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伞修】璀璨而逝-3、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

苏沐秋×叶修

时尚设计师×明星歌手


——再长,长不过一生。

——————

【伞修】璀璨而逝-2、那是我们的曾经,但如今……

——————

3、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

 

城市很小,对每个人而言,不过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接触的也都是一个又一个的点罢了。

城市很大,对牵挂而言,让一个点遇上另一个点的可能性大到无边无际。

比如苏沐秋自那之后,真的都没看到过叶修。

“沐”旗舰店的红火,让苏沐秋的合伙人顺势开了一家又一家的新店。订单如同雪片一样埋住销售部,对商人而言,这就是成功。成功之后开始的是稳妥的守业,不轻易创新,避免行差踏错。

但对苏沐秋而言不是,因为一直重复自己毫无意义。当知道“沐”的人越来越多,追捧它的人也越来越多的时候,苏沐秋终于体会到了毫无意义这件事能够达到的顶峰是什么感觉。

“这几个款式,是最受欢迎的。”在苏沐秋困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为了下一季的设计款式想到快要发疯的时候,他的投资合伙人陶轩把去年同一季的销量排行摆在他的面前。

“你要我抄袭?”苏沐秋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陶轩,但后者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反正都是你自己做的,何况做些改动,你们做的这些,不都是这样么?”

陶轩不屑的态度激怒了苏沐秋,他放下手里的笔,重复刚才激怒自己的那几个字:“不,都,是,这,样?”

“好,好,我是说,我们现在需要设计图稿,就剩两天了……”陶轩不和苏沐秋较劲,抬手让大家都冷静。

“我知道了。”苏沐秋低下头看进自己的设计稿。

“你什么时候……”

“我说我知道。”陶轩的追问只换来苏沐秋更大声地表达厌恶。

“好,好吧,行。”陶轩笑着摇摇头,指了指苏沐秋,掉头走了。

这样不愉快的会面,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伙人的目标发生了变化,终归要谁屈服于谁才行,但陶轩和苏沐秋显然都没有过考虑屈服这个姿势。

所以苏沐秋在新一季的“沐”的发布会上,看到了满目不是自己手笔的设计,同时收到了陶轩递过来的解约合同。

“看看吧。”陶轩看着台上的秀,头都没有偏,时不时还跟着鼓掌。

直到此时,苏沐秋才懂之前拿下的陶轩的投资签订的是对赌协议。对赌的是未来的不确定性,现在真的到了优先经营需求,而苏沐秋创作状态不能配合的时候。

“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苏沐秋晃一晃合同笑起来,对面是陶轩,还有整整一个舞台上写作“沐”却根本不是“沐”的东西。

陶轩摊手:“‘沐’也是我的作品,我不想看它不好,我想你也是吧?”

“好……好。”

周围又响起了新一轮的掌声,陶轩这一次没有跟着一起鼓掌,但是苏沐秋把解约合同放在自己腿上,缓缓地抬起手,一下一下地跟着拍起手来,“真是好啊。”

 

抛开了忙碌、设计图稿、居心叵测的合作伙伴,苏沐秋彻底闲下来。开玩笑的时候说过有机会一定要给自己好好地放一个假,这机会转瞬就到,果然大话不能乱说啊。

啊,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但,真的是闲下来了啊……

闲下来,闲下来做什么好呢?他看着自己那一架子的唱片,感觉心里更累。

那一架子唱片是这十年间,叶修推出的各种碟片,从单曲EP,到专辑,还有精选集、演唱会全纪录……就这么一张一张连着听一遍,他一直想要做。

终于有时间想他了。

 

苏沐秋不知道的是,他会这么长时间没看到叶修的消息并非巧合,而是叶修出了点状况。

唱而优则演,演而优则唱。唱唱演演,演演唱唱,娱乐是个圈,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对歌手“叶秋”而言,这条规则也同样。

可是他对唱歌之外的事情没有兴趣,不想去电视节目里像傻瓜一样配合愚弄,也不想背下那些拗口肉麻的台词去扮演任何一个别人。一次两次的拒绝并没什么大不了,但当他已经红得发紫,公司需要他在更多的媒介中露面,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的时候,他再度旗帜鲜明地拒绝,显然就是和公司对着干了。

对叶修而言,自己的坚持和理想就是为之奋斗的全部。

但对他的公司来说,“叶秋”不过是旗下众多商品中的一件。

商品有什么发言权呢?

于是叶秋的代言和形象被新近推出的小生一一替代,新曲发片也因为各种原因一再延后。名气和号召力这种东西,是需要经营的,专注歌唱的歌手有专业的团队去为自己量身打造这一切,这是团队合作的便利,但却也授人以柄。

被运作团队抛弃的歌手,注定从星空陨落。

公司给叶修最后的机会,来自一位电影圈知名导演的新片选角,导演看中他专注自我的气质,邀请他加盟自己的新片,叶修的经纪公司纵然早已动了雪藏他的心,但面对这么一个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也只能全力配合。谁知叶修和导演聊过一晚之后,这件事就没有了下文。

煮熟的鸭子都能飞走,经纪公司从上到下震怒,于是雪藏叶修成为定局。

作为叶修多年的老友,陈果看见看从公司走的时候特别不忍,“你这是何必呢?”

“没什么啊,挺好的,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叶修耸肩笑笑,特别无所谓地转身,晃晃手臂和陈果道别。

拥有一切是什么感觉?可能没人能直接说出来,但当他失去后,就一定会知道了。


回到曾经起步的小酒吧,装修没太大差别,但老板却换成不认识的脸孔,不过正好,昏暗的灯光里,在这个没有人认识他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适合缅怀和回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直到旁边有人拍了他的肩膀说:“嘿。”

看来即便是这里,也并不安全啊,叶修看着对自己笑的苏沐秋,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未完 

接下来要加戏加戏加戏了……

存稿不能用咯。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