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楼平】另起一行 番外 损友心计

钟少是在网上联系到孙哲平的。

最早的意思不过是想找几个高手给楼冠宁臊臊面儿,信手胡来在楼冠宁他们常常折腾的那叫做《荣耀》的游戏论坛里注册个小号,说悬赏招高手。

钟少自己不怎么玩游戏,但是架不住身边的人都玩,还有他那从小就爱跟他对着干的妹妹钟叶离也一直沉迷得不行,所以多多少少,荣耀是什么他还是懂,开个竞技场固定房间号占着,等报名的人来自投罗……呸,应该说是比武招……啊呸……哎,哎?

要说是比武招亲的话嘛,钟少摸摸下巴,还真是这么回事。

楼冠宁不喜欢女人这个问题,知道的人不多。不过钟少就是不多的人里的一个。圈子里什么人都有,知道楼冠宁是这么个情况,钟少倒也不惊讶,只是和大部分纨绔思路一样,这种事,过了好奇劲儿都还是回归主流的。不过损友的存在价值并非顺其自然,于是钟少试过叫过妞陪楼冠宁过夜,也试过带他去天上人间点一个全盘,还试过……林林总总不下其数,最终结果是楼冠宁看见他的来电就拒接,以及看见女人就……更不喜欢。

只是表现得没有那么明显。

得嘞,人这一生活着,兴许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苦不堪言,还要和自己斗起来,那就太难了。钟少是通透人,不再往楼冠宁面前折腾女人,转头开始给他折腾男人。基于从前失败的种种,外加自己开始扛起责任进入董事会更加忙碌的现状,以及找男人这事不同找女人要精挑细选不能太儿戏,于是就搁置了下来,直到——钟少给楼冠宁的战队找了几回“高手”虐过他们之后。

自己那群发小儿是什么水平,钟少用通过各种渠道和思路找来的“高手”已经测试过了。但楼冠宁输了也没逃没躲,大方认完然后加强了训练,钟少就收了戏谑。

这货认真了。好像上回大半夜狂擂他门把他从温柔乡里叫起来之后的态度一样,那回他说:“谢谢。”然后蹭掉脸上的唇印把衣领整理好转身走了。

这回他说:“谢谢。”然后戴上耳机开了训练程序更认真了。

既然唤醒不成,那就助把力吧。从女人到男人,从捣乱到成全,楼冠宁啊,谁让咱两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儿呢。

钟少的竞技场固定房间里已经打了几十轮,前前后后各种人赢了又输了,直到有个叫再睡一夏的人出现。

他特别不一样,当比试双方水平已经非常接近的时候,一场比赛总要打个几分钟才见胜负端倪,但到了再睡一夏手上,只要几秒钟。

他出手稳准狠,让那些账号战绩80%胜85%胜的对手招架一下都来不及。就算钟少外行,这也一眼看出两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钟少看了五轮,正要点这人加好友,发现人直接从房间里退了。

“赢了就跑?悬赏都不要?Q多少?”

钟少手不快,但发条私聊还是来得及的。 至少赶在了再睡一夏下线之前。

再睡一夏没啰嗦,回给钟少一串数字。

离开游戏世界到网络聊天,钟少就没有客场作战的痛苦了。加了好友,直奔主题约他见面。

再睡一夏回复说:不用。玩玩而已。

钟少急了,你玩玩我可是认真来的。

其实要是挑楼冠宁的场子,在网上约个房间就能搞得定。可钟少这回心思不纯,像这种档次特别不一样的高手,要是人好招呼,直接就算他送给楼冠宁他们义斩战队的大礼,损友损友,损也友也,两全其美。当然要是在这个基础上,人还能比较中看,那可就……呵呵。

钟少由不得再睡一夏,拿出自己在董事会舌战群儒通过慈善捐款方案的派头来,人话鬼话说了一大堆,终于换再睡一夏说了个好。

然后见面就闪瞎了钟少的眼。不是钟总没见过帅哥,是他没想到宅男也能这么好看。

话说完,情况都明白了,前职业选手,有伤不能打太久,义斩战队没听过,看看也无妨。外加钟少自己偷空搜了下孙哲平的名字,看着各种评价讨论里,还有诸如此人疑似与男友分手后才退役的传言。

钟少心里只剩下一句话:哥哥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给义斩办的庆生酒会,主角楼冠宁带着孙哲平硬是迟到了一个小时。云海小北一边撑着场子一边骂楼冠宁直到他两出现。楼冠宁来了就说自罚三杯,酒杯还没拿稳被孙哲平拦住,“我帮你走一半。”

三杯酒两人分,总有一杯一人一半。

楼冠宁还没把最后那杯拿起来喝,孙哲平先倒进嘴里一大半,剩下小半杯在杯里晃一晃,楼冠宁接过去刚要仰头喝,又被孙哲平截过杯子喝完。

“你怎么……”

“我就两杯的量,接下来全靠你了。”孙哲平站得笔直,头已经开始发晕。

“行,你就靠着我吧。”楼冠宁走到孙哲平旁边,扶着让他借力半靠在自己身上,转头看见钟少正看着他两笑。

“笑得太难看了你。”楼冠宁剜一眼钟少。

“那是,你旁边那个笑得好看就行,”钟少眨眨眼,“以后要记得请哥喝酒!”

楼冠宁愣一下,再拿起一杯向钟少举了举:“谢你了。”

行了,发小的问题看来是部分解决了。

钟少端起酒杯,把目光投向了场上自己剩下的那几个哥们,啧,都还打着光棍呢啊,还有叶离,这个让自己操心的亲妹子,是得想办法张罗张罗了。

——完——

【楼平】另起一行.1

【楼平】另起一行.2

【楼平】另起一行.3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