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一

#吴叶#

吴雪峰×叶修

//不要被名字误导,这其实是个都市平行paro

all叶本子文,《不能描述之书-第二辑》通贩

————

小男孩天真又危险,他纯善的眼眸里满是想看到焰火的期待。

黑法师一身技艺高超,但使尽浑身解数终归不过是黑魔法,高级黑魔法,以及顶级黑魔法。

他放不出焰火。

他也不想让他的小男孩失望。

 

“老大,下面去哪?”助手问坐在后座的叶修。

叶修仰头靠着微眯着眼说:“前面的街口扔我下去就行。”

助手得令,车停好在路边,叶修拎包下车,跟驾驶座上的人挥挥手,就融入了行色匆匆的路人中。

包有点儿沉,两厚叠资料在等着他回家看,明天上午就要给出分析,竞争对手已经先于他们一周开始这份材料的解读,理论上这时候叶修一分一秒都不该浪费,但是他……忽然有点累了,想坐下来吃点小蛋糕。

 

黑色的招牌,黑色的店面装修主色,黑色的靠垫和皮质座椅,叶修坐进椅子的时候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他越过看菜单的程序,扬手招呼服务生点了一杯清咖,一份是日精选。年轻的工读生小妹点头离去。

这家叫做Black Wizard的甜品店有点贵,所以客人不多。店里的黑色的陶制梅瓶里插着枯枝,灰色的莲台摆件斜插着线香,陈设雅致,但各种各样的黑色和灰色里不多不少地透着疏离。

这是家不那么媚着客人的店,没有店员殷勤地招揽,也没有讨好的背景音乐,甚至连菜牌都只有两页,连张实物图片都欠奉。但叶修觉得这样刚刚好,很舒服。

 

咖啡和黑色的西点饼干端上来,白色的杯子和白色的碟子放上黑桌,醒目而优雅。叶修看着西点饼干扬扬眉毛问小妹:“新品?”

“今天开售的。”小妹甜甜一笑。

开售就放在是日精选里,对它很自信嘛……

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抿一口咖啡,他从提包里拿出笔电和资料。纸质的材料零零总总有三百多页,而躺在他邮箱里的数据更多。高压的工作,早都是他的日常,所以他也不觉得压力,只是揉揉眉心,接着就敛神沉入资料里。

到再回神时,窗外已经黑透。

店里的灯熄得只剩下他头上这一盏,一切都发生在他毫无感知的时间。他回神看见余光里,一双黑色的牛津鞋进入眼帘,叶修闭闭眼轻声说:“还剩十三页,等我一下。”

来人没有出声,但依言退去。

最后的十三页,因为是会议时临时记下的各种资料和信息,处理起来需要格外小心,因此花了相当于之前同样页数至少三倍的时间。搞定一切,按下最后一个回车,叶修拿起杯子喝一口,惊讶杯里的咖啡居然是热的。

他把杯子拿起来,凑近看看,想要找找这是什么功能的保温杯,效果如此持久。

但带着低暗金属质感的男人声音告诉他:“刚换的。”

叶修一仰头把带着苦香味的咖啡喝完,“这么换下去,不怕赔本啊,吴雪峰老板?”

身后身材高大的男人解下腰间的黑色围裙,坐在他对面微笑:“有你经常照应生意,还真是不怕的。”

“我记得你当时要走,去进修的是统计学,没想过你回来却当上西点厨子了。”

“做西点可不比做审计师简单,”吴雪峰神色淡淡地一边说,一边拿起盘子中的黑色西点饼干,“你知道这一小块饼干需要多少道工序,才能让它保持酥脆表皮下微软的口感?又需要什么样的比例,才能让苦和甜互补的同时留下回味吗?”

叶修捉过吴雪峰的手咬过那块饼干,咂咂嘴说:“唔,味道还挺好……咦……这是,你放了,酒?”

吴雪峰无奈地看着叶修:“一点点百利甜。今天的工读生是新来的,不然一定会提醒你。”说着就看叶修的脸快速地泛红,然后反白,最后趴在桌上。

 

精准的半分钟反应。

 

吴雪峰撑着下巴,手伸过去插在叶修有些凌乱的发里。

叶修用最后的力气小声地说:“让我先……睡一下。”

“空调已经关了,这么睡下去会很热哦……”吴雪峰走回空调前刚要开启,又改变了主意,回身搬起叶修去他楼上的休息室。

再回身到楼下去拿他的资料和笔电的时候,视线扫过文档的标题微微一愣,但还是合住笔电回到了楼上。

 

叶修的醉酒,吴雪峰不是第一次见,但会在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再次遇上,他也只能感慨造化弄人。新甜品的制备,他一直谨记不放酒精的原则,但那天自己的朋友来拜访,看见他那一盆子黑色的面糊,毫不客气就挖了一勺尝。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拿着自己手里刚刚被主人家招待的百利甜倒了进去。

“我那一盆子东西……挺费时间的。”吴雪峰一边叹气,一边可惜了他一个半小时的纯手工搅拌还有好几样已经见底儿的香料。

巧克力味的百利甜还有浅浅一个杯底,肇事者方士谦伸出舌头对着杯沿舔一口:“你那坨东西呀,苦的苦甜的甜,味道根本都没往一起去,加点酒,刚好中和。”

“强词夺理。”吴雪峰摇着头准备把东西清理了。

“别啊!我这一片苦心你怎么不懂呢我说……”方士谦夺过盆,“试试,你就信我一次。”

“信你?”

“信我得永生!”

“滚吧你。”吴雪峰抬起脚来空踹方士谦一下,但还是忍不住拿出了模具,把原料装盘上烤箱。

 

方士谦不等成品放凉,就捞一块咬下,随即享受地闭眼:“没错,就是这个味。”

于是就有了这饼干苦甜中微醺的回味。

是好味道,但却让吴雪峰犯了难。他从来都秉承店里的西点必不含酒精的原则,虽然从没解释过,但身为好哥们儿的方士谦明白。

他这么做,不就是为了让他心心念念的那人呗?

于是方士谦打个响指又拿起一块来啃,说不然我们这样吧,实话说你的西饼屋不是只为他一个人开的吧,那就把这款放成特别推出的新品,同时写清楚这里有点儿酒,好吃的东西你好意思私藏?

吴雪峰没有拒绝,的确也是因为被方士谦加了料的饼干出乎意料地好吃,但他终究没有直接把原生态的作品拿去店里上货,而是独自熬了一个通宵,测试了加入百利甜不同剂量的配比,最终定下了味道最醇的一款。

但他千算万算,哪里知道叶修想也不想就点是日精选?

倒一杯温水放在床头,吴雪峰坐在外间的沙发上看书。

 

不过一点也看不进。

——cut——

╮( ̄▽ ̄")╭ 

方士谦友情登场,无cp无任何其他意向。

我就是乐意拉着(我想象中的)他哈哈~


文依然是在:《不能描述之书-第二辑》本宣

好啦,反正我是作为版工主催顺带写两笔附赠的,乃们是要看龟仔的,就去看……

周叶 《被囚禁的大魔王》试阅

王叶 《困龙 续》试阅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