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钟叶离粮食向】转运串珠

  • 全职高手同人/钟叶离中心粮食向


外面天气够冷的。

钟叶离手里捏着车钥匙,从车库上来的时候不小心被穿堂风吹个正着,真是激爽透心凉。

这个购物中心位置很好,所以堵。

钟叶离光在过来的路上就耗掉了一个半钟头——还好出门早。她在电梯里站定,调整下呼吸,对着镜子墙仔细地整理着头发。

今天她约了唐柔出来吃饭,过年时间,大家都闲得慌。钟叶离懒得和家里那群人玩宫斗和搞社交,微信拉出了唐柔的窗口, 问她有没有空陪她买点东西。

唐柔回她:“有,现在就有。”

特迅速特干脆,钟叶离闭上眼都能感觉到唐柔在家里和她相似的水深火热。

多庆幸,就算无聊到死,过年假期里还是能找到有共同话题的朋友出来。

多亏有荣耀。


唐柔比钟叶离到得要早一些,在间咖啡厅里喝茶,钟叶离坐下挥手点杯热巧克力说:“你又在喝茶,咖啡厅的服务生最怕你这种的了。”

唐柔把茶杯放下笑:“绿茶明目啊。”

“行行行,”钟叶离没形象地靠在沙发靠背,“这是你们兴欣的传统,就不要来安利我啦。”然后对端杯子上来的服务生点头璀然一笑,服务生脸红了下才愣愣地把热巧克力放下转身走。

“打算买什么?”唐柔继续喝她的绿茶。

“不知道,随便吧,只要能不在家呆着就行。”钟叶离抱着杯子缩进沙发里,“我这几天在家都快变成过街老鼠了,什么叔叔伯伯谁都能过来给我耳提面命一通,‘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来呀’、‘在做什么事业啊’、‘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那貌似关爱又多管闲事的口吻被她学得惟妙惟肖,唐柔忍不住笑起来。

“再坚持几天吧……”

“坚持对我没用啊,你还能躲到H市去,我,我再怎么躲,一周总要回家一次,没有叔叔伯伯,还有我的母亲大人……”

唉,一语双泪流。

唐柔眨眨眼睛:“虽然不忍心……可是,我家,不用躲啊。”

钟叶离彻底塌在沙发里,“我都忘了……唐伯伯和我爸不一样。同样是爸,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啊!”

唐柔看钟叶离已经完全没有喝东西的心情,招手叫侍应过来递卡埋了单,“请你啦,算我赔罪。”

钟叶离站起来笑:“那我就却之不恭,谢谢你!走走走,逛街去!”


女孩子们逛街是不需要看心情的,开心可以逛了买买买,不开心可以用买买买来变开心,忙碌时可以路过逛一逛缓解紧张,悠闲时就更好了,随便怎么逛,反正打发时间。

钟叶离拉着唐柔,从购物中心的负一楼扫到六楼,从超市里六块钱一包的有机生菜看到三十六万的爱马仕包包。两个女孩子,青春靓丽,衣着装扮不俗,店员们最爱这种顾客。然而钟叶离却没什么买东西的兴趣,一路只看不买,直到走去周SS的金店门口,看到店里正宣传的转运珠广告。

“我觉得这东西我需要。”钟叶离指着海报上王冠和南瓜马车的黄金串珠。

“那进去呗。”唐柔直接迈进店里。


财神到了,导购们好不开心,使出浑身解数介绍推荐。于是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提了咖啡金的礼品纸袋,钟叶离拨弄着手腕上亮闪闪的黄金串珠,“马车啊马车,你什么时候才把我的王子运过来啊?”

唐柔笑说:“靠这个运过来的王子,大概只有蚂蚁王国的才行吧?”

钟叶离拍一下唐柔的肩膀,“蚂蚁王子也好啊,嫁给他我就能当女王了,谁敢不听话,我就罚它大雨天出去扛大米!”

“对啊,女王大人好威风,可是现在却在大冷天里不想回家。”唐柔把纸袋子挂在手腕,她的袋子里只有两个小盒,看看装了满满一兜的钟叶离,“你把全套转运珠都买了,是准备福运财运爱情事业全都招么?”

“我是替我哥招,求他一切顺利,这样我就能大树底下好乘凉啦!”

唐柔对钟叶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可是听说你拿了管理硕士回的国。”

“是啊,没错,数据模型、商业推演,又是实习又是拿因子,辛辛苦苦读了好几年回来,结果就是现在这样,”钟叶离苦笑,“不甘心有用么。”

真戳心。

唐柔没有再问下去。钟叶离这样的情况,和她一起长大的几个叔叔伯伯家的朋友都存在,满心抱负理想和规划,最后都只能成为嫁人的资本。她们改变不了这现状,唐柔虽然被她爸爸护着,但她也清楚,一切都是有时候的。所以她在家里呆着,虽然没有像钟叶离那样痛苦,但依旧煎熬。

年休时间虽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一周,但是头三天过去之后,谁家都有一本辛酸账。

出来逛街,复杂的事情不想多想,抬眼看到前面老字号的甜点屋,唐柔说:“走。”

钟叶离没多话,直接跟上。

橱窗里的熔岩蛋糕看起来如此诱人,既然过年,多吃点甜的呗——明天就有借口再逃出门去跑步机上跑掉。能逃一天是一天。


和唐柔告别的时候果然又是看到唐伯伯亲自开车来接,钟叶离一边挥手一边在心里无奈。

她回家是被念,唐柔回家是被爸爸嘘寒问暖,同是亲情,不同表达吧。她顺便脑补了一下自己老爹来接自己的画面,然后打了个哆嗦。

还是省省吧。

下车库把手里的首饰袋子丢到车后座,右手放上方向盘的时候盯着转运串珠看,如果运气真能随着一串珠子就转了,那这运气也显得太不值钱。钟叶离早都过了发梦的年纪,这点道理还是清楚的。只是过年假期里捞了唐柔出门,总要做点什么才好,虽然两人平时也有私交,但把人叫出来就为听自己吐苦水,她还没这么甜。

那就……权当一开始就是为了买它才出门的吧。


钟叶离打方向盘去国贸CBD,街已经逛过了,她要去把刚买的“带给大哥的礼物”物归原主。

钟家两个孩子,叶离的哥哥大她两岁,两个人从小一起打着长大,曾经拼着优秀,后来就拼不了了。早她两年学成回国的哥哥接了家里的棒,在执行董事的位置上干得风生水起,等她回来看看家里的安排,也明白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好争的,那是她亲哥,护着她还来不及的。哥哥能给的全都给了,但是家族事业的资源不是想要就能要得来,钟叶离笑着说我明白,然后找回原来的发小朋友一起胡混。

哥哥默许了,还在钟叶离跟着楼冠宁组建义斩战队的时候入了股。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钟叶离明白哥哥的意思。

钟氏租了甲A写字楼一共十层,第八层是单辟出来的总裁办公室。独立电梯直达,指纹按了再输密码,“叮”地一声到了,钟叶离迈步出去,高跟鞋踩在厚地毯上一点声音也没有,秘书室里值班的人看到她来马上起立示意,钟叶离问句钟总那没客人吧。

秘书点头说今天没有约。

于是她放心地推门进去,把纸袋子往硕大的总裁办公桌上一放。

“送你啦。”

钟玥把笔盖好扔回桌上,拿过咖啡泛金的袋子看一眼,“大过年的,抽什么风?”

“转运串珠啊,福运财运爱情事业运,这里一套二十四颗,你每月戴两颗,一年刚好轮过来。”钟叶离把刚才买的那一大堆黄金串珠从一个一个的礼品盒子里取出来扔到附赠的首饰收纳盒去。

“这……这是女款的吧?”钟玥看着一盒子金灿灿的串珠揉额头。

“哎?!女款的么?”钟叶离这才低头仔细看,桃心四叶草莲花和数字,做得精致紧凑,买的时候因为金店里射灯晃晃,完全没注意款式的细节,现在再看,这些珠子透着股子纤细娇弱的样,的确……“噗……你小时候不是最爱抢我的发卡么,这些是手腕的,怕啥!”钟叶离决定死鸭子充嘴硬。

钟玥目瞪口呆地看着妹妹把串珠一粒一粒放到盒子里归置好,然后镇重其事地放在他老板桌背后的置物架上,和虎符、笔山、大学毕业照片摆在一起,还双手合十对着盒子拜了拜。

“喂!”

“这是我的心意啊哥,咱家也不流行过生日,所以我就趁着新年许个愿,祝你早日升职加薪赢取白富美当上CEO踏上人生巅峰!”

“正常点行不行。你哥我一直在巅峰就没下来过!”

“那白富美在哪里?”钟叶离一手撑着桌歪着头看她哥,“要不是你一把年纪还单着,我犯得着跟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天天在家被念么?别扯淡大过年的快跟我回家!”

“哎哟哎哟,怎么着,在家里熬不住了跑来拉我回去垫背啊?”钟玥稳稳坐回老板椅还翘起二郎腿,“做梦。”


“你不是号称如假包换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哥哥么?妹妹有难,不出手对得起模范老哥的名声?”钟叶离一看计谋被识破,马上换了PlanB。

“打着灯笼找的,那是舅舅。”钟玥一边说,一边把钟叶离刚才放在他装饰架上的首饰盒拿下来放进自己抽屉里,接着从旁边拿起一叠文件装包。

“……哥。”钟叶离可怜兮兮地看着钟玥。

钟玥提着包拿外套,车钥匙握在手里,“我累了,不开车,司机还不快跟上?”

“遵命大王!”钟叶离兴高采烈地冲上去挽住钟玥。


大忙人钟少得闲回家,晚饭又是一通准备,于是钟叶离得偿所愿。虽然中餐西餐烘培她都会,而且都是跟蓝带大厨开的厨艺教室里学的,但家宴这种事肯定也轮不到她出手。看着她的母亲大人钟家太太皱着眉埋怨钟玥要回来不提前打招呼,害得一时仓促没办法约到常用的厨师,她就松了口气,知道今天终于可以放假了。于是见缝插针地窜到楼上钻进自己闺房里打开了电脑。

转运串珠戴在右手腕,用鼠标的时候手链扣有点硌手,但新东西刚上手,她一时也舍不得取下,于是往高撸了撸串绳。说起来今天终于获得大赦,还真要感谢这金灿灿的小珠子。

真要这么灵验,不妨转一下义斩战队那悲惨的分组运吧。钟叶离一边想着,也知道自己异想天开。

鼠标点开qq,联盟群里大家正在茶余饭后的闲扯。仔细一看内容是在讨论治疗,钟叶离立刻认真起来,在电脑前坐正加入话题。


笑歌自若:哎我说,这大过年的,各位劳苦功高的治疗们,咱玩点新花样来不来?

灵魂语者:来来来!玩什么?

冬虫夏草:就方明华那点思路,还不是老三篇。怎么,在家里想给嫂子看看你当主攻的英姿么?

石不转:来。

小手冰凉:1。


钟叶离一看发话的全是治疗前辈,也太看清来什么,赶紧跟风打了个1。


君莫笑:嘿,这是一年一度的奶妈大造反啊?

夜雨声烦:老叶你答应和我的pk呢,这都又过了一年了,翻年了帐也要翻番了啊,你少装了,别以为散人那两下回血你就能混去当治疗了!

君莫笑:羡慕了吧?嫉妒了吧?恨了吧?你还真别不服气,不然你戳着冰雨也回两下我看看?

王不留行:几房几号?

一枪穿云:1。


然后群里就热闹了。

最后还是方明华在一团大乱里抛出个房号来。钟叶离想也没想就登录游戏,看到满屏幕的陌生账号才想起来——这是要换号玩的过年活动。一房间的大神,就她还傻了吧唧上了自己的牧师大号。正要赶紧纠正这个错误,却被眼尖的叶修揪住,在房间聊天里大刷:这里有奶妈有奶妈!

接着几个名字不认识的号的私聊就发过来:组。

说了两句就明白,过来求组的不是徐景熙就是袁柏清,这两个刚才嚷嚷着自己主攻多牛逼多强大的头号大奶到头来还是觉得带着治疗才放心。

这些前辈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钟叶离心里吐槽却谁也没组,反手去拉自己手边的抽屉,里面满满一盒子的账号卡,盒子面有点受潮都凹了下去。

里面上百张卡,什么职业都有。

全是她的。

想起以前赌气似的收卡收号,义斩最早那哥几个里,就属她什么号都能玩两把。但,后来怎么就玩了牧师呢?

哦,想起来,是因为楼少和小北他们说玩不来治疗,于是她就干脆自己上了。

谁知道这一玩,就这么定了性。

那个时候,她刚刚从国外学完回来,以为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谁知道家里的事业根本没有她插手的地方。一直努力的目标突然间全都丢掉,很难不自暴自弃,钟叶离以为从此以后她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好了。

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

无所谓了这几年,现在,抱着这么一盒子荣耀账号卡,她忽然醒过来了。


真的不是什么都好的。


不想继续听任摆布,不想莫名其妙就被安排了结婚,不想刚刚找到的人生方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断了。她捏住自己的转运串珠,上面凹刻的“S”,那是她给自己的目标——“Super”,超级厉害的、超级屌炸天的、超级帅的、超级无人可比的牧师大大的那个“超级”,就是她想要做的那个,超级!

就算现在看起来目标过于渺茫,但是梦想是一定要有的,说不定就实现了呢?


那账号卡外盒上面大大的“荣耀”两个字后面展开的翅膀,是她的心中所向。

回过神来,她没有换号,就继续用自己的牧师号,硬是扛过了君莫笑持续五分钟才倒下。

围观的前辈大神们怎么说的,她没有再理了。

但下楼去吃饭的时候,脚步从没有这么轻快过。以前没机会,也没想明白的层面,就这么抱着荣耀账号卡的几分钟,让她什么都明白了。

饭桌上的钟玥看着自己妹子表情恬淡,全然不似刚才回来时的视死如归,也觉得奇怪。不过妹妹能自己想通那是再完美不过的事。于是钟玥盛了汤给钟叶离递过去,顺便还故意晃了晃手腕上的转运串珠。

是颗心形的珠子。

钟叶离奇了,刚才没看见他带回来啊,怎么就挂在手上了?但明白这是哥哥领自己的情,遂满意地对钟玥眨了眨眼。

接下来听爸爸妈妈安排年假的剩余行程时,她就一点异议也没提。

直到连钟太太自己都奇怪地看向她时,钟叶离才放下餐具说:“爸爸,妈妈,年假里,你们想让我干什么都行,但我也想告诉你们我的想法。”

在成功地吸引了全家人的注意力之后,她把手垂到桌面下,紧紧地捏住自己的串珠深吸一口气说:“我会结婚的,但不是现在,至少不是未来的两年内。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但是我也有我想要的人生。我要的不多,就两年,那之后无论我成或不成,我都答应你们。所以现在,你们就由着我吧。”

看着爸爸妈妈正要说什么,钟玥赶紧抢了岔:“爸,妈,就让小离做她想做的事吧,再有什么,不是还有我么?我到时一准张罗个让你们中意的十全好女婿。”

“哥!”钟叶离虽然有些羞愤,但看着爸爸妈妈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他哥的这一句,她就算说上百句千句也未必有用。

看来,托了转运串珠的福,至少未来两年,她可以不用发愁被逼婚啦。

至于两年之后?


再给她哥买些新花样也许是个好方案。

不管怎么样,她先拿出了手机,偷偷给唐柔发了条信息:那个转运串珠,真的很灵。

——完——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