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于远】星之名.7-9

于锋×邹远

金牌制作人和校园小鲜肉paro

前篇:【于远】星之名.1-3

          【于远】星之名.4-6


7、一切有我

邹远的培训依旧辛苦,学校和公司两边跑的他却一直咬着牙。从前,喜欢只是一件仅属于他自己的简单的事。现在不同,喜欢变成了梦想,具现化成了目标,还承载着别人的期待,已经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事。

所以,必须更用力。

他的进步明显,虽然天赋和外形不是同期艺人里最好的,但却是最认真并且最严格完成训练目标的人。对于这样省心的艺人,经纪公司也非常舒心,于是他的首秀日期被提前了,他将会和上一批的艺人学员一起,在他们的大前辈张佳乐的巡回演唱会上轮流担当演唱会嘉宾。

邹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几乎不能回神。

能和自己一直喜欢的偶像同台,这简直是,简直是……他已经想不出更好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接着,他又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自己真的可以么?万一……他要怎么对得起给自己这个机会的张佳乐……

“张佳乐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前辈,你就算在台上大走音,他也有办法帮你圆回来,不要小看顶尖大神的能力啊。”于锋跟在邹远身后,听着邹远埋着头嘟嘟囔囔自言自语摇头。

邹远惊讶地回头:“你都听到了?”

“从你说‘啊啊啊想不出更好的词了啊啊啊’开始。”于锋还夸张地模仿了邹远刚才愁容满面的样子。

“偷听是不对的。”邹远窘迫着,不过很快就发现另一个问题,“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于锋拿着文件夹站定,把自己的胸牌抽出来在他面前晃一晃,还没等邹远看清楚就收起来:“看到了吧,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邹远一脸无奈地看着于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先走么?”

“当然不能,”于锋笑得像只偷羊吃的狼,“从现在开始到以后,你要去哪里,和什么人接触,全都要向我报备。”

“啊?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于锋把自己的任命书贴在邹远的脸上,“仔细看看吧艺人邹远,这是你的经纪人,我,对你的要求。”

邹远从脸上把任命书拿下来,看到上面写着“于锋兼任经纪公司副总经理”的字样。

“可你,不是制作人么?怎么会?”

“不会我可以学啊,区区经纪人怎么会难得住我?但是你,邹远,你可是我的第一个艺人,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于锋用手臂圈了邹远的脖子,拳头顶着他毛茸茸的头顶向下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邹远迅速地羞红了脸,受惊似的从于锋手臂间逃开,“我,我要去洗手间!”

留下于锋站在原地,看着他仓皇逃窜的背影笑着摇头。其实当制作人对于锋来说更轻车熟路些,人都说做熟不做生,当过这么久的节目制作,对这工作里甚至工作的周边流程驾轻就熟,原来的经纪公司副手离职创业去了,于锋正是领导跟前的红人,于是干脆让他兼任了。薪水只调高半级,工作量却涨了三倍。

图个啥?

于锋看着邹远消失的走廊深处,对啊,他到底是图个啥……

 

张佳乐的演唱会流程决定,邹远将在第二场中登台。在后台候场时,他看着一直出汗的手心,握拳,再松开,把手汗在衣服上蹭一蹭,然后再看着手心,手心很快又变红,出汗,于是他不得不再握拳,再松开……

“据说盯着手心一直看,手心就会像害羞一样变红然后出汗。”

“啊?真的?”邹远下意识地回答之后,才发现是于锋在他身后说话。

“难道不是么,不然你刚才一直在干嘛?”于锋伸手按在他肩膀上。

邹远本来正要解释,但被于锋这么一按,就全都明白了,他把手放下,用力地吸一口气:“如果我不看它,它是不是就不害羞了?”

“这可能要看它的心情……”于锋凑到邹远耳边,“麦当劳的冰淇淋,你喜欢么?”

邹远想了想冰淇淋的味道,如果上台前吃一下,应该可以平复他紧张的心情,所以他回答得很幸福:“喜欢。在哪儿?”

“大功告成之后,就请你吃。”

“现在没有啊?”

于锋成功地看着邹远期待的表情变成被戏弄过后的沮丧。

旁边工作人员一阵忙碌,是张佳乐的上一曲结束,道具和造型师马上冲了上去,还有助理跑过来看到邹远指指他说:“下一个,下一个马上上场!”之后也不管邹远回答什么,人已经跑远了。

于锋拍拍他后背:“加油!一切有我。”

邹远活动活动肩膀,看着于锋笑一下,“冰淇淋哦!”然后从黑暗的后台向光芒万丈的台前走去。

完全不害怕么?其实也不是,据说害怕的时候,只要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害怕之后,就不会害怕了。

邹远怕什么?

怕唱砸了。

为什么怕唱砸了?

因为会给张佳乐添麻烦。

为什么怕给张佳乐添麻烦?

因为会让于锋失望。

为什么怕他失望?

因为于锋说“一切有我。”

邹远对着台下的上万观众笑起来,什么一切有你啊,这也是我的理想我的梦啊……

 

邹远上台前那个笑,很好看。于锋肩膀靠在后台的墙壁,从那个笑里回不过神。

从打杂跑腿,到坐稳制作人这个位置,于锋看过很多人的脸。后来这些脸上,都是带着笑的。谄媚的,讨好的,小心翼翼的,甚至是拿捏转脸角度的笑,他能很清楚地知道,哪些笑能捧红,更知道哪些笑是怎么捧也不会红的。

但是看着邹远的笑,他的职业神经却不怎么好用了。

没有谁笑得比他更好看。那时于锋居然在心里听到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他邹远有什么啊……说话不会,唱歌不会,就连站着的姿势都不会,他哪里就值得自己豁出这么多年的老脸,拼了力都要助他一臂之力呢?

于锋也觉得自己发了神经。

 

张佳乐下台时热得汗已经湿透头发,他靠在于锋身旁,任造型师上来折腾他,一边问于锋说:“担心着呢?”

“对前辈也是一样关心的啊……”于锋看出了张佳乐眼中的捉狭。

“得了吧,就你那点小九九,也就那孩子还看不出来罢了。”

于锋垮下脸问:“有那么明显?”

“你脸上就写了四个大字——昭然若揭!”张佳乐点着于锋的鼻子,听到台上邹远唱到副歌,停下动作认真听了一段,脸上露出欣慰的笑,“虽然是个青果子,但是放心,他没问题的。”

于锋手臂插口袋站直了回他:“他当然没问题。”

“不过你嘛……啧啧啧,问题大了,”张佳乐还要说什么,身旁的工作人员催他准备了,于是他长话短说,“不过,我看好你们哟。”接着,他就转身去了台前。

 

8、我的在这儿

邹远回后台时脸都是憋红的,他全身都在哆嗦,虽然路过的每个人都对他比出大拇指,但他什么都看不到,匆匆忙忙来来去去的工作人员中,他只想找到那个永远站直并且总在自己看过去时看向自己的人。

然后他找到了,于锋正站在后台不明显的暗处,垃圾桶旁边。嘴上的烟头一明一暗,邹远走过去的时候他忙把烟按灭在一旁的垃圾桶上,然后挥了挥手让烟雾散开。

嗓子是歌手的生命,而烟酒伤嗓子。他不管外面的PM2.5是多少,但至少在他这里,一点烟都不想让邹远闻到。

邹远一直走一直走,从没觉得几步路有那么远过,因为紧张因为兴奋因为一切的一切累计的情绪全都汇集在此刻他的身上,但他看到于锋了。

就算旁边是垃圾桶,就算那个角落里还凌乱地放着杂物,就算……哪来那么多的就算,因为他只看到于锋向自己张开了双臂。

那里就是最可靠的所在,那里就是最安心的地方。

邹远走向于锋的最后几步路几乎是跑着的,他深深地把头埋进于锋的胸前,然后大力地吸了下鼻子说:“锋哥!”

“喂,我这可是新衬衫。”

“……我赔你。”

“……好,那你随便蹭吧,”于锋揉揉邹远毛茸茸的后脑勺,“今天还是有几个音唱的不够稳啊,还得练。”

邹远用力地吸着于锋身上的味道,“嗯,练。”

“还有,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包括紧张。”

“嗯,学。”

“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分辨吹捧和真实表扬,以及批评和恶意中伤。”

“我……嗯。”

“那我上面说的是哪一种?”

邹远趴在于锋的肩头不做声。

于锋把邹远推开来,看着他:“你觉得我在表扬你么?”

邹远看到于锋的表情冷下来,心里一凉:“我有三个音没唱稳……不,是走音了……”

于锋点头:“至少你还清楚,那么,好了,”他拍拍手,“你今天的工作已经收工,早点回去,明天还有课。”

邹远眼里亮着的光暗下去,他默默地对着于锋点点头,然后走向妆台的方向……

 

于锋看着邹远整个人都灰下去的样子,心疼得就差抽气了,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和周围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就径直去了会场外面那家24小时的麦当劳。

 

情绪就是这样,前一秒可能是兴奋到头都要炸开,可是下一秒就会跌入谷底。

邹远垂头丧气地背着包走工作人员通道,耳中还听得到坐席区里歌迷们喊着张佳乐的名字以及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消减过的尖叫,自己要走到这一步,不知道还要多久?

推开防火安全门,他走到建筑物外面,夜色已经环绕了周围的一切,是他熟悉的月朗星稀夜,幽暗的路灯,还有他不太熟悉的低落的心。

他是表现得不太理想,台上的光刺得他眼睛好疼,原本以为看到台下人会紧张的预期其实都是错的,因为满眼全是金黄的光,除此之外他什么都看不见。拿起话筒唱第一个音的时候,他嗓子是涩的,接下来他开始努力地唱努力地调整,下面的人怎么想他真的不太在乎,他只想于锋在看着他,于锋会知道的,于锋会懂的。

可是于锋……

要达到他的要求,真的很难啊。

邹远低着头,看到地上有一个空的易拉罐,于是就踢了一下,接着一下一下地踢着向前,直到易拉罐被人踩住了.看着瞬间被踩扁的易拉罐,邹远叹口气,低着头就想要走开,没想到踩着易拉罐的人却堵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才来?”

是于锋的声音!

邹远抬起头,看到于锋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他心里一紧张,生怕被他责备自己晚归,低声说:“我马上就回去了。”

“不急,我有东西给你。”

于锋举起手里的甜筒冰淇淋,因为时间有点久,表面有些溶,于锋用一种奇怪的角度维持了溶化下来的部分既不会落在手上,也不会软化脆皮的部分,而是直接落进他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那叠厚厚的餐巾纸上。

“冰淇淋?”邹远瞪着眼不敢相信。

“呐,答应你的。再出来晚点,就要全化光了。”

邹远接过冰淇淋吃了一大口,突然抬头问:“你的呢?”

“在这儿。”于锋捏起邹远的下巴,对着他的嘴唇舔了下。

邹远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

 

9、喜欢的资格

躺在寝室上铺的邹远一直睁着眼睛看着蚊帐顶。

刚才于锋舔过他嘴唇的触感还一直在,他忍不住摸一摸自己的嘴回味,又立刻羞愧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算是吻吧?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被他发现了?

他慌忙地从枕下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发现上面的密码锁和指纹锁都还好好的,但依旧不放心地把密码数字和锁屏的手指全都换了一遍。

做完这一切,他解锁手机,开机画面就是于锋。

照片的背景他无比熟悉,就在他宿舍的窗外,带着工作卡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忙着拿东西忙着准备,于锋一个人站直了看着搭建起来的道具,露出满意笑容的一瞬。

那是邹远第一次见到于锋。

 

从那之后,邹远原本随波逐流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他想于锋看着自己,也能露出那样满意的笑。

他从来都是个执行力很好的人,只要给他一个目标,他能移山填海般地完成。

邹远讨好人的方法有点笨,就是希望他满意。至于之后是什么,他从没想过,从没敢想过。

但是……

他又忍不住把手指贴在嘴唇上回想。如果,也许,真的有可能,于锋也喜欢他?邹远脑海中才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马上用手蒙住了脸。

不能吧?自己还没有成长到能让他看着就露出那样满意笑容的时候,这个样子的他有什么好喜欢的?

也许,自己也没有那么糟糕?

至少,长得还行,工作起来很努力,而且还会写歌……虽然也不怎么样,但,至少还是比其他人好那么一点点吧?

这样,算不算有了喜欢他的资格呢?

邹远脑子里乱成一团糟,一整夜都没有睡。

 

第二天他赶去琴房的时候迟到了,好在他已经从密集的初期训练课程里解脱,这个阶段主要是练琴。

他还在琴房里做另一件事,写歌。

那个星夜里开了头的歌词,之后他陆陆续续地写了几段,但全都不满意,于是只好先谱了曲,不停地弹着主旋律,却每次都唱完一开始的四句之后卡住。

今天他坐下去,新的旋律就在他耳边,他弹出来,那是喜悦里透着担忧的曲调。

曲子很快全部完成了,词也填出了第一稿,他有些兴奋,拿起被自己写写画画弄得乱七八糟的曲谱在琴房里转:应该给于锋看吗?要给他看吗?

他听见自己的心雀跃着喊:要!

几乎是一路小跑地,邹远跑到了于锋的办公室,门虚掩着,他本来准备转身离开,可是门内传来的话却黏住了他的脚。

“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

是女孩的声音。

对于邹远这样对声音敏感的人而言,这个声音他认识。

这是和他一起参加选秀和新人培训的女孩子,是大赞助商家里的千金。虽然公司给她的路线是温柔甜美系,但她却是个性很活泼的女孩子。

邹远不讨厌她。

但她背景太厚实,他也亲近不起来。

“同样是你负责的艺人,为什么总是邹远?”女孩的声音继续了……

 

于是邹远明白盘踞在心里一直的不安是为什么了——他觉得自己会给于锋带来麻烦。

他会给于锋带来麻烦。

他一点也不想这样。

不想这样……

他站远了一些,到一个刚好听不到门里声音的窗口向外看。

电视台的旁边有座山,山上四季都有不同的花木盛放着各色的花朵,这一季是紫藤。远远看去,半个山头都笼在缥缈的粉紫色中。很美丽,以前邹远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它。因为他总是看着于锋。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向于锋的时候,总是正好发现于锋也在看着自己——因为他也是一样的。

邹远深深吸一口气,手垂下来把握在手上的歌页折起来装进口袋。再抬起头,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女孩的声音近起来,笑着和他打招呼:“咦,邹远?也来找锋哥?进去啊,他在。”

邹远点点头,回女孩一个严格训练过的浅笑。接着迈着同样经过严格训练过的脚步走进于锋的办公室。

于锋埋头看桌上的文件,头也没抬起来,对邹远说稍等。

于是邹远坐下,沙发的前三分之一接触身体,一脚撑地,另一脚微微放松,这也是培训课程的结果,他做得非常标准。

于锋忙完,问他:“怎么?”

邹远藏在身旁的手攥起拳头,接着又松开,他抬头,说:“锋哥。我想换经纪人。”

于锋停下手上动作,皱眉问:“换……经纪人?”

邹远点了点头。

于锋直愣愣地看着邹远,一直看到自己的脖子都有些僵硬了,他说:“……好。还有,你是艺人,要注意形象,怎么有黑眼圈?”

邹远坚持用标准姿势走到门后,这几步路,让他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用尽。

而于锋在邹远脚步声一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之后,才松开手里的笔。笔尖已经把桌面上的一叠十二页的文件都戳破了。

那文件的标题是《艺人训练计划第二阶段——邹远》。

【于远】星之名.10-12(完)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