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五(完)

#吴叶#

吴雪峰×叶修

//不要被名字误导,这其实是个都市平行paro

all叶本子文,收在《不能描述之书-全辑录》~

通贩结束啦,一共还剩下几本,自己收着咯~


————————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一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二(之前一直没发的meat-外链)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三


【吴叶】黑法师的马卡龙 四


————————


黑法师小心翼翼地问小男孩:


你喜欢它,那么,喜欢我么?


 



当叶修站起来用标准的伦敦腔,数落对面胡搅蛮缠的新加坡人,顺便挑出他们例子里的数据纰漏之后,那微微整理领口的动作洋溢着自信和对敌人的不屑。


叶修小组里的诸位成员因为客户提供的信息不对等,以至受制于新加坡人数星期,人人都压着一腔邪火。昨天刚刚拿到的新数据又比对方晚了将近一周,所有人都预计今天的会少不了又是处处受气,却不想被叶修硬生生扳回一城。


几百页的原文资料,只有小半个下午外加一个晚上,老大就是老大,实力不是盖的。


而且就连老大领子上多出的一个小污渍,那都是胜利的标识!


什么不是污迹?


哈那还是个图案?


于是叶修的小刺猬,或者应该说,是吴雪峰给自己店铺设计的LOGO,就这么成了叶修的团队成员们最新的图腾。


 


“一帮干审计的,居然玩封建迷信,我怎么就带了这么一帮家伙。”叶修坐在吴雪峰的店里淡定地喝茶。


吴雪峰听完只是笑着看叶修的袖口,那里有一对蓝黑色的袖扣,精致而低调。


叶修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咳嗽说:“这袖扣可是你送我的。”


“是啊,所以你只在要下定决心的时候戴它。”


 


吴雪峰坐在叶修的对面,他们已经从新入职的实习生怪异的手机铃声说到了迷信和图腾崇拜,但吴雪峰知道叶修不是为了说这些而来的。


他打个响指,让柜台服务生端上一碟饼干来,依旧是黑色,材料被研磨得很细,使得表皮即便没有包裹巧克力,也呈现出亚光的质感。


“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没有效的!”叶修显然还记得上回吃加料饼干的惨状。


吴雪峰认真地解释说这里面没有酒。


 


“这是马卡龙。”


圆饼干下面生着圈小裙边儿,配着中间的馅儿,的确是马卡龙的样式,但……


黑色的马卡龙?


叶修迟疑地拿起饼干咬下一小口,味道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甜,甚至可以说不怎么甜。饼干里面充斥着咖啡和可可混合的苦,以及一些微妙的仿佛肉桂和迷迭香混合起来的味道。


中间的夹心,是抹茶,苦甜且回味清香。


“不难吃,”叶修想了半天,只能说出这句不算太妥当的话,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接着他问,“雪峰,有没有考虑回来继续干审计?”


不知是被叶修对甜品的点评震住,还是为叶修在后面问出的话迟疑,吴雪峰过了快半分钟才回答说:“我想想。”


 


这个想想的结果,到两周后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被叶修收到。


继上次叶修战翻新加坡人之后,这个案子里与他们配合的外审团队就换了另一批人,但作为内审负责人,叶修的关注点更多还是放在帮助企业查漏补缺的部分,至于和外审的人碰面,则到了内审第一阶段结束。


叶修看着外审团队的人带着一水的小黑,外加黑衣黑裤黑鞋走进会议室,习惯地刚要和身边的搭档方锐吐槽对手的衣着品味,就停了下来。


因为他在那堆人里看到了吴雪峰。


内审外审,都是审计,都是为企业服务。但既然分了内外,就代表必有一战。叶修对吴雪峰的惊讶很快就被他的专业素养掩饰过去。


唇枪舌剑的中场休息时间,吴雪峰疲惫地看看叶修,眼里像有什么话,却没有多解释。


就算当了几个月的甜品店老板,曾经的大拿吴雪峰重出江湖,也依旧杀的人片甲不留。吴雪峰和叶修对上,两人一个拿萨班斯法案第404条款说你们不可以这样,另一个则搬出组里在曾在国企任财务主管多年的做账之神,斗得天地变色。


但很快,客户就主动要求内审暂停,重启时间待定。


突然没了活儿干,叶修带着团队一行人在客户的院子里绕圈圈,然后突然提议说:“不然,咱们去海边放烟花。”


此话一出,前面还哭丧着脸的姑娘小伙马上提振了精神,找司机的,问烟花铺的,一个个拿出十万分的专业素质对待。叶修满意地看着士气回升的团队成员,好像之前遭的罪全都能忽略不计似的。


 


于是,或许因为海风太大,烟花太美,他连吴雪峰的电话也没有接。


 


被召回的叶修开始绕远路去上班,因为走原来的路会路过吴雪峰的店门口。既然他都已经不开店了,想必店也是盘出去了,毕竟是带着回忆的地方,叶修不想看到了又给自己添堵。


很多感情没开始的时候,人会怕,最怕不过是那一步跨错了,退回来却不能回到原来。


 


几个月后事情风平浪静,原来暂停的审计是源自上面的“打老虎”。叶修他们的客户公司涉嫌商业贿赂,牵连进去了数个高管。


又偏巧是在上市筹备期出现这种情况,几家为他们提供审计服务的公司都遇到了麻烦。而叶修的小组因为离开得早避过风头,自家公司几乎须毫无损。


组里的小女孩说他们是蒙神眷顾,还把之前叶修衬衫上的小刺猬标志刻了个铜牌挂起来。叶修看着同事们闹得欢,自己心里却明镜一样清楚。他们能在风暴来临前安然退场,完全都得归功于当时的外审团队。是他们强硬地要求客户暂停内审的莫名举动保全了叶修。


吴雪峰的做法放在当时让叶修莫名,换到现在想想,就明白这是推人出火坑的保护。只是叶修醒悟过来再拨吴雪峰的电话,只听到空号的回铃音。


回神才明白自己蠢,如果不出意料,吴雪峰正是被牵涉得深的时候,此时还怎么去接他的电话?国家机器真要运作起来,任何个人行为都如同螳臂当车。叶修不是没想过办法要找吴雪峰,但所有人都告诉他爱莫能助。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就算他偏要逆流而上想一个猛子扎进去,都不得其门。


 


又一个下午,刚刚连续加班了三个通宵的叶修在恍惚里走错了路。


当自己停在那间黑色招牌的店门口时还没回过神。店铺门口果然挂着“暂时歇业”,但门锁却只挂了一边。


叶修推门,居然推开了。


跨进去就看见吴雪峰坐在台前喝咖啡,好像已经等了他很久。但他进去,却看到吴雪峰连头都没抬一下,出神地盯着冷掉的咖啡。


“我以为你出事。”叶修长长舒了一口气。


“嗯,事儿不小。这下,彻底丢了饭碗咯。”吴雪峰居然还笑得出来。


叶修知道吴雪峰要付出点代价,没想到是吊销全部资格这么严重。但事情发生到这个程度,已无转圜余地。


于是他也不纠结,点起烟吸一口,说:“怎么办,把我赔给你能平账么?”


“嗯,应该可以,可能还有些盈余。”


“那不是正好,你以后就能专心做小饼干骗小男孩了。”


 


店里蒙了灰,从照进来的光线里看更分明地看出飞扬的尘埃。在没阳光的地方,吴雪峰笑着一扬眉:“那事儿,可是咱的专长。”


接着把凑到跟前的叶修嘴里的烟揪出来,给了他一个混着咖啡和烟味一起的,怪味道的吻。


 


 


谁知道呢,


曾有个黑暗法神,在厌恶了一切,


准备重塑世界秩序的时候,


遇上了一个饿着肚子的小男孩,


然后……


 


我们就被莫名其妙地拯救了。


——by 方士谦咬着饼干说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