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于远】星之名.10-12(完)

于锋×邹远

金牌制作人和校园小鲜肉paro

前篇:【于远】星之名.1-3

          【于远】星之名.4-6

          【于远】星之名.7-9

粗暴简单直接的关键♂部分♂:第12节简书链接


10、灰色的

邹远更换经纪人就在第二天,于锋一大清早就出差了。所以是他们的培训主任带着邹远就见了他的新经纪人。

新经纪人扶一下眼镜对他说:“你好,我叫张新杰。”

如雷贯耳。

培训主任笑眯眯地拍着邹远的肩说:“加油干啊邹远,这位以前可是张佳乐的经纪人,有他带你,大神之路你算是一路通畅啦。”

邹远一直点头嗯嗯嗯,但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是他要求的,的确是他要求的,可是,可是为什么于锋连否定都没有就支持了他的要求呢……

张佳乐的前经纪人张新杰不愧大牌本色,规划出满满当当的日程表,带着邹远穿梭于不同的片场和录音棚之间,让邹远忙得连停下来的时间都没有。

于是这样也挺好。

没有空闲,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于是也就不会想起于锋。

每次想起,都会有点疼。

 

公司的楼下总是摆满了各种各样新节目的宣传易拉宝。

那天,邹远停在于锋的新节目前,把那张易拉宝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然后转身奔向录音棚。

但是即便再专注,都连续走音。

张新杰喊停,把邹远从录音棚里叫出来,问他:“要我找他来么?”

“啊?”

“于锋。”

“我和他没有什么……”邹远看着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脸,居然感觉有点恐惧。

“那不是我关注的问题。如果你的状态不好是因为看过他节目的宣传,我觉得你们应该有话要当面说。”张新杰把记录夹捏在手里,看邹远的时候好像明白一切。

“没有,没什么真的。我刚才没有集中精神,给我一点时间。”邹远深吸一口气,“两分钟……不,一分钟就可以了。”

张新杰看了看他,眼里透出不信任的眼神,但依旧点点头让开了。

邹远仰头,闭上眼睛,想着自己手机开机画面上于锋满意的笑,他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让他露出那样的笑。

再回录音棚,一条过。

回去的车上,张新杰和他沟通过明天的日程之后,看着邹远手机上于锋的壁纸说:“我当经纪人也有七年,算是你的前辈,有句忠告:艺人的绯闻有好有坏,但有一种,从来都是好的。”

“是什么?”邹远回答的不假思索。

“不被人发现的那种,就是好的。”张新杰说完,就开始继续对着笔记本忙起来。

张新杰什么都知道,反而也好。

邹远苦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有什么好发现的呢?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啊……”

“是不是没有,就见仁见智了。”张新杰没有再看邹远。

 

11、告白?

邹远觉得自己衬衫上的扣子有点紧,尽管他已经把第一粒扣子解开了,但还是觉得紧。

然后他觉得袖口也紧,皮带也紧,鞋带也紧。

最后他知道,是因为他整个人都在发紧。

他抬头看着于锋家的窗口,那里亮着灯。

当身旁牵着狗遛弯的大爷第三次绕过他,同时对他露出狐疑的表情时,他终于窘迫地冲进了建筑物里。

电梯门打开那一刻他就想逃走,可是电梯里还有其他要到更高楼层的人,他硬着头皮走到了于锋家门口。

12C。

铜牌下面是黑胡桃木色的门扇。

邹远站在这个曾经来过的门口,看着门上深深浅浅的木纹,像水波,又像一种逐渐扩散开的感觉,接着他又想起于锋从他嘴上舔走冰淇淋的那个让他心悸的瞬间。

接着心一狠就按下了门铃。

他闭上眼,等着门开的声音,等了半天却无人开门。

也许是没听到?

于是他再按,又按,直到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脑中只剩下一个愿望,就是把门响开。

所以直到门被打开的时候,邹远还没有开始紧张和后怕。

门里的于锋有些睡眼惺忪,身上有很重的酒味。

“你怎么来了?”

看着发愣的邹远,于锋摇摇头说:“进来吧。”

邹远拽住于锋的胳膊:“我就只说一句话。”

于锋转过头,眼神已经醒过来。

“进来说吧。”

“我,我就站在这里说。”

“你确定想要大家都听到告白么?”

邹远瞪圆了眼睛。

于锋把邹远扯进门里,把门合上,一手撑住门背,“邹远,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邹远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踮起脚亲了于锋。于锋搂住他,狠狠地吻了下去。没有更多话,他们一边吻一边扯衣服,直到撞上沙发。于锋把邹远抱在怀里,“我一直害怕,害怕你不是……幸好不是,幸好不是……”

于锋的吻里混着酒味,邹远觉得自己也要沉醉进去。就这么抱着,本就醉着的于锋的气息平稳下来。

邹远小声地叫了他几声,却没有听到回应。

均匀的呼吸,表示他已经睡着了。邹远心里好笑又无奈,想要拿个靠垫撑一下头,却发现自己被拢在于锋的怀里动弹不得。

算了。

他近距离地看着于锋的眉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又怕被他发现收手回来,突然感觉无比的平安喜乐。

那就……一起睡吧。

邹远闭上眼的时候还在想,于锋家里的沙发还真够宽的,以后自己有了房子,也一定要弄个这样的沙发……

 

12、没什么有什么

说不清楚是谁醒来的更早,也许从清晨的光照在他们脸上的时候,他们就一起醒了。

邹远支支吾吾地憋红了脸说:“锋哥,早。”

于锋却对邹远眨眨眼:“现在又叫锋哥了?”

于是前一晚的画面全都浮上心头,邹远羞得埋头变成一只虾。

于锋把他的头撑起来:“你昨天要和我说什么?”

“没什么。”

“哦?你来我家,然后睡在我身上,然后说没什么?那我可就有什么了……”邹远绷紧了身体不知所措,于锋说:“张开嘴。”


嗯和谐的lo欧耶,后面部分在简书:点这儿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