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4

#肖时钦#×#张新杰#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面的:

【肖新】多了几度.3

——————

"还有,"张新杰本已经转身,又停下来抽出一张卡片,“这个电话。随时打都可以。”

张新杰的名片,肖时钦已经有一张,但翻过来的背面,上面有一行手写的号码。这是永不下线的亲友号码,就算进手术室的时候,也有人替他看着。张新杰只告诉过三个人,家里,师妹,还有肖时钦。既然人情还不清,那就直接覆盖吧。

一张名片而已,本来没有什么附加价值。但加上手写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这号码的意思是,肖时钦可以拨这个电话,任何时间,任何事。

最好还是有什么亲友要看病之类的事吧,总比别的简单点。张新杰对肖时钦点头告别,然后进了小区。


肖时钦坐在车里把卡片上的手写号码存进手机,同步通讯录,然后他的所有支持通讯录读取权限的设备都拥有了这个号码。

00张新杰。

前面的数字是为了让名字置顶。

两个零,是肖式着重号。

回去的时候,他在车里播柴可夫斯基。上一次播它,还是收到机械工业科技奖的一等奖章的时候。肖时钦醉心机械结构设计,名利不太重要,但赢的感觉特别好。

当下的心情,不是因为赢,是因为被读懂。所以他杀回维修点的时候,笑得很满足。


只是苦了之前接待张新杰的方学才。本来和这位八竿子打不着的年轻总工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偏偏对上了人家的朋友。虽然自己没做错,但事情不是没做错就没错的。

方学才在看到肖时钦载张新杰离开之后,就开通了自己的人脉求助热线火力全开四处打探,得知肖总工平素心情平和态度友善,估计着自己应该不会被秋后算账,于是心放下去一半。但另一半还悬着,他赶紧推开手上其它的活儿,把张新杰那辆电路故障的车子检查了个仔仔细细。

车真的没什么,就是电放光了。非要说什么呢,就是火花塞可以换一换。可这不是315晚会刚曝光4S店黑维修,说得就是火花塞的事情,方学才搓了搓手非常犹豫。

“很麻烦么?”方学才一回头就看到肖时钦的笑脸,心里瞬间就感觉不是很好。Boss在你没做对事情时还笑得开心,这妥妥的是决定放弃你并且还早都释怀连生气都免了的节奏啊。

“方学才?”肖时钦见人愣愣看着自己,低头看了看他的工牌。

听到肖时钦叫自己,方学才膝盖一软差点跪,强打精神过去应声。

“钥匙给我。”这……这不符合流程啊肖总工,我为党国立过功,我为委座流过血!!!内心悲鸣着,方学才惨着脸把自己柜子的钥匙交出去。

肖时钦咦了一声,“我说的是车钥匙。”

什么?错误大到要抵押车了吗?我不要……

方学才哆嗦着把自己车钥匙递出。

肖时钦没接,哭笑不得地看他:“你确定大众的钥匙能打开沃尔沃?”

“沃……沃尔沃?!”

顺着肖时钦的视线,他才看到张新杰的车。

错得离谱,方学才转头恨不得把自己扎进花盆里变成一株板蓝根。


车已经被打理过,电也充好了,之前店里说明天提不了,是因为要做一轮保养和全检,这个得排队。操作规程都写了三个工作日。维修点并不是看人下菜,的确是忙不过来。

肖时钦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解开衬衫袖口,从一旁捞起一件不知道是谁的工服套上就进了车底。动作熟稔到让方学才回神的机会都没有。

下去一看就知道车子的情况,常规的城市道路使用磨损,连大的泥点子都没有沾上几块。回想张新杰过白的肤色,再联想医生这职业的工作强度,不难推理车子的毛病。

能有什么毛病?尤其还是台以安全闻名的沃尔沃。

没有毛病是好事,可是没有毛病,就代表没什么他肖大工程师发挥的余地啊……肖时钦从车底出来,看着车子咂咂嘴。如果他乐意,给里面换台四涡轮引擎都不在话下,但是那得张新杰允许。

他能用一堆零件装出一台整车,但是却只能对一台没有毛病的车束手无策。

肖时钦挠头,这还真有点为难呢,哈。


车内套好了座位保护罩,肖时钦坐进去,检视各级面板,抬头被后视镜上挂着的一只毛绒玩具撞了脸。其实说撞不合理,小动物玩具还没有他巴掌大,打量一番原来是一只卡通狗,短毛大眼睛,挺好看。

然后再分辨一下品种,肖时钦就乐了,自己刚才还趴车底胡思乱想寻找解决方案,结果方案就挂在这里好好地等他呢。

他拿手机把玩具拍下来,下车关门把钥匙扔到方学才手里。

“先不急换他的火花塞。”肖时钦看着手里拿着两个火花塞一脸纠结的方学才笑,后者手忙脚乱把配件放回桌上,恭恭敬敬收好车钥匙,刚要说话,就听肖时钦说,“这车我明天过来提,帮我看好。你的检查单写得很漂亮,加油。”

方学才闻言,把钥匙在手里握紧,甚至还按得车锁嘀嘀响了两声。

他脸红得像水煮虾,好歹工作这么多年,就没有像今天这么窘迫过。


肖时钦走出店面,翻手机通讯录,电话拨通对面人还没说话,先响起狗叫。

“给我,快给我!”

一阵人狗拉扯声之后,有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听筒传来:“喂?见鬼啦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肖时钦声音里带着笑:“想你儿子了呗。”

——待续——

【肖新】多了几度.5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