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本lo只为全职同人而存在
写同人是为了肉
因为大师说没有肉的爱情是友情
最喜欢的角色:王杰希 叶修
cp阵营:方王 all叶 韩楚
社畜,诈尸型写手
电脑版查阅归档容易点
Wb:@喵O不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9

其实重新分了一下小节,是12.

重新分节过的部分在简书:链接走这里


——————

【肖新】多了几度.8

——————

12、乱了的节奏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张新杰坐在家里,身上穿着他常穿的那套浅棕格子纯棉家居服,面前放着一盘煎蛋——单面煎,没有焦黄的边,半凝的蛋黄和蛋白界限分明。

还有热好的牛奶以及煎过的法式吐司,不算丰盛,但对张新杰来说已是非常难得。因为那全都是他自己做的。

还是在工作日的上午。以前想都不敢想。

这一切都因为前一天那场医闹。他额头的伤已经没什么痛感了,再晃晃头自检一下,没有头晕,也没有头疼,看来应该也没有什么脑震荡后遗症,所以原本计划的大脑断层扫描应该可以取消。不过按压痛还是有,所以活血化瘀的药得吃一些。

明处的问题都检查过了,就剩下不明的。昨天半夜时候他的手腕疼痛起来,初步推测应该是软组织轻微挫伤引起的积液胀痛,问题不大,但是拿起筷子的时候手有些抖,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立刻打电话回院里告知了情况。

于是他被批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长假。

手术、会诊和查房都暂时让其他同事先顶上,放一个收假日期不确定的长假,这让本来打电话只是请几个小时假的张新杰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对于他这样一个上一次放假可以追溯到前年的大忙人来说,突然有了假期,就好像张紧的弓突然被松开,弦退到一边儿去了,这让直起来的弓身有点找不到存在的价值。

上一个假期,他差不多就睡了两天,还没开始着手把攒下来的年假都计划出去,就因为危重病人刻不容缓而半道中止。这一次……

张新杰把会抖的那只手放下,换另一只手拿起杯子,身上的伤最多一星期就能恢复如常,但遇到的医闹这事情……

院长说:有点麻烦。

说得当然不是他的手,是他的未来。

最糟大概是不再碰手术刀,他倒也不太怕,只是遗憾自己这么多年苦苦钻研的,就只一夕全都得撂下。可惜了导师对他的厚望。但是院长说得很坚定,虽然麻烦,但是医院一定会动用一切力量降低事情的影响,要相信组织。

挂了电话,张新杰一边给自己做早饭,一边想世事无常。总是操着手术刀掌握别人的命运,这回轮到别人操纵他。颇有点风水轮流转的意思,不过倒也好,站在不同的位置,才能体会不同的人生。张新杰心大,也不愁自己没有营生。想想当年上学无聊,还多修过一门兽医学,再不济最后还能和动物们去相处,倒也乐得自在。

然后想起昨晚肖时钦说他家里有条狗。

张新杰当时笑了笑回复他说,那倒挺不错,就再没往下接。不是不知道肖时钦话里的意思,但总觉得两个人并不相熟,话搭了往下说,会说出些控制之外的事情。

但是吃完了一个早饭,张新杰突然想通了,控制不控制的,重要么?现在的他,连明天要去哪儿都不知道,他此生都没有遇过这么没计划的时候,既然如此,那么再失控一点也无妨。

张新杰拿起电话,拨号就要按下去之前还是换了短信,内容写:下午就有空,可以看看狗么?

点击发送,收件人肖时钦。


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但是会议桌前的肖时钦根本没有察觉。皱着眉头看着台上的资料,面前放着三台笔记本,投影上正连着视频会议,一整个会议室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直到肖时钦抬起头,对着视频会议的那头说:“给我一个星期。”

从会议室里出来,身旁工作组的女孩哭丧着脸说:“组长,我给你惹祸了。”

肖时钦叹口气:“准备通宵一星期吧。”

女孩忙不迭地点头:“别说是一个星期,一年都行。”

身后跟上来一个皮肤略黑的青年调侃说:“得了吧,戴妍琦你通宵一年,也补不回组长的假期啊……”

叫做戴妍琦的女孩沮丧地低下头:“是我的错,收到部件设计图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关键部位的零件居然是他们抄来的……”

肖时钦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宽慰小组成员:“程泰你也别怪小戴,跟那帮日本人打交道,再怎么多心眼都不够,算了,吃一堑长一智。”

“可是组长,咱们一个星期能找得到莫氏硬度相当的钢材替换么?”程泰还在看钢材性能表。

“国内现在没有符合要求的特种钢,如果进口,从申请到通关手续全都办下来,最快都要三个月以后……”戴妍琦越说声音越微弱。

她这么一说,身旁的几个小组成员全都撒了气,立在原地不动了,只有肖时钦还低着头看着手机往前走,走出好大一截去才发现后面的人没跟上,他回头说:“怕什么,重新设计就行了。”

肖时钦回头的时候是笑着的。戴妍琦和程泰以及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鲁亦宁一瞬间都有点难以置信。

组长这是被自己捅下的篓子激傻了么,一个星期?他们小组现在面临的问题可不是要解除一个小部件故障,而是一整台号称全自主研发的新能源汽车的核心动力系统的设计。

这个花费了九个月攻坚的项目设计部分早都完工半年多了,是质监在试车的时候发现零件磨损异常。

而且新品发布会已经定在下个月。

“组组组……组长……”戴妍琦有些结巴。

“嗯。”肖时钦回完了短信看戴妍琦,眼风顺带扫过程泰和鲁亦宁,“天塌下来还有我撑着,你们怕什么?”

“组长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几个年轻人又有了主心骨一般凑上来,肖时钦看看表说:“行,都去准备一下,三个小时后,我回来就开始。”

组员们看着组长离去的眼神像是在看神。

“一整套设计,全都重新来……”

“组长还看起来这么帅这么轻松……”

“他一定早都想好了。”

面对这么大的篓子,其实即便是X汽最年轻的总工肖时钦,也未必胸有成竹。但是,他收到了张新杰的短信。

他回复:好啊,下午没问题。

说没问题,就一定会没问题。

——待续

【肖新】多了几度.13 回家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