走着?”但一边往外走一边把钥匙用力地握在手心,金属尖戳得手心软肉挺疼,但他感觉这样才更真实,手心疼,总好过心里疼。

站在电梯里他又感觉自己矫情,人都是他的了,还疼什么疼啊。

方士谦心大,这么一想,又放开了,钥匙干脆装进口袋,手心里的疼感升腾了一会儿就消了,心里的……姑且丢去一边吧。

 

直到走在外面被冷风兜头吹过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原计划是不出门的。

为什么会睡过头?就是因为前一天晚上酱酱酿酿规划了很多,姿势啊方法什么的搞得血气沸腾以至于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迷糊过去的时候只记得天已经蒙蒙亮。所有处心积虑都终会落空。

谈恋爱什么的,果然得靠临场发挥啊。

王杰希一句去哪儿半天得不到方士谦的答复,于是他站住回头,看方士谦明显垂头丧气的样子笑了下说:“再不珍惜,就连半天也没有了。”

然后就像印证这句话一样,他的手机配合着响起来。他要接,却又在方士谦的眼神里放下,叹口气:“所以,去哪儿?”

这行为极大地治愈了方士谦,他如小草回春一般挺直了背,终于显出他那比王杰希还高出两厘米的个头来问:“吃早饭没?”

“吃了。”

谁想这让方士谦笑得更开:“那走,咱吃冰淇淋去。”接着一路拖着王杰希,满不在乎地说自己不吃早饭也能吃凉的,在美国蹲着清早起来一杯冰水早都成了习惯。

最后到两人站在冰柜前时,王杰希还没有放弃抵抗:“大冷天的吃冰淇淋?”

方士谦兴高采烈地拉开冰柜门:“你欠我的。”

 

六个月前,方士谦从酒店搬到了签下长租的小公寓里,王杰希答应来帮他搬家,但那天微草临时开会,方士谦摆摆手说没事,改天请我吃个冰淇淋就行。

谁知这一改,就改到了冬天。

 

王杰希没忘,所以不再拒绝,看着方士谦从冰柜夹缝里捞出两根不知道冻了多久的绿舌头。

“给我换个别的味道的。”王杰希眯了一下他本来就显得小些的右眼拿出钱包,等他埋完单转头,方士谦正把手里那根绿舌头舔融了一些,晃悠晃悠玩得又开心又恶心,王杰希走到他身边,无视他递过来的笨NANA,一口把他手里的半截“绿舌头”咬掉。

“哎你!这东西玩的就是这个!”方士谦看着自己手里只剩一半已经甩不起来的绿色冰棍儿,瞅准了王杰希撕开冰棍包装,一口咬上去——就硌了牙。

王杰希在方士谦捂着嘴吸凉气的嘶嘶声里慢条斯理地把自己那根笨NANA的包装纸完完整整地撕好,丢进垃圾桶,转头对着他,往香蕉色的冰棒上舔了一下。

粉红色的舌头滑过淡黄色的圆柱。方士谦吞了下口水。彻底明白他为什么老是占不着便宜,原来是他才想着舌头,人家已经对着根儿直奔主题。

简直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就算是当年攻防双修的治疗之神,终究难敌专注主攻几百场的魔术师。

这是属于治疗之神的……神之殇。

方士谦调戏王杰希失败,但这种程度的失败怎么可能摧毁他百折不挠的意志?他蹭蹭鼻子,把冰棍棒往垃圾箱里丢完拽着王杰希一路往购物街走。

“逛街?”这还真让王杰希有些意外,虽然穿着大衣围着围巾比起微草队服让他在大街上多了一层保护色,但是就这么直奔人流密集区他以前还没试过……

不,也不是没试过,刚从训练营升上来的时候是被方士谦拐带着逛街买过不少衣服,后来也因为习惯跟着他一起溜达过不少次,然后……就是方士谦提着袋子丢进自己的房间里了。倒也不是王杰希不想出去,只是那时已经夺了冠,被认出来的麻烦大于对方士谦的愧疚,何况方士谦的品位确实好,于是就一直愧疚下去了。而且后来想着还,人已经跑得没踪影。

说来说去,依旧还是他欠下的。

所以今天这是让他一口气还了?王杰希抬抬眉毛跟上方士谦,脚下速度没减。

“冬天到了,我还没来及置办装备呢。”方士谦等王杰希跟上来,看他今天穿着的灰格呢军装大衣下面黑裤子配着高帮皮靴,再加上脖子里浅咖啡暗纹的围巾随意挽个结荡着,配上手往口袋里一插的动作,好看得让他连毛病都挑不出来。

啧啧,这可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人,怎么看怎么喜欢。

然后他又想起自己给王杰希曾经买的那么些衣服,于是问他都还收着没。

王杰希说忘了。

嘶,死小子挤兑我说话说习惯了嘿?方士谦呵呵一笑,说没事咱买新的,你挑个地儿?

王杰希停下指指两人旁边的店铺招牌:

优衣库。

 

方士谦有些无语,念叨他这一路高端雅痞巴宝莉杜嘉班纳保罗史密斯穿过来的人,现在回来优衣库,这是他刚刚正洋洋得意赞叹的自己调教出来的王杰希的品位?

所以他说王杰希你不是吧。

半中午不下午的,优衣库里人不多,王杰希随意看看店里答:“你刚说的那些是什么,能吃么?”

方士谦萎了,优衣库就优衣库,他这么一个以能屈能伸闻名江湖的人,衣服算什么?他有得是一种叫做气质的内服式香水。

用优衣库玩转雅痞,咱走着瞧。

提着购物兜子装满,无视王杰希念叨英杰少件毛衣小别少个衬衫的分神,直接把他塞进试衣间,然后自己也挤进去。

“拉我进来干吗?”何况这一兜子里各种外套外套以及外套,需要进试衣间么?

“因为外面满了。”

“外面有人么……”

“好了,我有的你都有,也都看过了,怕什么啊?”方士谦已经把身上的衬衫脱下甩到了一边,“你就不能帮我参谋下?”

“脱掉衬衫,试外套么?”王杰希笑,靠近方士谦耳边,“不再多脱两件?”说着已经把手伸向他的裤子拉链。

方士谦捞过埋在外套堆里的一件灰衬衫套进一个胳膊,拽过王杰希的领口给他一个湿吻,再慢条斯理地把裤子拉链拉回原位说:“先欠着。”

 

出试衣间的时候,店员小妹看着他眨眨眼,但没有多说话。方士谦特意搂个胳膊带着王杰希走,回头对她眨眼睛,成功换得小姑娘脸红外加比出的一个赞。于是方士谦被王杰希有意无意撩起来的那点虚火稍微平稳了一点。

都说爱情是两个人私密的事,而他们这样的感情比起异性情侣私密更多,公开场合连眼神多交汇几次都怕被人看出端倪,其中滋味不多说。能遇到心领神会的人,让他忍不住就想要多得瑟一下。毕竟身边的人,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那个。

如珠如宝,如何不想被人艳羡?

 

饭吃的是拉面,兰州。店里放董小姐,方士谦把面捞完汤喝到见底,举起拉面碗听准了歌词在那句来临的时候跟着一起大声唱:“陌生的人,请给我一碗兰州!”

结果老板递过来一根烟说,兄弟我们都是青海人,没有兰州你将就抽吧。

方士谦和王杰希憋着一口气结了账跑到大街上才忍不住笑出声。

王杰希喘顺气说然后呢?

然后呢?

方士谦愣愣神,接着马上回神就说着一大堆安排,然后听王杰希的手机响起来,他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说你接吧。

 

王杰希拿起电话看到是刘小别,眼神抱歉还是接了。电话里,刘小别语气急促地问队长在哪儿袁柏清烫到手了刚从医院处理完回来,王杰希抓着电话就往回赶。

袁柏清微信发到方士谦手机上说师傅我被杯子烫了下,你拉住队长让他别怕。

方士谦气得牙痒痒:你爷爷我什么时候教你这么挫逼的谎言?你能让杯子烫进医院?!

袁柏清回一句:师傅我错了。

再多问下去不如亲眼看到,打到车在回微草的路上,方士谦一边无奈,一边替自己难受。王杰希在刚出门的时候就说不然连半天都没有,一语成谶。果然半天都没就得回微草。

兴许,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想着把自己和微草丢在王杰希心里那天平的两端,有什么好试的,看他想都不想放弃一贯的绅士风度几步抢在别人前面上了出租车的那个架势,傻子都明白。

方士谦把头靠在出租车的座椅靠背,听着王杰希着急地指挥着司机左转右绕躲开容易堵车的路段,闻着车里泛着烟味的空气,更寂寞地缩起来,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能让他这么着急的,终究只能是微草,不是他。

 

袁柏清出现在王杰希面前的时候,手上纱布包得粽子头一样说:“队长你不是请假……”然后看到方士谦,只能缩缩脖子。

许斌说:“下周的比赛……”王杰希一边听着一边就往会议室方向去了。

袁柏清故意落在最后眼神特别不忍地看了眼方士谦,没来及说话,就让方士谦快手拍了下他的蹄子,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才明白方士谦只是虚晃。但两人抬头看见王杰希刚好停在会议室门口皱了皱眉头,说:“不然你先回去?”

呵,我回个头。

方士谦从等他看《电竞周刊》到逛街的时候还听着他念叨队员的这一路的火全都被撩起来,他搂着袁柏清的脖子说:“这小子我带大的,他伤了我最疼,我要在。”

他说的不是他得在,是他要在。

王杰希闭了下眼睛,在走进会议室前说:“好。”

 

微草队长王杰希问治疗选手袁柏清说怎么处理的要多久恢复,而师傅方士谦则问他徒弟疼不疼。烫伤据说是吃牛排把铁板碰翻了,究竟怎么碰翻实在是让人深思。但他们怎么就突然去吃牛排的,几个队员互相看看说因为袁柏清请客。

方士谦掐着眉心,因为他知道。他提前一天规划了那么晚的计划里,包括了让袁柏清请全队去吃大餐他报销账单,避免有人给他找茬的部分。但是好死不死的,袁柏清就能拿着块烧热的铁板把手烫了。

你特么是有多饥渴,连手也想烫熟了吃掉吗?方士谦气得咬牙切齿。

针对袁柏清不能出场的未来几场的战术方案调整会议一直开到了晚上11点,微草的治疗阵容虽然有替补,但毕竟比不得袁柏清这方神嫡传。当议题说到给谁来给替补治疗开特训,所有人都看向了方士谦。

但方士谦揣着手说我一个编外人员你们别闹。

 

于是第二天王杰希来找他时,带来的是微草的外聘合同。

方士谦笑得挺难受说就这么点事,你说一声就行了,我还能不帮这个忙么?就算我不帮你,还得心疼我徒弟啊,为这事上合同,生分了。

王杰希把合同放在桌上,说话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你还是先看看吧。”

话都说成这样,让他还能怎么办?方士谦没说别的,拿起笔刷刷两下在合同上签了字。但抓起合同准备递出去的时候感觉合同里大大小小叠了不少东西,随手一翻,发现下面还有一叠纸。

是体检报告,王杰希的。

还有户籍复印件,也是王杰希的。

以及……生辰八字表。

方士谦脸上的表情变得很精彩,王杰希乘胜追击:“银行卡,车钥匙,”随手把东西往桌上一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就不多说,但我身体还健康,没有不良嗜好,户籍上也清清白白,所以就你别让我选了,你选我吧。”

方士谦一时不知道拿什么词语来回复他才好,只得胡乱抓起生辰八字表看,接着就惊讶地问:“王杰希你什么时候找到得我的八字?还连出生地点的经纬度也有?你也太夸张了吧!”

“夸张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合,”王杰希把八字纸从方士谦手里抽出去,再次看着他的眼睛问,“选么?”

 

方士谦后来问王杰希,你就没想过对了八字结果发现不合怎么办?

王杰希回答的特别坦然:“不合?不合可以改啊,你又不懂周易。”

“改?!”

“但是现在改就来不及了,”王杰希笑,“而且,我不许。”

 

番外的番外 楼下的猫老大

它和王杰希认识好多年。

当年它还是只普通的流浪战喵,是王杰希赶走野狗把它从狗爪下救出来。

它和别的猫不一样,特别记得恩情。

当然这要归功于王杰希三不五时带来的妙鲜包。

以至于后来它彪悍了,但是王杰希只要招招手,它总会要过来打个招呼的。

也许有妙鲜包吃呢喵?

谁说猫老大就不能装乖卖萌了?

那么多猫在都不怕,妙鲜包投喂机身旁站着个嗷嗷叫的傻瓜什么的,它又有什么怕的呢?

喵= ̄ω ̄=

——小料本本完售啦,感谢大家的喜欢——

没想到这篇方王能写得那么顺手。

大约是天蝎对天蝎的理解更透彻吧括弧笑。

至于王杰希的性格把握,我更多是比照生活中各位巨蟹们的综合共同点来搞定的。

这就是我心目中,天蝎和巨蟹的相处模式。

接下来也还是会规划要写方王,哎嘿嘿,其实老方已经有出现在我正在写的肖新文里,不过因为习惯文中如无必要,只重点展示单一cp的原则,所以肖新文不会夹方王去写,但会用同个设定另起一篇都市版的方王。

嗯,等我慢慢来吧。

小伙伴们,你们都还在么?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