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伞修]乖,张嘴

刚才看到炎铃太太的图……

是无cp的

我我我只是想起20140609写的这篇……

真是,唔,心满意足心满意足心满意足!!!!

嗷~:


 

【这是文一年多后,看到炎铃的画……简直就和我当时心中所想一模一样……那魔性的蚊香哈哈哈哈】


喵嗷:

乖,张嘴

#全职高手#衍生文

苏沐秋×叶修

本命。致叶修那无处安放的青春。

————————

  

夏天总是热得要命。

蝉在树上往死了叫。

苏沐橙扒在窗前的小桌上,吹着一台嘎嘎吱吱的老式台扇写作业。

叶修带着耳机对着电脑正忙。


为了千机伞的一个部件,他和苏沐秋已经把能试过的材料都试过一次。最成功的一次,是打开,合上,然后就再也打不开。

虽然苏沐秋自己不在乎,但叶修就是觉得不舒服。

凭什么同样的先研究,再考虑最佳方案的尝试,却邪能一路有惊无险就提升上来了,但这把伞就是不成?

何况沐秋还那么在乎这把伞。


本来要和苏沐秋一起出去买点生活必需,但临出门看到有公会叫打手,抢野外BOSS,这种事是平时他们闲着就去了,但今天要买的东西挺多,叶修看了眼刚要拒绝,对方似乎是怕被拒绝似的,跟了一句:50级,蓝晶骑士。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作为第一大区的顶级高手,和公会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他们出力,公会出财,默契的各取所需合作关系双方已经心知肚明。公会乐意找不罗嗦的人获得优势,而他俩呢,用劳力换材料或者游戏币再换回生活费,流程简单清晰。

只是形成这样一番流程,他们两个花的功夫也多到不用多说。


已经试过几乎所有稀有材料里长得像伞轴的可能了,蓝晶骑士的掉落蓝白晶,是贴在屏幕旁小纸条列表上仅剩的,还没有被划掉的选项。

叶修把耳机取下来,抹了把汗,把烟又续上一根,在私聊里回:行啊。

对方说:速度速度。


苏沐秋穿好了鞋,等半天不见叶修,回头一看,他端坐电脑前目不转睛又玩上了。

“阿修,快点。”苏沐秋少年的音色,带着江浙口音的软糯糯腔调,听起来温和入耳。

但硬是过了几十秒钟,被他叫的人才把耳机扒拉到一边敷衍地回:“啊啊?哦哦,你先去吧,我这有个团叫人。”

苏沐秋皱眉头,“也不缺这一个,你也休息一下啊。”

但叶修却是再没有回应,钻回游戏的世界里了。

苏沐秋看看叶修,无奈地摇摇头,偏头看苏沐橙正咬着铅笔想数学题,温和地笑,然后拉开门自己出去了。


阳光正烈,即便走在斑驳的树荫下也丝毫不能消退暑气。

苏沐秋抬头看看被阳光照的发白几乎要冒出蒸汽的路面,又从兜里掏出纸条看看:要给沐橙买几根新的铅笔,房间里的灯泡最近总是闪,也得换了,还要买一瓶新的洗发水,阿修用肥皂洗头发弄得都有些起头皮了,还有拖鞋坏了接扣的地方……

捏了捏手里薄薄的钱包,他叹口气,这段日子,为了那把伞,他们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和精力在上面,最近都没有什么进项。


也许,该放一放了吧。

只是,阿修不知道会不会听他的。那家伙,对这把伞比自己还要执着。苏沐秋笑着摇摇头,那家伙啊……


叶修开着战斗法师号,找了个高点站好,看了看下面已经乱成一团粥的Boss战情况,拉出刚才那会长的私聊窗口说:“这和你刚说的可不一样啊。”

会长估计正忙得焦头烂额,隔了一阵才回复:“?”

“你刚只说了Boss,但现在除了Boss还外加了大大小小至少七个公会的人,不行,这价码可就不一样了。”

会长马上回了一串省略号,然后又隔了一阵,大约是把指挥权暂时安排给了其他人,这才开始和叶修理论起来。

“高手兄不带你这么的啊,这可是野图Boss,也不是我们能控制不让人来人就不来的啊。”会长叫屈。

野图是个什么情况,叶修又怎么会不知道,但他这时回得那叫一个好商量:“Boss是一个价,人又是另外一个价,两个加在一起可以打个折,怎么样?”

还打折!这简直是临阵加码敲竹杠,要不是这里状况根本无法控制,他一个会长犯得着考虑花代价找代打么?但现在的情况是这种你知我知的事情,这代打居然哼哼上了,会长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回了句:“怎么折法?”

“蓝白晶,配饰,外加之前说好的价。”

“不可能,蓝白晶我们也有需求,而且配饰我也已经都安排了,最多给你另外的材料,一种。”既然谈生意,那就一码是一码,会长气过也冷静下来,一叶之秋能用这口气,那是人家确实本领非凡,考虑其他人选也不是不能,只是刚看了一眼,扫地焚香和大漠孤烟都不在线,而且那两个不是光用利益就请得动的,还得看交情。

叶修回复得也快,“哦那行,我回了。”

正好蓝晶骑士带着他的骑士团过来碾压了一通,团里主力又死了两个,会长眼看后面虎视眈眈的其它公会人马,心中生出英雄末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来,回了一句:“行行行,出了就给。”

叶修却回一句:“出或者不出都一样。你仓库不是有么?”

会长一个哆嗦差点把键盘掀翻,公会里有间谍啊!他小号仓库里的东西怎么让外人知道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为了他那个蓝白晶,苏沐秋和叶修还吵过一架,因为叶修都埋伏好了要爆他小号拿材料,临阵被苏沐秋抓包教育,“这种做法还不如去抢,阿修,不行。”

玩个游戏而已,哪儿那么多行不行的,叶修嘟囔着,但手下还是默默地操纵着一叶之秋回了城。

苏沐秋是个死脑筋,规矩多,死脑筋死脑筋,规矩多规矩多!叶修一直到睡觉都还在念叨。


床是双人床,凉席却不够大,两个人要挤在一起才能都躺在凉席上,但挤在一起又热得够呛。

苏沐秋从背后把叶修捞过来面对自己,眼神很坚决地看着他:“阿修,有的事,我们能做,但不去这么做,是因为不做才是对的。”

叶修翻个白眼,“嗯嗯嗯,好好好。”这就又要翻身转过去睡,不想苏沐秋却箍住他,把唇贴在他额头上,语气轻轻的,痒痒地说:“乖。”


叶修转过身之后,脸红了一夜。


游戏里,会长还在为自己小号曝光的事情震惊,叶修却还不识情趣地问:“打不打,再晚我也不一定敢保证了啊。”

会长咬唇感觉血腥味都进了嘴,“打!”


于是Boss大混战里,稍微抬着视线的人都看到不远的山坡上,一个手提一杆黑色暗光战矛的战斗法师冲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先凄厉地喊了一声:“卧槽,一叶之秋来了!!!”然后惶恐的情绪就这么潮水一般蔓延到了战局中去。


苏沐秋肩扛手提几大袋东西推开家门的时候,背后的衬衫都被汗水印湿了。苏沐橙听见动静赶紧迎了上去,喜滋滋地从袋子里翻出自己的新铅笔,然后倒水递给哥哥喝。

叶修却还和他出门前看到的一样,端坐电脑前紧张地操作着,汗水顺着头发都快滴进眼睛了都不擦一下,看他那认真的样子,看来真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苏沐秋叹气,提着袋子去厨房,然后拿着一条冷水毛巾和一块西瓜出来,站到叶修身后。

“哎,蓝晶骑士啊……”不等他要说什么,就看见蓝晶骑士状态变了,他忙提醒,“暴走了!”

叶修手下快速操作,用滑铲退出暴走攻击圈,然后马上跑位回到Boss面前输出,顺利地在Boss倒下前抢到了第一仇恨。


结束了一切,叶修拉下耳机像松了劲一样瘫软靠在折叠凳的靠背上,对上正上方苏沐秋的视线。

他挑挑眉,“哥还是这么帅吧?”

一块冰凉的毛巾掉在他脸上,他也不动,任苏沐秋帮他把脸上头上的汗都擦了一遍,舒服得眼睛都不想睁开。

“乖,张嘴。”是属于苏沐秋的,特有的清清凉凉的声音,任叶修听多少遍,也不会觉得腻。


甚至比送到嘴里的西瓜都更甜。

评论(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