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嗷

Wb:@喵嗷殿 丢的肉走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miomiomio
这里就只是为了全职而存在/阵营为混乱邪恶
很喜欢BG/肉是本质/不肉有爱更难得/黄少和大眼儿好喜欢/
方王 all叶 韩楚

© 喵嗷
Powered by LOFTER

【楼平】另起一行.2

第二行 连接点

B市不仅是荣耀联盟总部所在,更以政治经济医疗教育中心存在于这个国家的版图上,孙哲平来到B市不是偶然,只为求医。可医学昌明,却偏偏对孙哲平这种运动伤害没有效果。

只能减缓,无法治愈。

即便是楼冠宁出面联系到的特字号专家,也没有得出除此以外的新结论。

孙哲平却什么都不在乎一样地捏了捏自己的手,“不是早都和你说了,费这功夫不如在训练室里多看两场。”

他用的是看,没错,一个对荣耀最看重的人,在训练室里做得最多的是看。

楼冠宁自打出生,就没有遇到这么让他糟心又无力的事。人胜不胜天他说了不算,但他转头就让人力资源部挖了个运动损伤恢复专家加入义斩战队的医疗组。

既然已经知道不能更好,那么他能做的是至少不放任让它更糟。

这些人事事务,孙哲平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觉得比起从前在百花,义斩的队医刷存在感的时间多了些,动不动就要做各种测试、检查,成绩还没怎么出,倒是把人当宝贝一样检查研究,快能装玻璃盒子里展出了。但他没有异议,只是在套上外套之后对下一个进门的楼冠宁说:“要是以前联盟要求各战队这么细致,那现在的新人要出头可就更难咯。”

楼冠宁没直接答他,点头笑过,走到医疗室坐下,在门被孙哲平带上之后问他重金挖来的医疗专家:“怎么样?”

这不是楼冠宁第一次坐在医疗室,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问,当然,复杂的情况和治疗方案一样也不是第一次让他这个非专业人士看得眼花缭乱。

“他这个情况,想要不恶化,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从事电子竞技这种需要复杂精细操作的活动,”医疗专家合上诊断报告,“如果要说理想状态的话,他最好连键盘都不要再碰。”

“如果是为了听这句话,我何必还要找你来呢?”楼冠宁接过诊断报告,目光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医疗专家。

船,最安全的时候,是在港湾停泊时,但造船的目的可不是这样。

站在义斩战队老板的角度,楼冠宁不可能让自己用心签下的这样一个选手如此浪费资源地闲置。站在一个喜爱荣耀这游戏的选手的角度,楼冠宁更不可能看着一个和自己同样热爱荣耀的人从此不能走下去。而现在的情况是,即便把事实告诉孙哲平,他也多半会不以为然。

该怎么做呢?

回到训练室,入耳最明显的是迅猛地敲击键盘的声音,再睡一夏正和前方隔海在竞技场里对战。说对战可能有些对不起这个词,应该是说前方隔海正在单方面地被虐。

这种对战被虐情况在孙哲平加入义斩之后,对义斩的诸位来说很常见,常见到让义斩的几个人都有些奇怪,孙哲平明明起初已经声明自己无法坚持完整比赛,但现在却又练得这么凶悍,他的状态究竟如何?

这也是楼冠宁最觉得困惑的地方,但是现在,他不困惑了。

战斗几乎是在楼冠宁推门进来之后就结束了,不到两分钟。

但楼冠宁还是皱了皱眉头,“小北,训练项目没有完成以前不要再进竞技场了。”

“哦。”文客北难得看见楼冠宁一本正经的严肃样,没有多说什么,退了竞技场,开启了训练程序继续。

孙哲平看了看楼冠宁,像是要说什么,不过他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也开了自己的训练程序。但楼冠宁走过来,挪开了他放在鼠标上的手说:“你今天的量,已经够了。”

“我的量,我清楚。”孙哲平抖开楼冠宁的手,又覆上鼠标。

楼冠宁干脆地拔掉孙哲平的账号卡,“不,你不清楚。”

“你!”这动作几乎挑衅,孙哲平的语气已经带着怒意。

“出来一下。”楼冠宁并没有被孙哲平的情绪带走,冷静地看着他,同时做个动作让训练室里站起来的自己的几位哥们坐回座位。

孙哲平一路跟着楼冠宁到他的办公室,义斩霸气的队徽挂在装饰背景墙上,楼冠宁关好门,没有回头,问孙哲平:“你还打算打多久?”

“合同里写的时间,肯定会做到。”孙哲平回答得很冷。

楼冠宁转身看孙哲平,“之后呢?”

“反正死不了。”

“但也活不痛快吧?”

“那不然呢?”孙哲平有些好笑地看着楼冠宁。他是什么情况,楼冠宁应该很清楚,现在和他说这些,又想做什么?

“这些话让我来说,可能有些不太合适。但,你想过之后的人生么?虽然荣耀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人生呢?”

人并不是不能语冰的夏虫,春夏秋冬之后还有新的一年,很多的新一年,大部分选手结束荣耀职业生涯时,也还没到而立之年,人生还有三分之二甚至更多要去过,但依照孙哲平现在的“挥霍”方式,他的伤处很可能会让他在之后那三分之二的人生里都很不舒服。

是医生的诊断结果让楼冠宁明白了,孙哲平在自己诚意邀请他加入义斩的时候的那丝犹豫的意思。尽管那犹豫只有不长的时间,却让楼冠宁捕捉到了。那时候他心里有些不快,但现在全都明白了。

“前辈,你是想在这一年里玩个痛快,然后再也不碰荣耀了吧?”

“呵,开什么玩笑。”孙哲平笑,但却没有否定。

于是楼冠宁更明白自己推断对了。

那时孙哲平的犹豫,是赌上了他对荣耀的全部执念。

但楼冠宁不需要这种执念。

“队医已经给你定了训练时间表和治疗计划。”楼冠宁拿出医生文件,孙哲平接都不接。

“有什么用?”

“遵守。”

“你明明知道……”

“我是老板,我是队长,所以,你必须听我的,”楼冠宁抓过孙哲平的手,把文件拍在他手中,“严格遵守。”

孙哲平还要说什么,楼冠宁抬手阻止他,“我都明白。”

孙哲平捏着文件的手用了用力,没再多说,扬扬手里的文件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那是怎样一份巨细无靡的训练安排表啊,从作息时间、训练强度,到饮食内容和肌肉协调训练指引,几乎涵盖了孙哲平在义斩生活的全部内容。尤其其中对荣耀竞技类训练具体项目的明确规定,队医不可能知道得这么具体,孙哲平明白,楼冠宁也一定参与了安排表的制订。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孙哲平一直以为,他决定加入义斩那一刻,就是他人生上一行结束,另起一行开始的时候,但直到拿到手里那份厚达几十页的安排表,他才知道自己的新一行,是从这里开始的。

上一行里,是繁花血景,是灿烂,是残酷,是遗憾。

这一行是什么样呢?

——下文:【楼平】另起一行.3

评论(3)
热度(13)