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韩楚]强强联合-之十七 赌了

之十七 赌了

#韩楚# BG 强男强女 #全职高手衍生文#

#韩文清#×#楚云秀#

——————

前文:[韩楚]强强联合-之十六 喜欢是什么

——————

楚云秀反手扣住韩文清的后领,赛后换上的平底斯凯奇鞋底有点软,但是不妨碍踮脚的高度,这个高度吻到他的唇角还是没问题的。

韩文清没动,楚云秀推他一下,『傻了啊?』

『不够。』韩文清捞起楚云秀的腰对她重重地亲下去,气都有点透不过来的那种,直到她开始唔唔唔地挣扎才松开,但抬手蹭沾在嘴上的唇膏,看着她笑。

『疯了啊你,也不怕被人看见!』楚云秀故作低头整理刚才因为挣扎弄得有些乱的头发,心里有些不服气抬脚踩在韩文清的鞋上。

他还是没动,但一边抬手阻止楚云秀防备后退,另一手擦掉她嘴角被自己弄花了的唇线,『越掩饰越刻意,没必要。』

像是怕她不明白,他接着说。『不高兴就说,跟我没必要掩饰。』

『已经说完了啊,刚才那个,就当谢你。』

韩文清逆着光的脸,看不清表情,『貌似我又要多了点?』

『对,所以现在是你欠我了。』

他转过身笑:『好,欢迎随时来讨债。』

看着韩文清认真起来的脸,楚云秀做个夸张的哆嗦动作就笑起来:『谁敢啊!』


第二天烟雨战队训练前的早会,楚云秀在惯例和大家对完训练任务之后准备开始自己的日常时,被不常出现的经理叫去了。

趁着训练插件读取间隙,舒可怡忧心地看着队长出去的方向说:『经理突然能有什么事啊?』

『突然宣布放假?』舒可欣眨眨眼睛。

『你咋不上天呢?我还想突然就宣布我入选国家队了呢!』姐妹两互相揶揄起来。

『你们说……国家队大名单里那个赵禹哲……什么情况啊?』一旁的队友也加入了谈话。

『能有什么情况?难道你还怀疑队长不成?』李华清了清嗓子。

『但我觉得……是我们拖累了队长。』舒可怡叹口气,『队长的水平毋庸置疑,可是咱们队的成绩……要不然哪有赵禹哲那小子得瑟的余地?』

『唉,啥也不多说,技不如人,还是练吧!』舒可欣活动了下手腕,戴上耳机开始进入状态。

『你说的对,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提高自己最重要。』舒可怡也戴上了耳机,其他正在听她们说话的队员们也都纷纷开始自己的训练项目了。

但李华没有,他暂停了训练插件,拧开苏打水喝了一口,身为副队长的他比其他队员们看到得更多些,烟雨战队现在的成绩不理想,队员们的实力并不是主要原因,从某种程度上说,烟雨战队队员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在全联盟都是排得上的,这点用个人赛的成绩可以说明一切。但是,团体赛,恰恰就是因为这个『排得上』,导致了队伍的整体成绩受到影响。

比如轮回比如兴欣比如微草,甚至双核的蓝雨,这些战队的个人赛成绩并不能保证全胜,但是团队赛,他们的用自己毫无疑问的必杀阵容,拥有更高的胜率。团队赛要优势互补重点突出,但是烟雨缺少的就是『互补』和『突出』。

楚云秀为了争取排兵布阵的主动权,和队里和经理争执过多少次,李华再清楚不过。但结局都一样,为了商业利益考虑,队长没有上场阵容的最终决定权。

如果换一个队伍,对楚云秀的个人发展会更好。

但烟雨会怎么样?李华根本不敢往下想。


同样的事情,在经理室的楚云秀也正在和经理第不知道多少次争论着……

经理叫她来,是因为她为下轮出赛阵容做出的调整,战队不同意。

『楚云秀,用这个阵容,你让我怎么和赞助商交代?』

『那就看着循环赛排名一截一截往下滑?』

『战队比赛的成绩,是由你这个队长来负责的。』

『负责不了出场阵容的队长,怎么对成绩负责?』

楚云秀也很惊讶自己今天的用词。她很少会说这么多,这么直白,这么有底气。

而她对面的经理更显然没料到楚云秀的态度,话赶话之下,他也把视线从桌面那份名单上再移回对面人的脸上。

『用你的安排,就能赢?』

『能。』

『都是成年人了,赌气占这种口头便宜就没有必要了吧……』

楚云秀站起来,背很直,黑色的修身长裤衬得她身形挺拔,她捏扁了手里一直转着玩的烟盒,『赢不了,我退役。』

经理没料到话会说成这个地步,但已经这样,再用言语抬杠已没有意义,战队还有经营策略和发展计划要考虑,他揉一揉眉角,退了一步,『好。但,退役不行,赢不了,你要为战队无偿服务一年。』

反正已经这样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楚云秀把烟盒丢到一旁的垃圾桶:『写个合同吧。』


其实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在心里预演一万遍会发生的情况,更糟糕的场景也想过,只是没想过会这么简单。

原来用退役这招还真有用……她忍不住想起折腾得全联盟搞风搞雨的某前大神。

『还是习惯把麻烦过大估计了啊。』楚云秀走出经理室的门时,长长呼出一口气。

退役是以退为进的办法,正值当打之年,她怎么会退役,但这是目前她手上,最重的筹码。

下回就不能这么玩了。


她下意识地摸口袋才想起来,烟盒刚被扔了。

『那盒才抽了一根呐……』有点肉痛地砸吧了一下嘴,她溜溜达达地向训练室走回去。

门一开,训练室里的各位都在自己的电脑前正襟危坐,看起来斗志昂扬热火朝天。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好势头,楚云秀没说什么,走回自己的位置,拉开抽屉找烟,但是……

她这才想起自己之前鼓了暗劲戒烟把『储备粮』都散给战队里的其他烟民的事儿。

不抽就不抽吧,点开训练软件,她也开始了自己的日常。

而在她入定之后,刚才认真的其他队员们却互相递起了眼神,但是眼波飞来飞去,谁也没勇气开口,等到李华终于忍不住要出头时,却偏头看到楚云秀对着屏幕一脸狰狞的样子——只是个技能转化练习一样,她居然认真得像对付杀父仇人。

李华缩了缩脖子就回到自己位置了。

不妙,你们谁能谁上吧。

他顺便看了眼日历……不是大姨妈呀……不甘心地又瞄眼队长……卧槽,一瞬间居然有韩文清即视感。

李华觉得,自己今天可能练得有点过了。


结束完一天的工作,洗完澡披着毛巾就躺在床上,楚云秀抓着手机给韩文清发短信。

『人说跟什么人在一起,像什么人。』

韩文清很快就回复:『怎么了?』

『我跟经理扔底牌了。』

韩文清的电话马上打了过来,楚云秀看着手机上韩文清三个字,攥了攥拳头,以前你要是这么会来事就好了,电话滑开,他在对面说:『说吧。』

背景里还有哒哒哒的打字声。

『还在忙?』

『嗯,还有点东西没弄完。』

『那还打过来?关心我啊?』楚云秀乐。

『你的事也很重要。』韩文清到也没犹豫,『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不行就来我这里。』

『你说我不行?』

『……』电话里打字的声音停下一段,『不敢。』

『就赌这一回了,不行就退役。』

『你还很强的,没这个必要。』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不会输。』

『嗯。』

韩文清的肯定很重要。对她而言,输赢与否,意义都没有这一声『嗯』更大。

——————

七夕快乐。

评论(2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