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本lo只为全职同人而存在
写同人是为了肉
因为大师说没有肉的爱情是友情
最喜欢的角色:王杰希
cp阵营:方王 all叶 韩楚
社畜,诈尸型写手
电脑版查阅归档容易点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多了几度 17、honey命运

多了几度 17、honey命运


肖时钦×张新杰

#肖张#  #肖新#

 汽车工程师和医生的故事。

___

前篇:多了几度.16 攻了的坚

——

会展中心最大的一号厅里搭起了舞台,两台蒙着哑金色罩布的车停放于舞台左右两侧,罩布材质轻薄,随着会场的气流轻轻飘动,更让被蒙在其中的车更勾魂摄魄起来。 

舞台正中的聚光灯下,主持人已经介绍完新能源汽车的特性,进入到介绍本次研发团队成员的环节。正是肖时钦的小组,被提到的各位在追光下一一起立示意。

肖时钦带着张新杰从围满专业观众的展览区侧边绕到记者区后面的空位坐下。

『你不去前面?』张新杰看肖时钦频频和路过的各色工作人员点头招呼。

『一般我们这些做幕后boss的,是不会轻易去台前聚光灯下招摇的。』肖时钦舒服地靠上折叠椅的靠背,不用被人盯着,不用考虑发言,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了。

『逃避责任怎么带团队?』张新杰一眼看穿他。

『是想留点空间给我那群小伙伴,而且前排太晃眼,』肖时钦一脸严肃地扶眼镜,『会看不清你。』

张新杰无奈地看手机不看他。

肖时钦也拿出手机,只不过是给坐在身旁的张新杰发微信:至少看五分钟?

张新杰想了想,如法炮制回他一句:你都不在上面,没有什么好看的。

肖时钦收手机,低头笑,耳朵带着可疑的微红,凑到张新杰耳边:真有好看的。

难得带个新人来看展,上一个以及追溯到上一百个被带来的,都是同一个人,肖时钦的妈妈。然而她老人家从最初的跃跃欲试,到现在的推三阻四,对于儿子的璀璨夺目已经结结实实地看腻了。


主持人的声线越拔越高,身后的大型液晶屏也开始弹跳出巨大的倒计时数字。

『3、2、1!』随着屏幕中金色的数字消散,几台静音鼓风机启动,将盖在两台样车上的罩布吹起,特殊金和特殊银涂装的样车在聚光灯的辉映下以最闪亮的形式撞入所有人的视线。与此同时台下留出的隔离区里,静悄悄地开来四辆常规色涂装的同款车型。如果不是提前已经预留出空间,几乎没有人留意这些安静的来客。静音和节能,是这款新能源车的最大特点。

张新杰偏头对肖时钦说:『很厉害。』

周围很吵,他的声音很轻,但是肖时钦都听在心里,于是在暗里捏住张新杰的手,手微凉,他心里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等喧嚣声渐弱,他才说:『虽然一般这时候都应该谦虚一下,但我也觉得,这回真挺厉害的。』

台上主持人和老板一起畅谈,从研发时间一直聊到新款距离正式上线全面铺货还需要一年的时间,而肖时钦带着张新杰已经到了一旁的资料展台。张新杰在展台前认真地看着新车款的技术参数,还有屡屡提到的技术突破、专利设计、自主知识产权,突然有了兴致,『可以试车么?』

肖时钦眼睛亮起来:『那台敢不敢开?』

张新杰抬头看他,显然没听明白:『嗯?』

肖时钦对着正在和媒体答疑的技术主管程泰挥了挥手,指着台上的样车。程泰马上会意,从工具箱里拿出样车车匙从台上众目睽睽地抛给肖时钦,和面前的记者们抱歉地点了点头之后,拿起对讲机开始和展场工作人员沟通。


嘀嗒,涂装特殊银色的样车前大灯闪两下,车锁打开,在记者们围上来之前,肖时钦单手撑舞台翻身上台整理一下身上西装的褶皱,拉开驾驶座车门,对着台下张新杰做个请的动作。

错愕的记者,好奇的观众,兴味盎然的小组成员……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张新杰身上,让他一瞬间想起在国际临床和转化医学论坛上当特邀嘉宾发言前的感觉。

那时候他只觉得灯光晃眼。

现在,他觉得,有些慌。

从一旁的斜坡走了上去,肖时钦把车钥匙交给他,自己和台上一众忙碌的小组成员挥挥手,接着就在他们惊诧的目光里坐进副驾驶位置,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张新杰没有多余动作姿势漂亮地坐在驾驶位上。


驾驶位高度和大小非常合适。


肖时钦心里那张新车功能测试列表里,有两项被打了勾。

展会场几扇大门打开,外面带着微风的空气吹了进来,工作人员清出车行道,张新杰插车钥匙,按下电启动钮,车里的液晶触屏全都亮了起来。


看着样车轻快地滑出会场,戴妍琦如大梦初醒般从控制室跑出来掐住鲁亦宁的脖子:『什么什么什么?组长是什么时候上来的!?你们怎么没让他也说两句?他带了谁去试车?啊啊,为什么我没看到啊!』


早晨的会展中心周围不堵,张新杰很快就把车开上了一旁的环城路,路口的红灯要120秒,肖时钦下滑触屏菜单,调入工程模式的场景选项里,按下『Honey』。

张新杰:『Honey?』

肖时钦有点尴尬,『忘改名了。』

机器嘟地提示声之后,设置确认,车内灯光基调变暗,辅助驾驶模式启动,同时音乐响起。

张新杰听到前奏,那是他车里常放的CD的歌。

他在歌曲单上点个心。歌曲单上的字散开,汇聚出一个笑脸。他会心地一笑。

肖时钦的测试列表里,又有三项通过了测试。


『准备改什么名?』张新杰是在问『honey』。

『说实话吗?』肖时钦正襟危坐,『没想改。』

红灯倒计时结束,张新杰笑着摇摇头,启动车开了出去。


车停在滨江路上,工作日的上午,附近的酒吧还没开业,晨练的大爷大妈已经回去了,他们收起折叠车顶,躺在敞篷后的放平的车椅上。

肖时钦闭眼听着音乐,突然轻轻吸气问:『张主任,人会喜欢什么人,是基因决定的么?』

听到自己突然被改了称呼,张新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应该说,是,可是我想说是命运。』

他的眼神空旷平静,让肖时钦想起小时候自己常看的星空。

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后来城市的天空太低,星空被蒙了眼。

但这一刻,他的星空,就在身边。


张新杰还在尝试着各种模式,突然眼前黑下来,一只手摘去他的眼镜,他还在想这时候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嘴上便被温热地一触,接着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命运,是的,他想说,是命运。

——

【肖张】多了几度.18 (超短小不起名字了)

——

那些年我那无处安放的开车。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