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伞修】璀璨而逝-1、成功是什么,想想都掉泪

苏沐秋×叶修

时尚设计师×明星歌手

 

——再长,长不过一生。


1、成功是什么,想想都掉泪

 

几十盏聚光大灯照亮舞台,将黑夜照得亮如白昼,鼓手敲打鼓点渲染气氛,台下的观众忘情地挥动手中的荧光棒,如同夜光中闪烁着的无数星辰。粉丝们高声尖叫着“我爱你”,有人呼吸困难,有人的眼妆被感动的泪晕开,有人站在凳子上挥动双臂……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呼唤已经结束的演唱会主唱重回舞台献上安可歌曲。

与热烈的舞台一墻之隔的化妆间里,粉丝们的呼喊朦朦胧胧地传过来,显得有些嘈杂纷乱,那被万众呼唤的歌手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点一根烟叼在嘴里,轻轻吐出,他手里拿着一张简单的卡片,卡面用浮雕纹路勾勒洛可可风的卷草花图案,里面只有简单的三个字:

“祝顺利。”

把烟夹在手里,他修长的手指将卡片翻转,卡片背后印着“沐”新店纪念。

“呵,这么久不联系,就发张卡,还连署名都懒得写……”他低声埋怨,用大拇指摩擦着卡片上那寥寥的三个字。

化妆间的门被敲了两下然后推开,马尾辫的经纪人陈果探进头来闻到烟味马上捂鼻子,“哎哟我的大明星啊,你还有三首安可巡回演唱会就完事了,这个时侯你抽得哪门子烟啊!”

陈果几步上前夺过他手里的烟,表情恨恨地按灭,“衣服换好了?发型呢,补妆啊……”


有的人存在,本就是一种喧嚣。

有时候太吵,有时候来得正好。


“一分钟都不饶我啊……”被瞬间冒出的化妆师造型师围起来的叶修无奈地任由众人摆布。

“过了这三首,想让我饶你一万分钟都行!我们的大明星,来吧?”陈果站在门口,对着已经快速换好新造型的叶修做出个请的姿势。

演唱会是他的,世界巡回三十六站,最后一站就是他出发的地方,有始有终,一切归零,亦是重新开始,叶修活动活动身体向舞台走去,“好,来吧。”

 

筹备了一年半,用九个月的时间结束的巡回演唱会空前成功,荣耀属于团队,胜利属于粉丝,收益属于公司,只留下疲惫和终于可以休假的舒坦属于叶修自己。

生物钟还没有习惯不早起的假日,叶修一大早就醒了过来,看到柜子上摆着扎着彩带的大香槟,才意识到今天终于不用再出门工作。

演唱会结束了啊……

他倒回床上,却不再睡得着,索性起床。打开手机就收到了连串的短信,媒体朋友的、圈中好友的、家人亲戚的、公司同事的,写满了祝福,仿佛快要把“大获成功”这几个字前后能用的修饰词定补状语全都用尽。

但这些人里独缺一个苏沐秋。于是花团锦簇未必真幸福。

点上烟,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抽得太少,烟卷的味道吸到嘴里有些辛辣,吐气的时候没有吐顺呛了半口,咳了几下眼泪都流出来。叶修感觉可笑得很,他一杆老烟枪,居然能被清晨一支烟呛住,也算是骇人听闻。

门铃响了,然后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推门进来的是陈果新给他找的助理乔一帆。叶修坐在厨房岛柜前看着男生把三个大提箱费劲地拖进门,然后又把它们一一运到衣帽间,过了一会儿,再拖着空箱子回到门口,颇费了一番周折。

“辛苦了,喝水么?”

叶修的这一声招呼,吓得新助理向后一退把立着的三个箱子全都碰倒,又在他自己连声的对不起中把箱子扶起来。等乔一帆再抬起头,看到叶修已经走到自己面前。

“别紧张。”叶修笑。

怎么可能不紧张……乔一帆顺了一口气,脸上扯出个笑来,“陈姐要我送来的衣服,已经全都分类挂好了。”

“嗯。”叶修应了句,然后叮地开了打火机点上烟。

“还……还有,陈姐说让你少抽点烟……那我先走了,叶神,假期愉快。”乔一帆低着头用最快速度说完这些,拉开门出去了。

叶神,是粉丝们给叶修的称号,公司同事开玩笑的时候会这么叫他。新来的小助理看来有些怕他啊……

叶修叼着烟站到落地镜墻前看自己,他什么时候开始像对家公司那位实力唱将一样面露杀气了?没发现啊……他悻悻走到衣帽间,正如刚才小助理说过的,衣服已经全都分类挂好了。

但是,挂错了。

 

叶修私下里是个低调简单的人,但这和公司要塑造的他的公众形象不同。这就导致了他有两个衣帽间,一间很大,分门别类地放置着各种工作用装备,另一间就小很多。

小的那间里,也只在其中一面放了不多的几件简单的黑白灰日常装,剩下的三面挂着的,全是没有拆吊牌拆包装的“沐”系列服饰。

刚才那三大箱,是这一季的“沐”系列新款。

乔一帆显然不清楚这种安排,把“沐”系列放进了工作用衣帽间。

但如果不是乔一帆的弄错,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存了整整一屋子没拆过吊牌的衣服。

“好奢侈啊,叶修……”他站在属于自己的衣帽间里自言自语,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快步走回自己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旁,掏出他昨晚收到的那张卡片,翻过来看向背面。

“‘沐’新店纪念”那行字下面烫金写着一行日期。

就在明天。

明天啊……

正好。

叶修打电话给乔一帆,让他帮自己打电话到花店定花篮,在乔一帆问他落款留谁的时候,他愣了下,说叶修。

 

署名叶修的花篮送到正在筹备中的“沐”新店里时,是一个小时以后。滴水的粉紫色绣球花配着丝带,送情人淡漠了点,送开业又冷清了点,但苏沐秋一看就喜欢。

尽管工作伙伴们还在做开业前的最后整理,脚步声工具声说话声不断,但一切在苏沐秋从那花里抽出卡看到署名“叶修”的时候,都安静了下来。

他已经让自己躲着这个名字好几年了。躲,终究有要面对的那一天啊。

停下所有事情,苏沐秋静静地看了卡片几分钟,他知道那花束甚至卡片上的名字都没有经过叶修的手过,但这不重要。

心意,他收到就好了。即便淡了些,总归是心意啊。把卡片放回花篮里,交代助手把花篮放到他的车后座。苏沐秋深吸一口气,转身对大家拍拍手说“加油加油加油”,用更大的耐心投入到工作中。

直到夜幕星悬接近收工,苏沐秋坐在车里才有空拨通叶修的电话。

“花,收到了。”

对面叶修笑笑,“那就好,一切顺利啊。”

“你也是。”

于是这通电话就这么简短而客气地结束了。

 

苏沐秋的居所距离新店不远,几个路口就能回去。但他却一直不习惯叫那里“家”。

自从妹妹去了国外留学,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一个人哪里算什么家啊,尤其是家里,还有那整整一面墻的独幅大照片。

照片是黑白的,光有些昏暗,环境是在一个不大的酒吧,画面中央是一脸青涩的叶修和苏沐秋一人捧着吉他一人弹奏键盘正在演唱。

那是苏沐秋和叶修的青春。

“都加油啊。”苏沐秋拿出香槟,对着照片墻举杯独饮。

住在大房子里,有大车子,有一大群人前呼后拥,日程里的安排已经排到了一年以后,新闻里都能看到自己的样子,于是这就叫做成功么?

想想都掉泪。

————没完

【伞修】璀璨而逝-2、那是我们的曾经,但如今……

去年的文,半年多没下文的本子,直接发咯

这篇写完,把我给伤着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