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本lo只为全职同人而存在
写同人是为了肉
因为大师说没有肉的爱情是友情
最喜欢的角色:王杰希 叶修
cp阵营:方王 all叶 韩楚
社畜,诈尸型写手
电脑版查阅归档容易点
Wb:@喵O不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三

#吴叶#

吴雪峰×叶修

//不要被名字误导,这其实是个都市平行paro

all叶本子文,《不能描述之书-全辑录》通贩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一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二(之前一直没发的meat-外链)

——

叶修比闹钟的定时早醒来五分钟,那是这么多年形成的习惯。能在折磨人的四大游刃有余,控制自己的能力绝对是非凡的。

即便是在过去了那样一个充满插曲的夜晚之后,也依然没有改变。

找到盥洗室洗完脸,头脑正式恢复清醒,昨晚的事情历历在目。要说那完全没有借着酒劲胡来,他也亏心。以他和吴雪峰交情的深度,什么都说透了反而没意思。

但这个事儿他不是一时兴起,酒吧里的猎物可以日抛月抛怎么抛都行,但吴雪峰可不一样。

 

他还记得自己初入D记,仗着一口标准伦敦音外加漂亮的名校双学位,很是一番意气风发。但入职时却恰逢一年中的淡季,他那一期的实习生,就算有满腔热血和抱负,都只能在写字楼里和传真机复印机斗智斗勇。所以终于有第一个外派项目点中他去的时候,人前人后他不知收到多少艳羡的目光。

吴雪峰是那个项目的小组负责人。

整个小组除了他俩,再就是香港派来的一个小孩,和他一个年纪。那个项目倒是没有多复杂,不过是负责一个在香港上市的大型超市的内地分店审计。开在内地的分店不多,一共就五家,但位置却让他们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般,往返于东南西北中五个不挨着的省,前后足足耗掉小半年。

那时的叶修,利刃出鞘一样锋芒毕露,发现账目里的问题,马上就思索着要怎么在报告里呈现。

是吴雪峰教他们做人留一线,叶修他们抓到的“大”问题,都被吴雪峰大而化之地以提醒的形式抹去了。之后那家公司的财务主管也跳到了四大,再相见时依旧记得曾经。让人唏嘘不已。

 

“问题也分等级,但凡能明显看出是偶尔为之的错处,无需上纲上线。我们做审计,也不是把人当贼一样审,但诸如控制流程里出现的问题,那就必须尽职了。”吴雪峰说起道理来义正词严,但转头就带着两孩子一起奔海滩去放烟火。

反差太大,尤其是从憋闷的空调房跑到吹着嗖嗖冬日寒风的海滩,水是冷的,沙却是热的。吴雪峰点着焰火拿在手里对天,仿佛刚才的老神在在道貌岸然全都是扯淡。

叶修不得不愣愣地问从香港来的小伙伴苏沐秋:“以前见过这号的?”

苏沐秋也只摇头,“都没他疯。”

小半年时间足够沉淀掉一个新人的那么一点点浮躁。之后的日子,和吴雪峰交道打得多了,发现此人专业靠谱为人可信之外,还有更多有趣特质。

诸如男同事生日,他的礼物一向是对袖扣,不算太贵的半宝石,但款式总是大方妥帖的,可是收到的同事多半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袖扣衬衫,这种妥帖又怪异的搭配,就像他这个人。

让你舒服的时候,总是会在哪里觉得怪异,又或者在你觉得怪异的时候,突然干点什么把一切都捋顺了。

工作总是忙碌的,直到吴雪峰抄送了自己的辞职信邮件给叶修,才让一切戛然而止。

压力大、机会多,周围的同事走走来来并不意外,但那是吴雪峰啊。

叶修一直以为最能留下的人,却也要走了。

 

“去进修啊。”吴雪峰笑着坦言自己不如叶修,得学。

都这时候了,叶修也没跟他谦虚,甚至还开玩笑地说:“再回来的时候可要挑准了地方,不然败给我可别哭。”

吴雪峰拍拍叶修的肩说恐怕到那时哭也没用了,然后大笑着离去。

再回来,却没有重操旧业,而是开了一家甜品屋。

“报效祖国人民的胃,也是报效。”叶修啃着甜品店里的熊头饼干宽慰自己。

 

吴雪峰是个妥帖又怪异的存在,这么奇怪的形容,后来叶修自己想通了。那怪异的感觉不是吴雪峰的问题,而是源自叶修自己的私心。

 

怎么会有人好到刚刚好让他满意,却又偏偏不属于他呢?

 

脑子里浮现这句话的时候,叶修自己都被恶心地抖了下,但恶心归恶心,他也终于醍醐灌顶。

无论把原因归给自己高压的工作,永远搞不清状况的被服务方,还是税务部印度佬的烂发音,又或者新上司的早更症,喜欢吴雪峰这件事都已经是既定事实。

应该是作为同事和同事的那种喜欢吧。

这自我安慰做得,连叶修都觉得欲盖弥彰。

但他也不能怎么样。最多只能偷出空就往吴雪峰的店里去。店主吴雪峰不一定在,但坐在他的店里,就能让叶修安心。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叶修看着镜子,感慨自己居然也能沦落到按耐不住的地步,看来最近是工作把自己操得太猛。

而吴雪峰昨晚的反应,似乎自己正中下怀?

于是叶修的思路从自己的失控平滑过渡到了“吴雪峰这老小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谋上自己的?”

好像这样想,就能免除掉心里的负罪感似的。

——未完——

小男孩天真又危险,他纯善的眼眸里满是想看到焰火的期待。

黑法师一身技艺高超,但使尽浑身解数终归不过是黑魔法,高级黑魔法,以及顶级黑魔法。

他放不出焰火。

他也不想让他的小男孩失望。


另一种焰火。

黑法师搜肠刮肚地想到了,那是爱情。

但他该怎么和他的小男孩解释这最简单也最复杂的两个字?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