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多了几度.16 攻了的坚

多了几度.16 攻了的坚

肖时钦×张新杰

#肖张#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___

前篇:多了几度.15 守家

——

肖时钦供职的汽车研发厂,拥有国内一流的车辆动力设计能力,常年为汽车生产企业提供动力解决方案。

当前他最棘手的问题,出在他们第一次尝试整车自主设计研发的混合动力新能源汽车中。作为设计总工程师,肖时钦的攻坚方向是发动机、发电机和驱动电机的三个动力多种协同工作方式这个大难题。

谁能想到问题却偏偏出在传动部件组这种“根本不应该有问题的地方”?

即便是少年天才青年技术带头人的他,在一个星期内找到问题的直接解决方案这种事,也是做不到的。

不过他之所以那么自信,是因为之前草案设计的时候,还有一套采用非传统传动的感应传动组件设计方案,但是因为思路太超前,在细化之后被暂时搁置,才另外设计并使用了目前这套在传统方案基础上做微创新的思路。

他在视频会议提出的重启感应传动方案,顺利地被列入了可考虑解决方案范围内。

没想到之前被搁置的『超前思路』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被重新摆上台面,肖时钦扶了扶眼镜,想他做草案推进时的无数版论证稿和熬夜的日日月月,深觉世事无常。

还好,起码不坏。


戴妍琦和鲁亦宁被从材料样品堆里拉起来的时候,眼神都是空的。

“居然……真的可以启用Plan B么!?”

“老大,你真不愧是我的亲老大!”鲁亦宁把手里的样品小金属块往旁边一丢,这就要扑上来亲肖时钦,被他一把推在脸上弄开。

“不要高兴的太早,传感器设计之前卡在操作环境温度要求不达标这里没有继续深入,鲁亦宁是你的锅吧?”

鲁亦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细声地说:“是……”但很快换上自信脸改口,“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没有放弃求索,老大你就等着给我发奖金吧!”    


在热火朝天地重启PlanB的时候,公司对之前出现专利问题的合作方的诉讼案件也继续推进着,肖时钦还要分精力出来帮助法务提供诉讼材料,蜡烛两头烧,特别消耗。

从法务办公室拿着案例文件出来,肖时钦走到回廊的落地窗前看大楼前的车河,华灯初上,城市路上的红色尾灯连起串来,像火灼的熔岩流一般缓缓向前。一旁的会议室门开了,董事长从里面出来,走到站在窗前的肖时钦身边一起看向窗外。

『这下面的路上,有多少车是咱们贴牌帮别人做的?』董事长像是轻叹一般,问出这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因为几年前曾被多国对手联合起诉能源电池发明专利侵权的官司,公司的管理层一直非常注意专利。

“我们要做的,是咱们自主研发的产品,不是爆改别人成功设计的伪贴牌。电动力传感这块,我们没有巨人的肩膀,完全自主研发,能行么?”董事长看着面前这个劳累得明显眼睛下一片青黑的年轻总工,眼里有顾虑,但更多是期待。

“我们已经有解决方案了。”肖时钦给出的,是一个没有疑惑的回答。

六天很快就过去,张新杰中间联系肖时钦几次,分别是问插线板、剪刀和手电筒的位置。肖时钦也联系张新杰几次,分别是问他早饭有没有吃,午饭有没有吃,和晚饭有没有吃。

『那你呢?』张新杰听着他例行的问题有些好笑地回问。

肖时钦用略带尴尬的咳嗽掩饰了身为巨蟹男的细碎婆妈,而张新杰对此甘之如饴。

他这几天的三餐作息的标准度已达到从医多年来的最高标准,标准到他都怀疑自己这些年标榜的严谨刻板不过是纸上谈兵。

原来,因为手术和病人,他已经很久没有规律的作息了。

于是他让自己习惯日程表里没有排满手术的日子,还快速地养成了餐后带着二子在楼下跑步的新习惯。而肖时钦家隔壁张姨的小孙子也很快注意到了张新杰的这个习惯,于是每天定时定点堵在楼下等二子。

生活如此规律简单,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好像就可以到地老天荒。

二子和孩子在生活草坪上一起爬滚跑,张新杰站在旁边,手里提着印着超市Logo的袋子。肖时钦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幕。

他忽然觉得一切就和自己早都已经预想过的那个景象一样,只是从前那个人的样子没有这么具体,而张新杰绷直的背影却和那个样子严丝合缝。于是刚才还在脑中萦绕不去的成吨的图纸和演示稿,还有焦头烂额的会议和相持不下的争论都烟消云散。


最后的担心,都已经不存在了。


肖时钦松了一口气,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的那种——长久以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最终归宿是某种需要装电池的设备。

现在,看来只要买露出大葱的手提兜里的食物,就可以满足他的归宿所需的能量来源了。

心里不动声色地高兴着,他走过去接过张新杰手里插着葱的购物袋。

突然被人接近,走神的张新杰手臂绷紧回头,这才发现肖时钦出现。人憔悴了一圈,眼眶明显有些凹下去,但眼睛却格外有神采。

把购物袋的重量过到肖时钦手里,张新杰问:“攻坚,搞定了?”

“嗯。”

其实肖时钦想说并不是攻坚,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够攻坚?

而且,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平白的坚让他攻。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看到面前这一切就够了。

——

治疗写不出来综合症的一个好办法是回归纸笔。唯一的问题是敲回键盘时修修改改会弄得比预期长。

回头看这小标题有点标题党。其实真心不是这样的……完稿总修时见分晓。

我还在找合理合法存放肉篇的地址……头疼。


下篇肖总工的闪亮时刻。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