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多了几度.15 守家

多了几度.15 守家

肖时钦×张新杰

#肖张#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___

前篇:【肖新】多了几度.14 伟大友谊的开始

___

 动画片的播放是有时间长度的,几乎是结束曲响起的同时,孩子和狗就把目光转向张新杰。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眼神……

应该是在……表达什么需求?

即便这样看过来,我也没有超能力让电视台继续播下去啊……

张新杰难得感到有些窘迫,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时间救了他。之前的眼神,应该是饭点前的……期待?

于是他站起来:“想吃什么?”

小朋友狡猾地嚷嚷:“炸鸡炸鸡!比萨比萨!”

他目光又看向狗,二子用两声汪汪表示同上。

“那就煮个面吧。”

无视一孩一狗不满的抗议,他起身前往厨房,但却找了半天没发现围裙。

不习惯。

于是炒菜颠锅的时候站姿就不太标准。

没有围裙捆绑的力道,身体受力不均衡,这样对腰不好。

这么想着的同时,行动力超强的张新杰就在手机购物清单里加上了『炒菜围裙』这个新项目。

水开了,荞麦面和鸡蛋面,张新杰犹豫了一下,荞麦面低糖降血压但是口感差,鸡蛋面弹力足但是里面并没有鸡蛋。

哗啦,淡黄色的鸡蛋面条散在锅里。

小孩子不会喜欢荞麦面的怪味道,没有鸡蛋的鸡蛋面,加个鸡蛋就好。

张新杰在厨房里都一脸上手术台的严肃劲儿,让兴冲冲跑到厨房门口的小朋友都愣住了。

“哥……叔……嗯……哥哥,”孩子犹豫了半天判断应该用什么称呼,最终决定用个讨喜的叫法,“你是医生?”

张新杰有些好奇地看孩子,“我没穿白大褂啊。”

“我闻到你的味道,”孩子张着鼻孔猛吸两口,『那种又干净又不舒服的味道,还有眼镜,医生都喜欢戴你这种眼镜,然后背很直。』

『有这么明显?』用筷子在锅里划啦两下,面条差不多了。

『我以后想当医生!所以你瞒不过我的!』小朋友露出狡猾的笑。

『当医生可不太容易的。』

『没问题!我一定可以,我就喜欢笑眯眯地给别人开苦苦的药啦!』

煮面锅的盖子被膨胀的气泡顶了起来,他急忙把盖子揭起来丢在水槽,吹着被烫到的手指弯腰检查炉火有没有被泼灭。

孩子跟着他看哈哈地笑。

“很可笑吗?”他重新拧开炉火开关。

“我总想着,医生自己吃苦苦的药是什么样子的……应该就是你这样吧。”小朋友趴在水槽边帮忙把开得过大的水龙头关小,有点人小鬼大。

看着小朋友兴奋笑起来都发皱的小鼻子,张新杰一边切葱一边解释:“中医才会开苦苦的药。而且,我可是拿刀的那种医生。”

『好厉害!妈妈说,那是手术室里的医生,是最厉害的!』小朋友兴奋起来,凑到张新杰身边抓住他的衣摆,『哥哥,你拿手术刀一定特别帅!』

『小家伙,你知道什么叫帅吗?』张新杰哭笑不得地蹲下和孩子平视,『想要当医生,要好好吃饭才可以。你几岁?』

“五岁半。你呢?”

“三十五岁,半。洗手,吃饭。”

孩子听话地跑去洗手,张新杰捞面撒葱,看看放在案板上的切刀,只是之后还能不能继续拿手术刀……他低下头叹了口气。

五岁半的孩子语言能力就这么好了?记得儿科说孩子大脑和语言能力成长过程不是这样……呼,想这些干什么。

张新杰摇摇头,端着面条出去。


狗在大口大口地嚼着颗粒狗粮,食碗周围散落得乱七八糟。

狗吃狗粮,孩子吃面,也许是面闻着更香,狗非要把头凑上来,而孩子却因为对筷子掌握不佳而更想试试狗食盆里的奶白色狗饼干。

把两个目标错乱的家伙分开,费了好大劲。

等打开门看到门口的张阿姨之后,张新杰简直如蒙大赦。

孩子走的时候说:『I WILL BE BACK.』

都是哪儿学来的这套?


关上门,肖时钦的电话打过来:『怎么样,还习惯么?』

『还不能。』

『那……』肖时钦犯了难。

『但是觉得很有趣。』张新杰接过二子叼过来的小球,拍了拍它脑门,手里的小球又投出去,狗撒丫子就追了过去。

『感觉好像欠了你不少。』

『那我可占便宜了,你家挺舒服,不过看起来你平时不常住?』张新杰看看周围那干净得像酒店客房一样的环境。

『平时基本都在加班,不加班的时候也都在出差,一个月也待不了一个星期。』

『听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不其实也没有那么辛苦主要回来也没什么意思……』肖时钦有点窘迫地解释,但又觉得说了太多一样卡住,『但是现在,突然感觉很想回去。』

『我知道。』张新杰笑着挠挠二子的头,『那就加把劲,早点回家休息吧。』

『嗯。』

挂上电话的张新杰,把狗绳给二子套好:『走,咱们添置点家用去。』

二子知道这是要出门,高兴地摇头晃尾。

另一头的肖时钦从绿植平台回到会议桌前活动肩膀,在白板上拉出部件进度莫干图,『时间紧,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就直说。』

已经在会议室开始会战就位的几位都点头,没多说话继续埋头。程泰和鲁亦宁正围着一大叠资料样品查找替换材料的供应商,戴妍琦抱着一大叠文件夹也加入战团。

『这么多?找个人帮你一起看啊?』那堆东西可以把戴妍琦的小身板埋起来了,程泰都有点心疼她,谁知姑娘自己一脸坚定:『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

然后就把自己埋进了文件堆。

——————

多了几度.16 攻了的坚

——————

I will be back.

国庆cicf吸了一点魂回来

要赶紧写写写

好久没写肉了手好痒

快推倒啊混蛋,还加班,加班个鬼!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