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肖新】多了几度.13 回家

#肖时钦#×#张新杰#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

前篇在这里:【肖新】多了几度.9

序号对不上是因为重新分了节,内容是没错啦。

重新分节过的1-12部分在简书:链接走这里


————

两个只会顾着别人的周全的人,要怎么在一起?
当习惯了成全,习惯说我没事,习惯成为别人的依靠的人感觉无助,谁来握紧他的手?

肖时钦,最年轻的汽车总工程师。
张新杰,前途无量的心外主任医师。
他们那些比喜欢多了几度的,应该可以被称之为爱情的事。

封面已经完工啦!

感谢关爱冷cp的画手君:未未 @三变小礼 

开了天窗页面在这里:天窗

然而我的正文还没写完,还有2个番外~(努力中……)

————

13.回家

在电话里约好了时间,肖时钦把自己家的地址短信发给了张新杰的手机,跳上自己车的时候还有点迫不及待。

别人是怎么腾一大块时间来约会的?肖时钦无奈地启动车,想想自己刚刚被塞满的工作计划表,真是有工作没人爱啊。他车子里车载系统弹出菜单询问是否需要目的地定位,肖时钦笑着说:“回家。”

中控落锁,靠背自动调整到最舒适角度,车载音响放起枪花的《Paradise City》

 “Take me down to the paradise city where the grass is green and the girls are pretty…” 

应景得很,肖时钦对着液晶面板比个大拇指。

程序自动给这首歌加了红心。

肖时钦转方向盘时说:“那是给你的赞。”

液晶面板浮出一个笑脸,对话框里是三个字:很荣幸。

这是肖时钦在汽车结构设计之外自己带领的小组做的汽车程控系统,最初设定和想法被厂里的前辈们评价为太科幻。但在肖时钦的全力坚持下,项目也被推进了,虽然资源不太到位,但他的团队也不是吃素的。这种程控系统,最麻烦的是人机交互,这个瓶颈已经卡了很久。这套半成品的新系统就装在他的车里调教。

今天的这一组反应,看来调教已经小有成就。

比起那毫无头绪的核心部件设计,程控这边总算还是有点进展。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回家。


张新杰拿出手机确定地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犹豫的,无论是答应上门拜访,还是此刻真的就站在肖时钦家小区内,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一件很有问题的事情。

但究竟是什么问题,他却说不出。

总归有狗可以看,暂时先不想别的也好。把手机放回口袋刚抬头,身后就有肖时钦的声音。

“找不着门么?”

“你从外面回来?”

“嗯出去了一下。这边。”肖时钦招呼张新杰,领他绕过地面停车场走一条近路穿过草丛里的小路到了他家。

这是典型的老式小区,低层楼房没有电梯,楼梯间里不开灯有些暗,还差两层楼的时候就有狗叫声夹杂着扒拉门的声音传来。

“你家的那只?”

“必须是。”

开门时二子就站在门口摇尾巴,先友好而热烈地和肖时钦打招呼,然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凑到张新杰身边上上下下地闻。

“二子友好点,这是朋友。”肖时钦一边招呼张新杰坐下,一边想要制止狗的过分热情。

“没事,它在记我的味道。”

张新杰摸了摸狗脑袋,温暖柔软又毛茸茸的,虽然拉布拉多张着嘴感觉随时都会把呼气和唾液一起喷在他身上,但却莫名地可靠。

二子完成了气味采集工作,趴卧在张新杰身旁的地垫上一副懒得动的样子。张新杰低头多看了几眼狗,等肖时钦拿着饮料过来坐下的时候,他说:“它爱咬东西吧?”

“哈,纸巾、拖鞋、窗帘、遥控器、家具……它不是爱咬,是已经达到什么都咬的地步了。”肖时钦无奈地拿出被咬烂一半的电视遥控器展示。

张新杰躬身抓了抓二子的前爪,说:“它有点自闭,也难怪要咬东西。”

肖时钦愣了下:“你不是外科医生么?”

“修过心理学,而且重点在动物心理学。”

这么一说也合理,肖时钦自己学机械的时候还跟着设计系学过素描。但是后来的路没往造型设计方面深入,所以手上功夫也就丢了。结果张新杰又跟着说:“纯粹因为兴趣,因为研究人并没有什么乐趣。”

“这么说来,我们居然志同道合。”肖时钦打开易拉罐,二子被声音惊了下,突然站起来。

“别这么吓唬它,下回最好还是让它看到你在干什么。”张新杰用手蹭二子的侧颊很快安抚了它,“这应该不是你的狗吧?”

肖时钦低头笑:“嗯,我还指望能多坚持一会儿,果然瞒不了你。”

“它全身都在紧张,应该认识你,但是和你并不是那么熟。借来的?”

“我要是说专门为了你借来的,你信不信?”肖时钦把饮料放桌上,脸上居然露出点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张新杰揉一揉狗头:“我是挺喜欢狗的。”这么一答,就算是认同了?肖时钦突然感觉脑筋有点不够用,“你不怪我这么费心机?”

张新杰却不直接答他,倒回之前的话题,“刚才我说,觉得研究人没有乐趣,你知道为什么?”

肖时钦摊手表示愿闻其详。

“研究人,就要研究人的表面和里面,越研究,越发现人的伪善。因为真诚就意味着破绽百出,所以说出的话都变成了借口。既然研究来研究去都是假象和骗局,我也就毫无兴趣了。”张新杰说话的时候语气平稳,摸着狗的动作保持着标准的节奏,二子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人人都能变成‘真’人,我想我的工作也会容易不少。”肖时钦向后靠上沙发,想起他那个一直卡在瓶颈的程控系统,“不过研究人也有研究人的意思,口是心非之类的,反而增加了活着的乐趣。我是想象不了,和人交流也变成像人机界面一样,确定或者取消什么的……太荒谬了。”

“你比我想得还绝对。其实你在研究我,不是么?”

话题突转,肖时钦一口气差点呛住,受不了这位的简单粗暴,但还是直觉地回了个:“是。”

“那么接下来还有个问题,”张新杰告诉肖时钦,“有点喜欢你,这不太好。”

肖时钦像被二连击一样,气卡在喉咙,最后只能发出一个无声的笑,“我有那么不值得喜欢?”

“不。我是gay。”

说这话的张新杰连音调都没有改变,平淡地就好像说工作日的交通是很堵,太阳晒了皮肤会变黑,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一样。

但心却是提到了嗓子尖的。


刚才在楼下,他觉得今天过来拜访肖时钦是一件有问题的事情,这个问题就是他居然有点喜欢肖时钦。

甚至比喜欢多了几度,这不太好,真的不太好。

肖时钦愣住,好一会儿,张新杰感觉自己鼓足的勇气都起来又泄了,怒意也扬起又泄了,虽然整个过程他一直面无表情。

等待特别漫长,漫长到当他都开始心灰意冷的时候,肖时钦说:“哦,我说呢。原来如此。”听起来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

“还是朋友么?”张新杰有些挑衅地看他。

肖时钦笑得心无芥蒂,“为什么不是?”


——待续——

【肖新】多了几度.14 伟大友谊的开始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