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本lo只为全职同人而存在
写同人是为了肉
因为大师说没有肉的爱情是友情
最喜欢的角色:王杰希 叶修
cp阵营:方王 all叶 韩楚
社畜,诈尸型写手
电脑版查阅归档容易点
Wb:@喵O不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韩楚]强强联合-之二十一、抱抱嘛

之二十一、抱抱嘛

#韩楚# BG 强男强女 #全职高手衍生文#

#韩文清#×#楚云秀#

——————

前文:[韩楚]强强联合-之二十、浴火重生

——————

这年夏天来临前,倒春寒几次席卷北方大部分城市。于是夏天来得格外猝不及防,仿佛昨天还穿着长衣外套,今天就让人热不可耐地只想套件背心。

楚云秀热裤黑T一身短打从廊桥下飞机到S市机场到达大厅这一路,亲眼见识着人们被这突变的天气弄得手忙脚乱的景象,体弱的老人家穿着风衣,火旺的少年穿着拖鞋短裤,爱靓的妹子们穿起吊带短裙。

比如她前面那位,从一下飞机就开始打电话的女孩。纯黑直长发淡蓝色的裙子配她手边的白色拉杆箱,声音轻轻柔柔地和电话对面的人报平安。应该是男朋友吧……声婉转,身妖娆,路过的雄性生物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我见犹怜。

挠一挠刚在飞机上睡觉弄乱的头发,楚云秀把自己的头发绕几下在脑后扎个髻,想自己二十多年没能修炼成个那样的女妖精,而往后更是向女壮士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有点悲从中来。

不过还好,至少在有韩文清在旁边陪衬时,巨大的反差感能衬出点她的女性特质。

这么一想,居然是韩文清救了她么?不,这也太可悲了。她悲催地捂住脸,把一切归咎于是因为刚下飞机大脑缺氧胡思乱想……

刚走了两步,听到前面的女孩换了电话对象,因为语气和动态完全不同了。

“什么你看到周泽楷了?!还和他合影了!?啊啊啊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公平啊啊!!!”

这一回,可是声情并茂精神活气全都回来了。

原来如此。

所有的镇定自若不过因为萌点未到。

楚云秀停了两步,把挂在领口的墨镜重新戴了起来,借着墨镜的掩饰打量女孩,看见她的拉杆箱上挂着的行李牌正是周泽楷款——刚才漏看了。

想起刚才自己胡思乱想那一大堆,现在突然有点想笑。手机一开机就响起来,她的笑意传到电话里。

“等你好久啦在开心什么呀?出来没?”是苏沐橙,“我在到达厅等你啊。哎呀好像暴露了我先不说了……”

没等楚云秀问她位置,苏沐橙就匆匆挂了电话。对这个没有预约的接机人感觉有点奇怪,楚云秀紧走两步准备找人,忽然想起来苏妹子出门的一贯打扮风格,又觉得没必要故意找了,她一定能打扮得又醒目又难认。

手机又响,是她妈妈的短信:直播是在哪个台几点开始呀?

楚妈妈根本不是荣耀粉,但她是霸图粉,不,应该具体来说是韩文清粉。她老人家连自己闺女的比赛都没看过,但是对这个她看上眼的准女婿倒是关注得很。

楚云秀无奈地回:是网络直播平台。

楚妈妈干脆电话打过来:“什么平台啊?怎么用的啊?哦,你到了啊?见到小韩啦?”

果然是亲妈,重点全都不在她。

“快捷方式就在你电脑桌面上……对,你点进去首页就能看到了。”

“你看不到我的,对,这是总决赛不是全明星大赛。韩文清?他在台上,我没见他,到时你就能看见了。”

好不容易挂了妈妈的电话,苏沐橙的电话又打过来:“哪儿呢?”

“大家知道,第十一赛季荣耀总决赛即将在明晚举行,我们今晚的节目将会对这一赛季的经典比赛进行回顾……”

机场的到达厅里,壁挂电视正播放着荣耀总决赛系列节目,主播的声音在忙碌的大厅里显得不那么明显。相对的,坐在壁挂电视旁的等待席位上,带着超大白色遮阳帽的女孩倒是显得更引人注目一点。

楚云秀拖着行李箱,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向四周张望,听着电话里的回声,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目标相当明显的苏沐橙。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样的伪装,都刚好起到反效果?”楚云秀收起手机一脸无奈地看着撑开帽檐却又用软帽檐两边盖住两侧脸的苏沐橙。

“你也不比我好。室内带个蛤蟆镜,不是明星就是装——”

“好好好,服你了。”楚云秀举手投降,顺便按了下苏沐橙的帽檐,“你怎么在机场啊?”

“等你呀。”苏沐橙拉着楚云秀一起下地下车库,车门一开,唐柔和陈果都在车上。

“都是公主大人,骑士们呢?”

“不是就等你嘛?”

楚云秀推推墨镜,“荣幸之至,我来开?”

陈果握着方向盘,“我可是早就想开开Q市的海滨公路了,谁也不许和我抢啊!”

苏沐橙搭腔:“就是就是,反正你都熟的不能再熟了,还是让果果来吧!”

陈果开车起步很稳,但是几下上了高速,速度就飚的飞快,直接刷新了楚云秀对她的观感。

“我们现在干什么去?”

“去浪漫一下。”

“慢慢地浪费一点时间。”

“我……”对这个横插出来的安排,楚云秀有点意外。

“什么你什么你?想见的人晚上就能见到,不要着急。”

为了不扫兴,刚下飞机的楚云秀就把自己后半句话吞了回去,任由一群姑娘开着车带自己走。她本来也没什么安排,就是去酒店入住然后等晚上比赛开始。总决赛的时间,往往都是其它队伍已经开始了夏休期,对于总决赛,荣耀的每个职业选手都不会错过。只不过他们中,有的人选择在自己舒服的度假地看在线直播,也有的会选择去现场体验。

能打入荣耀总决赛并捧得最终的总冠军奖杯,是所有选手的最高追求。

尤其是对于楚云秀这样身处联盟中二线队伍的选手,对总决赛和总冠军的渴望更近乎于信仰:我相信,总有一天……

这和自我认知以及自知之明没有关系,纯属理想。

而这座总决赛冠军奖杯,更是今晚将再次冲击荣耀问鼎之路的霸图战队的唯一目标。

楚云秀一改以往总是远程看直播的习惯,选择今天抵达Q市亲身抵达霸图主场的总决赛,有种不想错过的心情,竞技体育拼得就是胜负,什么还有下次,什么虽败犹荣,那是败者的托辞。

楚云秀是来看韩文清的。

来看韩文清夺冠。

那是她追逐了一路的背影,仰望了这么多年的强者,还有她初心不改的爱情。即便他现在已经在队中开始打起了轮替,实力已经无法回到巅峰,但这不影响楚云秀的期待。无论从荣耀联盟烟雨战队队长楚云秀的专业分析角度,或是从一个单纯的韩文清的支持者的角度。

楚云秀在车上小憩一会儿,醒来的时候看到外面已经是碧海蓝天。

陈果就这样从机场一路把车开到了海边的度假酒店,苏沐橙拍拍楚云秀的肩膀:“到了,下车吧!”

说着就提着行李跑下去,刚走出几步又退回来,“记得把你之前订的酒店退了啊,咱们可是来度假的。”

也就只有对着苏沐橙的任性,楚云秀这平素就算不那么杀伐果决但也绝对爱憎分明的态度一点用都没有。拿出手机把之前订得霸图主场附近的快捷酒店退掉,原本以为接线前台会为难,没想到对面愉快地表示没问题——总决赛带动了酒店的生意,房间供不应求。

这家位于离岛上的超五星度假酒店的大堂设计得很清新,柠檬绿的陈设搭配白色的装修主色调,让人立刻想脱掉身上多余的衣服换上泳装跳进三面环绕着酒店的大海中。

“这酒店不错啊。”

楚云秀拿到房卡和几个姑娘一起等电梯。

唐柔认同地点头:“去年新建,agoda评分9.4,即便价格不菲,度假旺季依然一床难求。”

“哇?谁这么大腿?”楚云秀听出唐柔的潜台词。

陈果把行李先拉进抵达的电梯里刷门卡按楼层,一脸揶揄地笑:“除了地头蛇,还能是谁啊?我们几个,纯属于沾光的。”

楚云秀马上意识到什么,这就要打开手机给韩文清打电话,被苏沐橙搭肩膀:“等不及想要打电话啦?今晚可是总决赛呀,这个时侯还是不要打扰比较好吧?”

就算不想承认,但苏沐橙说得没错……楚云秀认命地收手机,但锁屏的同时,手机就被微博的特别提示又冲亮了。

“韩文清:好的。”

她立马扒拉开微博一看,那是韩文清转发了苏沐橙的微博。

苏沐橙:到啦!

附图是正在前台签房间确认单的自己。

锁屏看苏沐橙,楚云秀无奈:“我特别不喜欢被套路。”

苏沐橙眨眨眼:“我得保密。但信我,这种套路,没有人会不喜欢。”接着她就和唐柔陈果胳膊肘互相撞着笑起来。

楚云秀突然感觉指头都有点麻了……妈蛋,混蛋韩文清,不是要求婚吧?

靠。

他之前十多天不是一直专攻心准备总决赛准备夺冠么,就连自己都怕打扰没联络过,结果这家伙居然分心搞这些?他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啊,万一总冠军拿不到怎么办?!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楚云秀捏着提包的袋子,妈蛋妈蛋就带了一天的衣服,全是T恤短裤人字拖,难道要这幅尊荣被求婚?!明明电梯只是到二十七楼,但是她感觉已经快要飞到九天云外魂飞魄散了。

冷静,如果他只是预先做了庆祝聚会,不是求婚呢?那自己就是想太多自作多情了?

可恶啊……什么没有人会不喜欢的套路,这明明就是所有人都最不喜欢的套路啊!

“秀秀,秀秀?”苏沐橙站在电梯外一脚撑着电梯快要合上的门喊她,“到啦,还愣着啊?”

楚云秀提着包,沉重迈出的每一步都感觉自己是不肯过江东的项羽。

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吧?

不过苏沐橙没有给楚云秀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接过她的包丢进房间,就拽着她又出了门。

“饿死了饿死了,我要吃海瓜子!”苏沐橙一路把楚云秀拽到了酒店在海边的露天餐吧。

辣辣的海瓜子搭配冰凉的鲜啤酒,楚云秀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才稍微恢复点神智。

就算要求婚,被求婚的也是她,那紧张个屁!

她算是想明白了。

但是周围的几个人就很奇怪了,撇开苏沐橙这个手机瘾患者,陈果和唐柔也抓着手机按个不停。

“什么情况啊,你们一个个都好忙啊?”楚云秀再吃一个海瓜子,螺肉鲜咸辣,对她这个讨厌飞机餐的一路空着肚子的人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报答。

“啊,我爸爸他说有个任务做不过去,我正教他呢……”唐柔把手机捏紧不敢让楚云秀看。

“我那有点设备新到,所以要交代一下……”陈果低着头大拇指运指如飞。

“我?”苏沐橙喝啤酒,“我当然是有好事啦。但保密。”

楚云秀目光扫过她们一圈,套路,都是套路。姐不说话,姐就静静地见招拆招。

于是就这样,被各种“啊忘了,还想要吃那个!”、“那边看起来也不错呀!”拖拖拉拉到了总决赛该入场前。

联盟选手来看总决赛也是要买票的,如果不是在赛季初期就预定了套票,几乎很难在总决赛的时候摇号中签到总决赛门票。当然,这并不包括兴欣的各位和楚云秀。拿着提前办理的通行证和联盟选手证外加总决赛门票一起,她们坐到了看台前最近的那一排超级VIP座位。

看台上的灯光还没亮起来,黑压压的转播屏幕还没开始运转,场上放着助阵的音乐,提前进场的支持者们已经把助威的旗帜和灯牌举了起来。

楚云秀吸一口气,觉得有些胸闷,这样的气氛她在自己的比赛前不是没有体会过,但是今天格外的紧张,因为将在台上的人是韩文清。

偏头和身边人打了个招呼,她决定去安全门外的露台吸烟。

霸图的主场看台出去的二楼是一圈绕场的环形露台,夜幕星垂,不远处就能看到海。只不过此时只剩一圈海滨公路上的路灯灯光映在海面,照出一圈碎金的海堤。

拿出打火机火苗出来,烟却因为突然吹来的风没点着,火机没拿稳,她抢着手接了好几下还是没接住,都做好了要落地听声时,旁边伸出一只大手,火机被稳稳地接在手里,然后合上了盖子。

是韩文清。

楚云秀知道自己这烟是抽不成了,认命地把烟收回烟夹问他:“你怎么还出来?”

韩文清不说话,只是认真地看着楚云秀的眼睛,看到她心里发毛。

“喂?”

“嗯,没事,就是看看你。”

楚云秀张开双臂转个圈,“确定就是看看?不用抱抱?”戏谑的话音还没落,韩文清身上暖热的温度就圈住了她。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楚云秀说:“输了也不怕,到烟雨来我给你首发。”

“不如你来霸图当我的轮替?”韩文清抱紧楚云秀然后松开揉她的头发。

吹了一下午海风本来就不太妙的头发就这样被韩文清报复式地揉成一团糟,一直到座位区还有几个死结没有解开。

她慢慢地理着那几个死结,听台上解说的声音开始逐个介绍来自轮回战队的客场选手,到主场选手的时候,看台的反应开始热烈起来,霸图的魔鬼主场名不虚传。但喧嚣在霸图队长韩文清举起拳头挥臂的时候安静了一瞬,接着更加狂暴起来。

楚云秀却还停在那安静的一瞬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黑钢红唇,韩文清的手里居然还握着她的火机。

“靠!”

她暗骂了句,心里却不可自抑地被巨大的甜蜜满溢。

————不,下节才完结——

居然一发完结不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