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7

#肖时钦#×#张新杰#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面的:

【肖新】多了几度.6

——————

外面人声嘈杂,被暂时护在房间里的医生护士虽然得空喘息,却依旧神色焦虑。

张新杰终于松懈下来,拉一把椅子坐下答肖时钦:“外伤。”

他身后一直焦急的护士也因此得到机会给他额头的伤口消毒。

“谁弄的?”肖时钦看到了他额上的破口,下意识又重新捏紧了扳手。

“墙。”

“嗯?”
张新杰指一指肖时钦身后的墙面重复:“墙。”

室内原本紧绷的气氛突然凝滞,不知道是谁先噗嗤,屋子里的医生和护士一个一个都绷不住地笑出声。

帮张新杰处理伤口的护士接茬说:“那也是被他们推的啊……墙也好无辜。”

肖时钦哭笑不得地放下扳手:“都这时候了还能开玩笑。看来是真没事。”

张新杰依旧一本正经:“事实。而且,外面没有监控。”

“好吧好吧,服了你。都这时候了,就不能让我开个玩笑?”肖时钦靠着墙,全身卸去力,看张新杰仰着脸。

护士用酒精棉把他额上血迹擦干净,伤口虽然不大,但红肿有些严重。几个护士看到伤处,免不了愤慨。但坐在众人中心的他反而平静异常,好像他们谈论的是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

这也是个神人。肖时钦看着张新杰觉得好笑,但笑过之后剩下的更多是心疼。

 

医院的保卫科和派出所的警员过了好一会儿才来,解释说服了半天,事情也没有得到解决。不过紧张的气氛是消解下去了,候诊椅在墙上卡得有点紧,一警察哥们研究了半天,最终还是肖时钦拆掉一根角铁,才把阻挡物移下来。警察和肖时钦半开玩笑说这方法非暴力不合作,倒是值得推广,还有模有样地跟他讨教。

肖时钦比着扳手再演示一遍,眼神扫在人群里,想找出之前扬扳手那人,但没有结果。想必那几人是见势不妙早就溜走了,看来这是有人别有用心地找了“职业医闹”。

但这场冲突明面上的情况很清楚,警察见场面秩序恢复,督促院方要和死者家属坐下来谈就先撤了。

走廊里瓶子垃圾碎纸片丢了一地,墙面也被蹭上黑印,一片狼藉。张新杰站在诊室门口长望,神情像看块水晶被崩了角,肖时钦不落忍地扭头从楼层清洁间拿来扫帚要扫,却被他拦下来,“你这是污染区的。”

肖时钦看着手上工具贴着的黄底黑标差点被气笑,这算什么?想疼人,人还不领情。干脆扭头走算了,又舍不得。

没认识多久,怎么就多了舍不得,肖时钦叹口气,该他的。于是他把脾气叠一叠理顺,污染区工具收回原位,走回来站在张新杰面前,掏出他的车钥匙。

“给。”

张新杰接过钥匙,没说话。

肖时钦举起四个手指。

张新杰没反应过来问:“什么?”

“四次。”看着张新杰终于笑出来,肖时钦摇着头,“以后不用数这些了,你可能会数不清。”

“其实是五次。”张新杰指一指肖时钦手上晃着的自己的车钥匙,“但是我接受你的建议,以后不数了。”


于是今天无论怎么胡闹折腾,都有了意义。

肖时钦把手插进口袋,寻思着怎么说结束语,但张新杰抢在他前面说:“我可能还得开个会。”

“嗯,肯定得开。”

“所以你……”张新杰难得地有些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肖时钦从诊室的桌子上提起之前“缴获”的扳手,抬头看进张新杰的眼睛:“我等你。”

张新杰一向充满确定的眼神里第一次浮现迷惑,但他依旧点点头说:“好。”

 

肖时钦坐在张新杰的车里,把他的车载程序固件升级到最新,还在里面做了一套符合自己风格的guest用户设定,之后下载了自己的歌曲库、常去地点,以及惯例路线设定。

接着突然发现自己这种下意识的“装机”行为有点不礼貌,不过下都下了,何况他冥冥之中感觉自己之后也许会用得到,于是心里那点负罪感也就烟消云散了。

之后退出自己的账户,进入张新杰本来的默认账户,看看他常去的那些平淡地点,还有他平淡的行车记录。想自己的日子已经被人说贫乏枯燥,但好歹还开车去过国内的各种度假胜地——虽然是为了开会。张新杰居然连行动范围都在方圆二十公里以内。这个人,过着比他还要贫乏枯燥的日子。

生活不是这么过的啊。

肖时钦翻自己的日程表,想着下一次长途出行或许可以带上他。

——未完——

下回更新时间周三。

如果没有更新,请提醒我啊哈哈哈~

【肖新】多了几度.8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