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韩楚]强强联合-之十九 客随主便

之十九 客随主便

#韩楚# BG 强男强女 #全职高手衍生文#

#韩文清#×#楚云秀#

——————

前文:[韩楚]强强联合-之十八 怎么了(下半)

——————

楚云秀轻轻地把韩文清推开一段,这动作让韩文清背后的汗都出来了,几乎有些慌地:“这个是……”但究竟是什么,他还是没说出口,因为无论张新杰还是张佳乐,这时候把责任推给谁都只会让事情更糟。

“上面写着汉字呢,”楚云秀笑得身体抖,“我看看,冈本零零三,哦,除了汉字还有数字哟!我说你……哈哈……让我怎么说啊。”

她大力地把韩文清抱住,等呼吸顺过来,抬手压他肩膀让他低头配合自己的高度,然后用力吻他。真是很久没见了,久到她都快忘记韩文清唇上的小胡茬有点扎,而他喜欢在亲吻的时候长长地松一口气了——好像是无奈随她了,又好像是终于让心里那些担心都落了地。

她用额头顶着他的,眼里波光潋滟,“想我不?”

他不说话,只摸索着更用力地吻她。可面前的人却偏偏不随他愿,一路后退着左躲右闪。

“好呀韩文清,不说话就想占人便宜?”她推他,“这里可是我的主场。”

韩文清停下来,眼里带着被压下去的情欲,哑声说:“好,客随主便。”

“好像我欺负你一样,”刮了刮韩文清的鼻子,她凑到他耳边说,“这儿是餐厅!”

要是这时还“随主便”,那韩文清今天就随出去太多了,几乎是立刻,他捞她的腿打横抱起,眼睛瞄着卧室方向移动过去,心急脚下却走得小心,防着在不熟悉的环境里撞到她。

摸开她卧室的灯,先看到的是墙上贴着的海报——那是霸图今年出的战队宣传海报,他在画面正中的会议桌后,手里正拿着一份数据分析报告看着。

“怎么贴这张?”他难得地有点小难为情。

“这张上的你,特别专注。”楚云秀倒在床上抬手戳戳海报上的韩文清,撑起身戳戳面前的真人,“就像你现在这样——特别心动。”

韩文清心热着把戳向自己的手压回床上,欺身吻了下去。

 

【本章节考虑要不要写,发出来也被河蟹,考虑最后如果印本的时候补】

 

脸上有轻轻的呼气吹着睫毛,楚云秀闭着眼睛推开了身边的男人,“别闹,累。”

韩文清干脆拢起她的脖子又吻下去,抢走她本就不太平稳的呼吸。

楚云秀唔唔地挣脱:“你反差这么大,我简直怀疑是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我在讨债。”他专注亲她的脖颈。

“韩文清,”把他的脸捧起来,“场上事场上清,输了要认。”

“不是,”他摸她凌乱的长发,“只为拒绝我的那么多次。”

“行行行,你胸大你说了算,”她掐他厚实的胸肌换个话题,“嘿,看起来,霸图健身房的设施应该不错。”

“下次带你看看。”韩文清从善如流。

“喂!我们也是有的啊!虽然……没什么人用。”

“身体很重要,得有人带头,比如新杰——”

“——哈哈哈要是我们也有个张新杰那样的,就太超过了,我还是废下去多看两集剧吧。”

想起张新杰给他的“建议”,韩文清没接话。

“看你那么卖力,我不得不灭灭你的威风了。”楚云秀坐起来开台灯,拉过被子抱在胸前,“今天我们赢得怎么样?”

“团队赛你当第六人,我们之前的确没有这个预计。”韩文清认真回答。

“怕了吧?”楚云秀得意地笑,“这可是我赌上未来的安排。”

“嗯,怕了。”

看着她被台灯映出的金黄色轮廓,韩文清现在终于彻底觉得,自己之前想把她收回自己怀里的念头有多么可笑。就像她身上那强硬又辛辣味的烟味,这样一个坚定独立的楚云秀,才是他最初放飞她时,想要看到的。

不,这样的她甚至比他预期的,更好。好得让他开始检视自己是不是足够努力,是不是配得上这样好的她。

“为了让霸图更怕我们,不然你下赛季转会过来?”

韩文清还不及从遐思中回神,冷不丁听到这么句,只能回:“啊?”

“哈哈哈……看你那表情……现在知道我之前听你说准备挖我过去是什么感觉了?”楚云秀指着他乐,“不过对我们烟雨来说,挖你的价值不如挖张新杰的大。”

韩文清板起脸:“不可能。”

“没有挖不动的墙脚,只有没开够的筹码。”楚云秀老神在在地继续逗他。

没有再接她的话茬,韩文清撩起她额前的头发吻她。

“喂你耍流氓!”

“啊!你又……变态!”

“不是,等等……哎!呃……”

于是楚云秀被身体力行地闭了嘴。

 

清晨,虽然韩文清拒绝,但是楚云秀还是坚持亲自开车把他送回酒店。她说这是尽地主之谊,同时关照“舟车劳顿”的前辈,还特意拉下车窗问晨跑回到酒店门口路过她车旁的张副队:“你说是不是?”

张新杰做着肩部拉伸动作对车里的楚云秀点点头:“楚队想得周全。”

楚云秀得意地朝韩文清挑挑眉开车起步,片刻又倒回来:“对了,下次人来就行,东西就别捎了,破费。”楚云秀把墨镜扯低在鼻头前对韩文清眨眼,眼风顺便扫过一脸正气的张新杰。

“走了。”推回眼镜,楚云秀开车远去,留下一副黑脸的韩文清。

张新杰做好了一组上臂绕环,走到韩文清旁边问:“谈的怎么样?”

“谈什么?”

“转会,或者求婚。”张新杰从来言简意赅。

韩文清已经被噎习惯了,这次云淡风轻地回:“她说捎的东西不喜欢。”

“嗯,看来张佳乐的建议效果不好。”战术大师张新杰选择闪避,同时更明白再问下去就是私事的范畴,于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抬了抬眉毛,好像惊讶于韩文清如此没效率。

“国家队正选名单出来了。”

韩文清也收到了邮件,但是没有来得及打开,“怎么说?”

“楚队是唯一的元素法师。”

他其实想问的不是这个,但好吧,这个也是要问的。

“别的呢?”

“难道其他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张新杰惊讶地看了韩文清一眼。

“不,没有。”

韩文清坚定地结束了话题,决定过一下在飞机上自己研究邮件。

想起昨晚楚云秀的提议,韩文清有这么一瞬间觉得,如果哪家队伍真的可以把这个副队挖走,他也许会没那么心累。

————

(我把车掐了)

海报是这张:来自官图~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