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吴方】飞来飞去.(上)

来自方王的邪恶发散番外

飞来飞去

吴雪峰×方士谦

 

1、飞

熙熙攘攘的机场,迎来送往,欢笑的哭闹的,眉头紧皱的和闭目养神的。

同时也是空荡荡的机场,空得让拖着行李箱的旅人仿佛只听到自己鞋子和地面碰撞,以及轮子滚过光滑的水磨石地面的声音。

心若是空的,就算满世界都是人,也等于一个人都没有。

空调开得挺大,方士谦把手里的外套重新穿回身上,黑色西装外套衣料质地不错,即便刚才在车上窝了一路,此刻也看不出任何褶皱。

他其实不太喜欢穿西装的,只在精神紧张的时候穿出来当盔甲。他把领带拉松,忽然想起谁说过拉松的领带只意味着到了上床前。

哦,是叶修说的。那个老死不要脸的家伙。

心里骂归骂,终究还是把领带又系紧。他现在没有床上,可能,连家都没有了,松什么领带。

衣服虽然抻展,但他的人不是。

跨洋飞一次北京,劳心劳力地回来,只一天,就马不停蹄地改了机票原路返回,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作的什么死。

也是,就是为了作死才回来的。

不颠簸这么一趟,他的心死不了。

 

2、回

换登机牌,过安检,进休息室,机场里匆忙的人们,飞列支敦士登的延误,飞香港的盘算着购物清单上还漏掉了什么,飞暹粒的带着草帽,余下一个他,把自己扔到沙发里的时候,脑子里还在回想几个小时前的事。

“方前辈……好久不见。”

方前辈。

好久。

不见。

早就知道一切过了就过了,缩在国外那么些年不再想起,以为一切前尘旧事都被扔进了历史的尘埃堆,自此我的以后,你的然后,以及然后的然后,我都不想听不想问,也不想再知道。都是那个混球,他的好徒儿袁柏清啊,一句师傅,队长他……话还没说完,方士谦已然懂了,哦,你们红包都给多少的,随我一个吧?

说得如此坦然淡定,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一样,弄得袁柏清都结巴了起来,说都,啊,不,还没商量。

哦,那等我回去一起吧。

 

方士谦和吴雪峰说要回国的时候,吴雪峰玩味地看他的脸,来回程?

方士谦抬抬眉毛比着尺子举刀裁红纸说,红包好像是这么大吧?一边说,一边却心不在焉地把刀往手指上过了。

吴雪峰拿了他的手指含自己嘴里,舍不得再刺激他。

“我陪你吧。”

方士谦把手收回来随手抽了纸先裹上伤口:“陪我?当家属?”

吴雪峰展臂:“不够格?”

“嗯,我看胸前可以再大上几个罩杯,腰再细那么十几厘米,屁股嘛……嗯,屁股够。”方士谦这是纯粹打趣,他俩还没昏到回国去亮瞎所有人的眼的地步。

吴雪峰却直接走过来,捏了捏方士谦的腰,然后把下巴放上他的肩:“非要回去?”

“不是回去,是去一趟。”方士谦何尝不知道说话一向真真假假的吴雪峰这次是真的上心了,也是真的有些不太乐意。

但他自己是个痛快人,转身贴他的唇:“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


然后被吴雪峰压在沙发上弄,气喘吁吁的时候,才听吴雪峰说:“你不就想让我说个不准去吗,我还偏就让你去。”用圝力一挺圝腰顶到深处,在方士谦难耐地抓着他时,他又自嘲地笑说,“就算我不让你去,你就真听么?”


方士谦牵动肌肉用圝力夹了他一下,虚弱地笑:“你说呢?”


接下来吴雪峰再没说什么,只抓了他的脚踝抬高,对着那一处用圝力地抽圝送,让方士谦喊到最后只剩喘的劲儿,抽着肌肉射圝了出来。


“怎么去的,就给我怎么回来。”吴雪峰沾着他们情事的液圝体点在方士谦的胸口。


吴雪峰说方士谦,虽然我们这类人都没个定性,但要定也是可以定下来的。好好想想。

方士谦张开嘴又合上,没答话。

吴雪峰推开门走了。

门里门外的两个人,全都特别难过。

方士谦没有在愧疚里停留太长时间,就定好了回北京的行程。

是的,他用“回”。

但他下了飞机就后悔了。他现在算什么身份,回来又能干什么?红包揣在身上,那么一叠,不比他这一程机票多多少。再多,他怕一切太明显。

再少?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王杰希。

王杰希……

 

【吴方】飞来飞去.(下)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