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楼平】另起一行.1

#楼冠宁#和#孙哲平#

原著向

——————

钟少介绍楼冠宁的时候说,他啊,就一个不务正业的败家子。但言语中却又透着股子欣赏,这让孙哲平在见到楼冠宁之前,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复杂。

但楼冠宁就比较简单了,见孙哲平的时候觉得他狂,不过倒是觉得挺新鲜的。自己在朋友圈子里狂了这么多年,游戏ID都取个斩楼兰,就算最近遇见了真正的大神叶修,让他知道了深浅,但习惯位居人上的气质并没有变。可是有人居然在第一次见自己的时候斜着眼,这很有意思。

楼冠宁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于锋,而他自己选择在荣耀里玩狂剑士这个职业,除了性格里那部分想要冲上劈斩、舔着血也让别人流血的野兽意识以外,也因为于锋的职业是狂剑士。

重剑扛在肩头,巨大的模型反差感已经让这个职业霸气逼人,再加上冲锋陷阵时站在最前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情万丈,以血换血的悲剧英雄情结,狂剑士简直是男人中的男人。而于锋效力于蓝雨战队,在队里出场就消失的机会主义剑客黄少天和有明显手速缺陷容易被人集火的术士喻文州身边,扛着伤害,扛着战队的节奏,却又因为两位大神光芒万丈而只能屈居其后。于锋的狂剑士,狂得有担当也有委屈,即便最后转会百花被人非议,楼冠宁对于锋依旧欣赏。

当一个男人做了他该做的一切,那世界该给他时间进入他为自己考虑的回合。

相比之下,同为狂剑士,甚至堪称远古大神的孙哲平,就让楼冠宁没有太多感受。早年的英雄,因伤退役,这是楼冠宁对孙哲平的印象。

所以当孙哲平打翻了叶修大神开着的斩楼兰并被认出时,楼冠宁还有一丝不解,过了几年依旧能坚持这样状态的孙哲平,当年为什么退役得那么决绝?

差一点坚持吧。

楼冠宁这么想。

但直到网游里叶修叫了他们一起去和职业选手们过招,楼冠宁才明白自己想得有多错。

第一行 交叉点

孙哲平来义斩战队报到的日子,就是被钟少带来战翻了叶修的第二天。

简单的黑T牛仔裤,配上被晒得有些发黑的皮肤,孙哲平把墨镜摘下来拿在手里,挂掉电话对迎出来的楼冠宁几位笑说:“犯不着吧?我这可没什么行李要提的。”

见孙哲平这一身就好像到街口串门子一样的装束,楼冠宁也笑,“来咱这还需要行李?”

孙哲平和义斩的合同在前一天的下午其实就已经谈得七七八八,孙哲平要求得不多,义斩又不吝啬小钱,待遇方面谈得很顺利,至于双方各自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都明确。孙哲平之前已经在B市落脚,对他而言,签约义斩不过就是换个住处,此外并无差别。

其实也还是有些差别的,比如荣耀。

终于又能重新开始,即便他已经连一场完整的比赛都无法坚持下来,但能继续为荣耀信念坚持下去,无论如何都和之前的际遇天差地别。

坐进训练室,键盘和鼠标都配上了顺手的,孙哲平对着楼冠宁点头作为感谢,随即插卡就要登录荣耀,楼冠宁说等等。

因为孙哲平这么坦荡直接连行李都不带的到来,让特意去迎接的义斩诸位感到很不尽兴。怎么说也是曾经的大神,能让叶修都无法百分百说自己稳赢的人,就这么平易近人地来了,作为地主和东家的义斩老板兼队长如果也跟着平易近人下去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不急,荣耀什么时候都行,先欢迎一下前辈。”楼冠宁已经依照惯例安排了庆祝会。

谁料孙哲平扬扬手说不需要,目光依次扫过未来队友,表示如果非要迎接的话不如竞技场,“让我看看你们的成色。”

一句话就把欢乐气氛推至严肃,气氛有点冷,扫面子倒不至于,不过孙哲平这么认真,让原本准备通过闹一闹来令彼此熟悉加深了解的邹云海和文客北几人都有些尴尬,他们一起看向楼冠宁。但楼冠宁面上笑容不减说:“那就麻烦前辈了。”

刷卡登录,竞技场房间正要设定属性,公会部就有消息过来说出野图Boss了,关了建立房间界面,楼冠宁开了组:“不如我们直接从野图Boss开始?”

“那敢情好。”孙哲平对着组队邀请点确认。

有叶修大神牵头的野图Boss战正所谓各种混乱,加上各路战队大神混迹其中,局面更让人目不暇接。叶修对义斩的要求是在侧翼防御其他人上来搅局,他们是作为团战中辅助和防御的角色出现。命令下达的时候楼冠宁有些担心地看向孙哲平的方向,但出乎意料的是孙哲平对指挥的意图执行得很好。

曾经的第一狂剑?

楼冠宁松了口气,但却又开始担心。

这样的,第一狂剑?

于是孙哲平到义斩报到的第一天,就在Boss混战的乱局中展开,并且一直展开到了此后不短的一段时间。

义斩战队的训练室里,楼冠宁坐在孙哲平的斜对面。这个位置要微微向后一些才能看到孙哲平的半侧面,楼冠宁没有窥视别人的习惯。本来没有。

但在孙哲平来到义斩之后,楼冠宁却发现自己时常在用一个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的姿势观察孙哲平。就如同叶修叫了孙哲平一起去野图BOSS区训练时,他开了自己的狂剑士号站在义斩公会玩家群中,他的角色对着的方向,和他本人目光对着的方向一样,都是孙哲平。

楼冠宁看见顶着霸气雄图公会名号的弹药专家在人群中游刃有余地进进出出,娴熟的技术、标志性的绚烂打法,不难看出那是孙哲平的昔日搭档张佳乐。楼冠宁捏了下鼠标,甚至都忘记留心自己最喜欢的选手于锋在什么方位。但很快他就不需要再去刻意寻找于锋的位置了,因为于锋和张佳乐在机缘巧合下完成了昙花一现的繁花血景——曾经孙哲平和张佳乐创造的战法。

几乎是下意识地,楼冠宁感觉耳旁有声音停下来,虽然带着耳机的他本不应该对自己身边的声音特别敏感,但是有些声音是会在心里响起来的,比如孙哲平的键盘操作音。同样的键盘,孙哲平操作的时候总带着一股子猛劲儿,在需要连续技能输出的时候,那声音还有些带着节奏的韵律感。这应该是属于老玩家的一种下意识的技术,楼冠宁他们几个就没有这种操作习惯,所以楼冠宁调低了耳机音量,时常听一听孙哲平的操作声,同是狂剑士,他也想自己暴力输出的时候,能有这样的节奏韵律。

但此时,这声音停了。

孙哲平的半边侧脸并没有其它表情,楼冠宁活动了下手指,在小队聊天里打字:“前辈,去前面吧。”

但是他并没有料到传说中的这一对搭档的告别方式居然能如同他们创造出的战法组合一样绚烂而残酷,孙哲平的再睡一夏护着张佳乐的浅花迷人从百花谷玩家的疯狂攻势下退出,再现繁花血景的盛况,然后……

浅花迷人给再睡一夏送出了一颗子弹。

那时候楼冠宁看孙哲平笑得特别发自内心,然后就拔了卡站起来,也不管自己的角色因为强退而站在原地会不会被击杀。楼冠宁赶紧组织人手护在再睡一夏身边,确认角色彻底离线之后才站起来准备说话,但已经忘了要说什么。

因为孙哲平拿着卡,就一直站在窗前,好像是在看着窗外,但又好像什么也没看。楼冠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种表情之下的情绪,是有些压抑又有些释怀?还是痛苦却又带着解脱?

他没说话,只是走到孙哲平身边,但刚好完全站在阳光下。楼冠宁看着窗外精心布置的园区绿化,花儿朵朵向太阳,身边这个人却站在阴霾里,该死的光线甚至刚好照不到他的左手。突然,孙哲平没头没脑地说:“我能做的,不多。”他看着楼冠宁,目光带着不甘,但终究只能扯扯嘴角笑一下,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然后呢?”楼冠宁问。

“然后?”孙哲平被问住了。

“触景伤情,痛苦悲伤什么的,不适合你,来我这,不就是为图个痛快么?”楼冠宁笑,“前辈,我们来一局?”

原来孙哲平不是差一点坚持,只是一直在默默地忍受,牺牲了他的骄傲,用最大的代价成全和保护了张佳乐的信念。如果怨恨会化作动力,那孙哲平就是站在张佳乐身旁那块宿怨的标的。

那时候楼冠宁想,就算孙哲平看起来强到不需要任何人做任何多余的事情,也应该有人站在他的身后。

自己,行不行?

——下文:【楼平】另起一行.2——

这是给《少不更事与老不要脸》(本子天窗点这里)的楼平组文。

得到这个命题的时候,我很震惊。

这两个……再怎么,也是孙哲平×楼冠宁吧?

但是主催 @一粒逗 说:小楼比大孙高3厘米。

哦草……脑海中的画面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温柔总裁推大孙的格局就这么来了(并没有推)。

于是还是很认真的架构了“如果有这种可能,那么事情将会是怎么样的呢”。

我猜本子里的其他家伙们,也是这么想的吧,因为这里有:

方士谦&王杰希\韩文清&季冷\郭明宇&田森\唐昊&方锐\楼冠宁&孙哲平\赵杨&张琳韬\夏仲天&邱非

写手:宁虫书、肥豆、雀尾生、喵嗷、离歌、洛奇
插图:water mother、鶴、プリン猫/布喵★
G图:木西、MoF

拿着这本,在yaca参展的时候,妹子们走过来翻一翻说:

……这,这是谁……和谁啊……

哈哈哈哈哈……所以其实本子应该叫《谁和谁》更有卖点吧!哈哈哈哈。

通贩:大饭团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