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5

#肖时钦#×#张新杰#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面的:

【肖新】多了几度.4

————————

“忙么?”肖时钦依旧不紧不慢。

电话对面又悉悉索索折腾一阵,听着像是碰了腿单脚跳,吃痛又碍面子不能出声,然后冲着狗低声叱责,诸如此类颇为精彩的一连串声响之后,才响起一句:“有屁快放!”

“你那现在一共几只狗?”

“五六……七八?管呢,都跟你说找人来领啊!”对面人显然很不耐烦。

“行啊。”就等他这句呢。

“直接过来小明店里,挂了。”这通电话时间不短,但话倒是没说两句就结了,听着忙音,肖时钦笑着直摇头。他不怕等待,做测试做实验,一遍一遍试错,肖时钦多的就是耐心,他怕的是无目的的白忙活。

只要最终总会有一个正确的答案,那么过程再怎么折腾也值。

肖时钦开车到小区停车位停好下来,和旁边带孙子的大爷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往刚才电话里约的“小明店里”去。小明的店有名字,“杜氏宠物连锁机构”。小明也有名字,叫杜明。

家里祖传的兽医,据说多少多少代以前,还给宫里的宠物猫诊治过——哦,那个时候,不叫宠物猫,叫狸奴。不过祖传的手艺到他这一辈算是断了,因为小明这双手扫了弦玩起了乐器。不是简单胡乱玩玩,而是认真地组了乐队在酒吧驻场,有合同有薪水的那种。

爹妈拿他没辙,打了骂了也关了,完然后人家继续背着琴匣往外走。

于是一切就随他了。

杜明家里这宠物连锁机构的总店,也就是由杜明他爸妈坐镇的那一家,就开在肖时钦家旁边。

本来不熟,是因为孙翔才熟起来的。

肖时钦推开宠物医院店门,里面空调开得足,他忍不住打个哆嗦,就看店里人背对他,正是孙翔。他纹了一条花臂,脖子上叮呤当啷挂着不少金属件,皮带上带铆钉,高帮靴口鞋带松松捆着,蹲地上玩狗。

怎么看怎么违和,但他看狗的眼神是真喜欢,温柔里透着保护欲,回头看肖时钦的时候还不忘把狗护在身后。

“你带的人呢?”

肖时钦摊开手:“这不是?”

孙翔左左右右看一遍,没有。“耍我好玩?”

“就我啊。”肖时钦无奈地说。

“靠,你不喜欢我儿子了?!”

孙翔站起来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虽然肖时钦也不算矮,但被孙翔瞪着压力依旧很大。

“我这不是……”话没说完,门再被推开,孙翔身后的拉布拉多马上摇着尾巴冲了过去。

进来的人有张连男人都得服气的帅脸,肖时钦也认识,杜明那个乐队的队长兼主音吉他,叫周泽楷。拉布拉多很爱他,又是扑又是蹭啊舔的,他就笑眯眯地让狗闹,拍拍狗头用眼神和狗打交道。

杜明提了两手打包的食物跟在周泽楷身后也进了门。

“你们也吃太久了。”孙翔埋怨地夺过袋子,从里面捡自己爱吃的。

“好。”周泽楷看肖时钦,这算是打过了招呼。

杜明也对肖时钦点点头,然后把食物从袋子里一盒一盒拿出来,“还不是翔翔你非要吃这家的,等号就等三十分钟,打包又继续等。”

肖时钦看一眼包装袋心下明了,那家店有点远,但是味道好,从来都人多,何况正是饭点儿。

孙翔大嚼着饭说:“你知道个屁,就这家的棒子骨盐少。”一边说一边从盒子里捞出棒子骨一晃,拉布拉多马上放开周泽楷的帅脸,转而幸福地攻向肉骨头。

趁着孙翔吃饭,肖时钦也把自己准备领养狗的思路和几个人说清楚了。杜明说待领养的狗都在后面,随便看咯。周泽楷拿着逗猫棒和一边的俄罗斯蓝猫玩。孙翔把饭扒拉完说不行我不同意。

这就有点搞笑了。

不过更搞笑的是肖时钦觉得孙翔反对也是有道理的。

孙翔他们几个的乐队赶夜场,在几个酒吧之间徘徊,虽然忙也说不上,但日子过得黑白颠倒。

他那条拉布拉多,是早前他还一个人单飘,在酒吧里唱歌的时候粉丝送的,他自己时间过得混乱,但却不忍心丢掉,也就带了这么多年。

说起来他能加入到周泽楷的队伍,外加肖时钦能认识孙翔,还都是这条狗的功劳。

几年前一个大清早,肖时钦刚加班熬夜从厂里回来,看到一个摇滚青年抱着狗狂拍自己家门前街面那宠物医院的大门,个子那么高一男的,站在清早的大街上,怀里的狗软趴趴地歪着头,他自己更是急得眼里都憋了泪。

特别不落忍。

肖时钦坐在车里给物业打电话,找来了店主开业给狗检查。

然后就这么认识了孙翔,至于后面孙翔怎么又跟店主那闹腾的儿子组成了一队,他就不太清楚细节了。别看孙翔这小子铆钉皮裤眼神欠,但看着动物的眼神是真柔软。

喜欢动物的人,总不会坏到哪去。

后来熟了,知道他收养流浪狗。以前收养的狗都养在他的出租屋,活生生的狗窝。认识了杜明之后问题简单了,捡来的狗放杜明家的宠物医院,窗明几净外带还能宣传着找到新的领养人。

孙翔嘴上不说,但对那天早上肖时钦的帮助记得很深。而且有了这一茬,肖时钦也算孙翔这条拉布拉多的再生父母。孙翔要狗狗叫肖时钦干爹。

肖时钦坚决不接受。然后转身又骂自己蠢,跟着孙翔较什么劲,就算他想当这个干爹,人家狗也得能喊得出来啊。

干爹他没当,但在孙翔他们去外地演出的时候帮忙养狗,肖时钦是干过不少的。其实放在杜明家里开的宠物医院就是最合适的,但孙翔不让,他的狗病过之后身体弱,照顾起来繁琐,宠物医院的实习生他不放心,可他信得过肖时钦。

所以肖时钦那儿,基本上也是狗儿的另一个家。

孙翔反对肖时钦专门领养一条狗也正是为此。养了狗,那以后再有什么事,孙翔的儿子放谁家去?

杜明说翔翔咱们做事要讲道理,你没理由不让肖哥养狗吧?

孙翔跺跺脚,说你要养也行,就养它!他指的是吃完了棒子骨正跟周泽楷又缠在一处的拉布拉多。

它叫二子。

就是孙翔的狗。

“反正最近也越来越忙了,你要养那就你养!但是!我想它的时候你得让我养两天。”孙翔话说得跟表决心似的,但眼里全是难过。

这都是什么事啊……

肖时钦叹口气:“不要冲动,那可是你儿子。”

“我儿子,所以我说了算!”孙翔从周泽楷手里把狗扯过来,牵引绳过狗儿前腿套好,塞到肖时钦手里,“小事情,你要是不看好它,我,我就……”

“我会的。想它了随时找我。”知道孙翔是一根筋,肖时钦直接随他意。

“好!”孙翔蹲下抱住狗,也不管狗听不听得懂,嘀嘀咕咕地和它说了一大堆,就连杜明也对孙翔从头到尾自编自演的戏看不下去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交代什么呢啊?”

还是周泽楷终结了一切,他摸了摸二子的头,又看看自己的表发现夜场时间快到了,说:“该走了。”

狗儿二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主人交待了,依旧和从前的很多次一样,乖乖站在肖时钦身边和孙翔告别。

“这几天就归我咯?”肖时钦还是忍不住逗孙翔一下。

孙翔摆摆手,“别给它太多肉。”然后追着周泽楷和杜明出去了。

肖时钦看他们走远,蹲下来摸摸二子的头,翻出手机里拍的张新杰车里的公仔吊饰,短毛大眼咖啡色,和面前的拉布拉多像得不能再像。

“借你可不太容易,这几天住我家,好好表现?”

二子歪着头,冲着肖时钦“汪”了一声。

————待续————

翔翔这篇里刷了不少哎嘿嘿……

而且不说话但是温柔的人也同样会受到动物的喜欢,不提到也不行。

本文只有肖新肖新肖新,没有别的副CP,也不刷三角,看我技能:【真诚的双眼】

但是这个世界观里,我的确也已经构架好了别人的故事和喜怒哀乐。

一个一个地写吧~


【肖新】多了几度.6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