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黑色甜品屋.01

王杰希×叶修 

现代异界AU


污浊的空气和水,被玷污的土地和空间,高楼林立的城市,人们穿行其中匆忙往来,忙着做事,忙着生活,忙着享乐,忙着受苦,忙着生,也,忙着死。

忙是麻木。

因为忙而没有时间笑,没有时间哭,甚至忙到没有时间可怜一下自己。在忙碌中丢失自我,空虚,寂寞,无聊,无奈,最后无望。

忙碌消耗着一切,但消耗掉的是什么?

时间?

热情?

生命力?

又或者什么别的东西……

也许有人曾停下来思考,但并没有结果。

你消耗掉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你足够走运,曾在一个拐角路过一间不起眼的小小黑色甜品店,那么你应该走进去,向店里叼着烟的店老板下单点一块纯黑马卡龙,他也许会用那些苦中带着甜的味道告诉你。

——————

01.礼物

高楼林立的城市,人们穿行其中匆忙往来。

忙着做事,忙着生活,忙着享乐,忙着受苦,忙着生,也,忙着死。

如果你足够走运,曾在一个拐角路过一间不起眼的小小黑色甜品店,那么你应该走进去,向店里叼着烟的店老板下单点一块纯黑马卡龙,停下忙碌的脚步,想想甜和苦,付出和收获,快乐和忧伤。

那间店叫做——黑法师的甜品店。店招是一块小小的木牌,上面画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仔细看过之后你会发现那更像是一柄枪。不过管它是什么呢,一块店招而已。店招的背面写个大大的“甜”字,似乎画蛇添足地再次强调这里售出品的口味。当然,如果巴掌大的店招也能让人看清楚的话。

那店里空气中参杂着奶油的馥郁、香草的芬芳、蜂蜜的清甜还有百利甜的淡酒精味,搭配微苦的咖啡香气,没有一般甜品屋那样粉红香甜,但却透着悠长馥郁的深沉气质。

叼着烟的店主人围着纯黑的长款店员围裙,正擦拭柜台前方的玻璃,弓腰的动作让窄臀长腿更加突出。

一只手臂靠过去圈住店主的腰,手指轻轻在他腰间掐了一下,“又胖了。”

“开个甜品店还不胖,说出去都没人信。”店主直起身,把手里的抹布折起来丢在一旁,摊开那只好看的手对来人说,“拿来吧。”

来人站在逆光处看不清表情,只听得他轻轻叹息一声,拿出个用草绿色叶子包裹起来的小盒,“叶修,你宁可开甜品店,也不肯来帮我?”

“你自己挺好,多我也是累赘。”店主叶修接过盒子,盒子他手上轻轻跳动一下,发出细微的嘤咛声。叶修熟练地把盒子外面的包装饰叶打开,露出其中透明的小方瓶,一只浑身发光的小妖精正坐在瓶子里用手挡住眼睛,似乎还没有适应从黑暗到光明的转换。

叶修有点愣住,看看瓶子,又看看来人,“这是仙尘?”

“仙尘妖精。”来人狡黠地眨眼,“直接产出仙尘。”

叶修把瓶子放柜台,往来人的面前推了推,“王杰希,好意我心领了。这东西把我卖了也买不起。”

王杰希偏着头打量一下叶修,目光的重点滑过他围裙束出的臀,“你要卖?我买。或者,不如直接作为礼物收下。”

叶修叼着烟看王杰希,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唉,行行行。”叶修把瓶子拿起来,转身放到后厨的玻璃柜里又出来,“这种小东西不拿去讨女孩子欢心,送我,你也想得出。”

王杰希向后靠在一旁的墙壁,眯着眼睛看叶修转身按开古朴的实木货架上隐藏的电子按钮,货架左右滑动,露出后面全金属的货舱门来,气压门打开时发出沉闷的声音。

“我要苦的那种。”王杰希说。

叶修从气压门后拿出一盒黑色的慕斯蛋糕微笑:“只有甜的。”

——翻出了这个一年前的脑洞,我有不贴出来就没动力写后续的病——

(为了花发草长的9月开个好头,坑挖太多我懂的,慢慢填)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