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8

#肖时钦#×#张新杰#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面的:

【肖新】多了几度.7

——————

靠在张新杰的车座椅上,肖时钦查自己的日程表时又看到好几项待定工作。回邮件讨论拉上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但说来说去,都没法确定手上正卡住的新车款的钣金件材料选取和报价的问题。几个工作狂不顾正休假的肖时钦,直接开起了视频会议。

性能和价格怎么才能做到最佳?

这无解的问题讨论半天,等肖时钦再抬头时外面天已经黑了。没来得及看表,先看见换了便服的张新杰走过来。

步距均匀,后背挺直,看不出情绪的脸。

肖时钦轻叹气,感慨今天这一大桩杂事都压不垮这位爷,自己真是遇见神了。他开门下车,张新杰却脚步一转坐进副驾。

“你开。”张新杰抽出安全带,咔哒一声扣进卡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肖时钦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握了又松开,问他:“回家?”

张新杰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随便什么地方吧。”

按钮按下去,电子打火运转流畅,车里几乎听不到发动机的声音,但车体已经利落地从车位移出打直。

交了停车卡,肖时钦才开口:“我以为你至少会谢我,然后顺便请吃个饭的。”

“那就前面左转。”

“不用非现在……”

“下个路口后直行。”张新杰像最精准的导航程序,反应快到不给肖时钦任何犹豫的时间。

接下来的一路,每逢路口和红绿灯前,他都会适时简短而快速地指引,同时还省去了诸如“前方三百米有测速录像”之类多余的话。

简直像优化过的智能AI。

肖时钦不可遏制地想起自己手下那帮人弄出的,连地名都查找不到的语音导航系统……

哦不对,车上这不是AI,本来就是人脑。

虽然高级又流畅,但肖时钦此时却觉得自己更愿意听电子导航。

张新杰这种没有情绪的、比电子提示音还要精准的指引,即便是早已习惯人工智能的总工肖时钦都感觉有点瘆的慌。

人之所以为人,因为迷惑因为欲望,因为生老病死因为喜怒哀乐。但这些东西肖时钦几乎没有在此刻自己身边的张新杰身上感受到哪怕一丁点。

 

对自己有控制,这很好。

但控制太好了,反而不好。

他想说点什么改变这种像人机交互一般的感觉,但抓不准张新杰的喜怒,所以即便想了天气饭否星星很漂亮各种话题,都觉得不合适。

咳,这种想干点什么又不敢干,可是无论干或者不干又都怕人不高兴的感觉,自他从科大少年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试过了。

真是该他的。

 

目的地在张新杰的精确导航下很快抵达。位置有点偏,但路边的车却不少,肖时钦对准空位侧方停车,方向盘逆时针打一圈,松手回正再顺时针打十五度,车利索停正,接着拉手刹熄火松安全带抬头,看见张新杰正看着他。

肖时钦遂回个疑问眼神。

“挺帅。”张新杰笑笑,解开自己的安全带。

肖时钦心里得意,但面上不以为意,点头表示收下点赞,之后跟着张新杰进了路边的排档。

“老板。鸡粥。香菜单放。”

“好嘞。”

肖时钦愣一下,退后两步看排档上面挂着“生滚砂锅粥”的字样。

“这家味道是对的。”等他再跟上来,张新杰陈述事实。

他没提这个“对”的结论是源自上一回来做学术交流的同行。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种迁徙到发源地以外的名吃,正宗与否不重要,味道好就够,但能被来自产地的人确认,自然推荐得更名正言顺一些。

 

粥上来前,老板摆了花生咸菜外加香菜碟,张新杰抬头非常郑重地看肖时钦问:“你吃香菜么?”

肖时钦说没差,张新杰想说还是有差的,但没开口。

差没差的不重要,重要是你吃就好。

人和人是不是合,有人看脸,有人看胸,也有人虚伪一点说看性格。

张新杰不虚伪,他看口味。如果能吃在一起,那么最差也可以当饭搭子,这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口通胃,胃通心。

作为一个忙起来三餐都没有着落的人,能在吃饭的时候不太寂寞,就是最幸福的事。

 

粥很暖,吃完让人很有饱足感。对两个饥饿的人而言,饱足感是超越味道的存在。时钦忍着没有抢埋单资格,谁知道老板却梗着不收钱。

张新杰保持纸币递出的姿势不变,淡淡地问老板:“你这是让我之后都不再来么?”

于是老板只能无奈地收下钱,但转头在他们走前硬是又打包了两份点心从车窗递进来。

“张主任,有闲来坐。”

等老板挥手送别的身影从后视镜里模糊,肖时钦笑问:“老主顾啊?”

张新杰把打包盒在后座放好,坐正之后摇头说:“之前是我的病人。”

 

店老板是因为突发主动脉夹层被转院送过去的,当时情况危急,好在手术成功,所以再多波澜壮阔,提起来也不过是后来老头修养的时候,老伴天天送来的一碗粥。明明油撇得干干净净了,偏那味道香得让整个护士站都受不了。

老太太心疼小护士们熬夜,提着夜宵送到护士站的时候,张新杰也正好在,护士们让了一小碗给他,味道确实很好。

于是就常来了。

也许是因为饱足的胃缓解了精神紧张,又或者美食才是万解的良药,张新杰长出一口气,和肖时钦多说了两句。

“都说医患关系紧张。其实也没什么,夜路走得多,什么鬼没见过。每个病人都希望被拯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被病人拯救的。”

肖时钦有点悟了,回说:“终究还是好人多。”

“那当然。”

“现在不生气了?”

张新杰莫名地看看肖时钦:“为什么生气?”

“不气就好。”肖时钦不纠结,转头认真开车。

夜路上车少通畅,橙黄的路灯指出一条明亮的通路。人只要心里够坚定,有目标,路上遇到曲折岔口,也不影响未来的方向。

肖时钦看张新杰闭眼靠在座椅上休息,额发微微退开,露出下面贴着的纱布,心里还是有些怒的。把人救回来了是恩,救不回来就是仇。就算要去攻打大魔王的勇者也不会面对这种狗屎的选择。

但是当个医生,几乎时时刻刻都面对这种选择。

谁不想救?

谁不想被救?

这根本不是选择题,只是一种无奈。无奈久了就会有怨,但是张新杰心里没有怨,这很难得,让肖时钦特别佩服。

于是心疼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情,应该是……欣赏,甚至是,带着欣赏的又想要保护起来的,喜欢。

 

后视镜前挂着的毛绒狗吊坠晃了晃,张新杰抬手扶住它,肖时钦问:“喜欢狗?”

“嗯。”

“养了?”

“没有时间照顾,只能看看。”

那可真是太好了。肖时钦几乎听见自己心里的笑。

 

“我家有只狗,和这个,”肖时钦用下巴指指公仔,“很像。”

——未完——

小剧场:

身在某多雨的、满大街都有生滚砂锅粥店的黄少天,正坐在其中的一间里摇晃着身旁的人:“你什么时候参加的主动脉夹层手术培训?我怎么不知道?你也太不厚道了吧!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一点都没和我提过!我的天,这种国际领先技术你居然都会了!听说那个主讲叫张新杰还是你们校友?你之前认识他么……”

他身边的喻文州笑着把他的手从自己的领口取下来,“少天,黄鳝粥你不要的话,我吃了哦?”

“等等等!别把香菜放进去!”

————————

乃们吃香菜么?

233

下一回更新时间,周……日吧。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